听书 - 夫人她又要逆天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灵秀云不再是之前的那副模样,而是双手用力的抓着椅子扶手,最后拂袖而去。

“你迟早会有求着我回到灵家的一天。”

灵秀云在临走时回过头意味深长的看了灵芊雨一眼,这让灵芊雨非常的不舒服,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直觉会有大事发生。

气走了灵秀云,灵芊雨就去了容易的书房,容情和容念安都在。

“小雨,你可有拿定主意选择哪一系了吗?”

“爷爷,我想选择雷系。”

灵芊雨毫不犹豫的说出了雷系,这件事情在她去到兽谷训练之前,就已经深思熟虑过了,所以,选择雷系,无可争议。

“也好,既然你已经有了主意,那便按照你的想法来吧。”

容易沉吟一会儿,就答应了下来。

“谢谢爷爷。”

“对了,我听说,灵秀云来了,她没怎么为难你吧?”

其实在灵秀云在容家门外等着的时候,容易和容念安救得了消息,只是想着小雨也不小了,有些事情也该让她自己去解决了,便没有出面。

“爷爷请放心,这里是容家,不是灵家,她还不敢这么大张旗鼓的在容家撒野。”

“那就好。”

灵芊雨刚想和容易商量出去实战,累积经验的事情,就被突然进来的容语打断了。

“这是出了什么事情,让你冒冒失失的。”

容易看似是在责怪容语,但那表情上却没有半分要责怪的意思。

“刚才宫里来了人,说是皇上准备了一个榜单,要根据这个榜单进行比拼。”

容语大口喘着气,她这可是在接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跑来了这里的。

“快给我看看。”

容语将榜单递了过去,打开一看,排名第一的竟然就是夜殇。

!灵芊雨的心里本来就不喜欢夜殇,上次又出了那样的事情,这让她对于夜殇在自己心里的形象大打折扣。

如今再次看到夜殇的名字,脑海里不由自主的就浮现出了他的身影,灵芊雨心里是相当的不满,这家伙是不是不管什么时候都要压自己一头?

但是,随即灵芊雨就反应了过来,不止夜殇压了她一头,就连这个不知道是谁的琉璃竟然也在自己上面,夜殇便算了,这个琉璃是个什么东西,她听都没听过。

“这个叫琉璃的,是谁啊?”

心里想着,嘴上也就问了出来。

“她是玄灵山宗主的独生女,天赋极高,修习雷系灵力,从小就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容情排在了第九,对于被玄灵山的人压了一头的事情很不满,所以在说起琉璃的时候也是阴阳怪气。

灵芊雨现在已经修炼了雷系的灵力,而且也选择了雷系,依照灵芊雨的实力,难免会与琉璃对上,所以,不论是出自什么原因,容情对于琉璃的讲解都会很细致。

“在玄灵山,琉璃就相当于是第二个宗主,拥有崇高的地位,这与她的实力和天赋脱不开关系,但是这不是最主要的原因,小雨,你想知道,是因为什么吗?”

容情撩了撩头发,一把就将灵芊雨搂了过去,卖起了关子,看的容易和容念安都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快说,别动手动脚的。”

灵芊雨挣脱出容情的怀抱。

“唉,好吧。”

“琉璃修炼了邪功,魅惑,只要是被她盯上的人,都会唯她的命令是从,所以,在玄灵山,基本上没人会反驳她说的任何话,做的任何事。”

“琉璃作为玄灵山数一数二的大人物,基本上每次灵塔开启都会由她带队,三年前,她第一次来远辽国,就把远辽国所有的男人得罪了,她这个人啊,眼高于顶,竟然当众羞辱我国的男子,若非玄灵山家大业大,恐怕她早就被大卸八块了。”

“不过,自古一物降一物,琉璃那个家伙竟然被咱们的国师大人迷了心窍,张口闭口要把国师大人带回去当男宠,本来国师大人不想理会的,谁知道她竟然作死,在国师大人的面前又说了一遍,差点儿没被打死,只可惜啊,死心不改,对国师大人心心念念的。”

容情在说起这段的时候,简直可以用幸灾乐祸来形容,但是同时,她也很气愤,国师大人在远辽国可是神明一般的存在,竟然被琉璃那种人喜欢上了,真的是侮辱了国师大人的一世英名。

但是灵芊雨心里却并不这么认为,堂堂的一个国师大人,竟然被这样的人喜欢上了,她现在已经可以想象出,夜殇那副黑的都快滴墨水的脸色了。

虽然听八卦是归听八卦的,提升实力才是最要紧的,夜殇能够无论何时何地,什么事情都能稳占第一,凭的就是实力,她也要赶快修炼才行。

灵芊雨只简单的和容易容念安等人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没有注意到容御和容语看到自己没有上榜的时候,那伤心的样子。

虽然灵芊雨现在并没有契约雷系的灵兽,无法开启雷灵石,但是,她却可以在木灵石或者火灵石那里修炼,等到进入灵塔的时候,也不必害怕雷系灵力,不如冰火两系的灵力高,反正都是她自己体内的灵力,自然可以将三者转换为用。

灵秀云从容家出去之后就回了灵家,她的弟弟在玄灵山修炼,所以当玄灵山这些人来到远辽国的时候,就自然而然地住到了灵秀云的家里,此时,他们正大摆宴席,提前庆祝灵塔获胜。

“多谢灵家主盛情款待。”

二长老端起了酒杯向灵秀云敬酒,灵秀云立马回给他一个。

“二长老您客气了,舍弟在玄灵山也多亏了二长老照拂,舍弟能有今天,也全倚仗玄灵山的诸位,秀云无以为报,只能摆些佳肴来招待诸位。”

灵秀云这个人八面玲珑,说话也阿谀奉承,所以整个宴席都充斥着欢悦的气氛。

“灵家主果然名不虚传,这张小嘴可是甜的很。”

突然,琉璃从天而降,穿着一袭血红色的衣衫,扭动着柳条般的腰肢向里面走去,她的身后,还跟着四个白衣的女侍从,那四个人个个都面无表情,面色苍白,头颅微微的低垂,如同傀儡一般。

琉璃所说的话,是长辈对于晚辈说的,但是如今琉璃却对着灵秀云这般说,虽然灵秀云心里很生气,觉得琉璃目无尊长,但是她也不敢透露出半分,免得惹了这位贵人不快。

琉璃的身上带着一种若有若无的异香,让在座的玄灵山的,年轻的旁系子弟竟然都下意识的有了反应。

琉璃天生敏感,自然看出了他们的反应,虽然嘴上没有说什么,但是她的面色已经微沉,眼里也尽是恶心的样子,看到这些人立马向她单膝跪下赔罪。

即便玄灵山的旁系弟子都纷纷认罪,但琉璃却不理会他们,而是直言羞辱,在她的眼里,这些人简直连夜殇的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

一想起夜殇,琉璃的脸色才算是好看了一些,扔下了一众人,带着四个傀儡女子去了国师府。

琉璃走后,他们才敢起身,而二长老则对着琉璃离去的方向吐了一口吐沫。

“我呸!当了biao子还要立牌坊!”

琉璃方才的那副神情他自然看到了,不过是一个依靠邪功获得地位的人,也敢这样对待其他的弟子,若不是她修炼了不正常的东西,这些弟子又怎么会如此。

虽然二长老为人不端,做尽坏事,但是对于肮脏事却嗤之以鼻。

琉璃的出现打断了之前宴会的喜悦景象,如今他虽然走了,但是气氛却依旧不如方才了。

琉璃坐在一个豪华的马车上缓缓的走向国师府。

“玄灵山宗主之女琉璃前来拜访国师大人,劳烦大哥通报一声。”

那四名傀儡女子当中,有一个女子走上前去,依旧是毫无表情地垂着脑袋,对国师府守门的侍从说道。

“我们国师不在,请回吧。”

那些侍从没有像往常一样进去通报,而是直接拒绝了,三年前的事情,国师府中人尽皆知,就连远辽国也有不少的人知道,琉璃这个人,根本就不配做他们的女主人。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