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夫人她又要逆天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雷灵双头兽的目光毫不掩饰,琉璃自然也看得出来,虽然,她无法感受到这只灵兽的实力到底是如何的,但是,她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她一定打不过这只双头兽,毕竟这个威压实在太过强大,压得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虽然琉璃个性猖狂,目中无人,但是他也懂得审时度势,知道今日自己可能会吃亏,立马就让侍女们带着自己回去。

“灵芊雨,容家保得了你一时,保不了你一世,等到了灵塔开启之时,我看你还怎么猖狂。”

琉璃留下一句话之后,就仓皇逃去,听到灵芊雨是满头的问号,她和这个叫琉璃的认识吗?不认识吧。他们之间有什么仇怨吗?好像也没有吧,而且选灵山的人怎么都有一个德性,都说要等到灵塔开启之时,收拾容家的人,真是一点意思都没有,也不会换一个新鲜点的。

但是,灵芊雨的身体状况,却并不允许她想那么多,她这是第一次来月事,而且因为之前的训练,身体素质有所提高,所以这一次的鲜血也会特别多,到处弄得到处都是,被子上,衣服上都沾染了血迹,灵芊雨苍白着脸色,腹痛难忍,吓坏了夜殇。

“丫头,你这是怎么了?”

夜殇看灵芊雨的那副样子,也顾不得什么了,直接挣脱开了冰块的束缚,他想要接近灵芊雨,但是想到自己刚从冰块里出来,浑身都带有着寒气,便离灵芊雨要稍微远一些。

“丫头,你是不是受伤了?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流出这么多的血?我带你去看大夫吧,要不然的话,我把那些大夫给你叫来也可以。”

夜殇手忙脚乱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想要去给灵芊雨叫大夫,但是却被灵芊雨制止住了。

“回来!不许去,我没事。”

此时的灵芊雨有些心虚,她不知道该怎么向夜殇解释,本来苍白的脸色,现在有一些微红,就像是天边的晚霞一样,醉人心魂。

可是处于焦急当中的夜殇却没有心情来观察,或者是发现这一点,他担心灵芊雨的身体,但是她又不允许他去叫大夫,这可如何是好?

夜殇的身边从来都没有女子,所以自然也不知道,月事这一回事。

灵芊雨拉着夜殇,不让他出去叫人来,不惊意间,看到了夜殇衣服上的一片血迹,面色越发的红润了,这好像是刚才她和夜殇说话乱动时不小心弄上的。

灵芊雨也顾不得想那么多了,伸手就要去扒夜殇的衣服。

夜殇下意识的向后靠了靠,瞪大了眼睛盯着灵芊雨,虽然有很多女孩喜欢他,但是从来没有干过这种事情,脸当下变得通红通红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知道该怎么办。

由于没有夜殇的阻拦,所以灵芊雨很快就将他的衣服扒了下来,因为力道没有多加控制,露出了夜殇的肩膀和半边胸膛,那是不同于小说里面描述的肤色,既不是白皙的,也不是小麦色,而是比较中和的一种颜色,既没有病娇也没有太健康,只能说,是很正常的亚洲人的肤色。

“丫,丫头,你要是实在想要我这衣服,我一会儿给你,你先看大夫,好不好?”

夜殇用商量的语气和灵芊雨说话,伸手抓住了灵芊雨的双手,不让她再扒下去,但是灵芊雨却不搭理他,直接将他外面的衣服扒光,用火系灵力将其毁掉,做完之后,灵芊雨才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她下手的比较早。

做完了想做的事情,他也就不会再留夜殇在这里了。

“行了,你走吧。”

身上只留了一层中衣和上身裸露着肩膀的夜殇,本来已经做好准备,但是却没有想到,居然被灵芊雨耍了,心里当时就不高兴了,翻身将灵芊雨压在了床上。

夜殇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灵芊雨一跳,她以为夜殇是因为,自己毁掉了他的衣服才生气的,因为这点小事也生气,真是失了一个国师的风度,灵芊雨撇了撇嘴,满不在乎的说道。

“不就是一件衣服吗?我赔你就是了,我赔你十套总行了吧?”

灵芊雨本来以为这样说,夜殇的脸色会好看一点,但是没有想到,他却不为所动。

“要不我赔你一些,你喜欢的东西好了,只要我能做到的,我就可以赔给你,只是一件衣服而已,你至于吗?”

灵芊雨满不在乎的样子,刺痛了夜殇的心,但是他却收敛了刚才那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只是依旧压在灵芊雨的身上没有起来,之前在国师府的时候,他就已经想过了,灵芊雨和其他女子不同,是不需要太过于保护,或者说是当做金丝雀那样去养着的,而是要顺着她的心意,循序渐进才好。

“我身为堂堂一个国师,你觉得我会缺那一件衣服吗?”

夜殇顿了顿,继续说道。

“你明明已经受伤了,为什么不去看大夫?”

灵芊雨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反映,她以为夜殇是因为,自己毁了他的衣服才生气的,没想到,是因为这件事情,本来刚开始剑拔弩张的气氛,就已经让灵芊雨忽视月事这一回事了,如今被夜殇在一提起,灵芊雨有些尴尬。

“我,我长大了。”

灵芊雨不知道该怎么向夜殇解释,只好这样来说,声音小的就像是蚊子。

“每个女孩子长大之后,每个月都会有这样的一个特殊的时期。”

灵芊雨说完之后才觉得不对劲,自己干嘛要向他解释?

“哎呀,行了,你赶紧出去吧,别在这烦我。”

灵芊雨挣脱出夜殇的魔爪,将他赶了出去,夜殇看着紧闭的房门,没有办法,只好穿着里衣走了出去,当然,他运用了光系灵力,如若不然的话,让旁人看到了他这幅狼狈样子,不一定怎么笑话他呢。

事实显明,夜殇确实遭到了嘲笑,不过并不是来自于别人,而是来自于他那忠心的下属。

暗影正靠在马车上,嘴里叼着一根草,在那悠哉悠哉的晒着太阳,就感觉到仿佛是他家主上的气息有远及近,暗影连忙吐了嘴里那根草,掀开了马车的帘子,果然见到夜殇正坐在里面。

夜殇正在整理自己上身的衣服,刚整理好,就看见暗影的那张大脸凑了过来。

暗影有些困惑地看着夜殇,他明明记得,自家主上进去的时候穿着的很是板正啊,怎么出来的时候就剩了中衣,而且他家主上是去看灵小姐的,莫不是……

顿时,暗影的两双眼睛就亮起了光芒,里面充满了一个叫做八卦的火焰。

“主上,您这是……”

暗影挑眉看向夜殇,夜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总不好将灵芊雨把他衣服扒掉的事情告诉他吧。

“咳,行了,回去吧。”

见夜殇不愿意多说,暗影也不敢再多问,只是在回去之后,将这件事情和玄七说了。

虽然夜殇被灵芊雨赶了出来,但是心里还是担心灵芊雨,而且在容家她说的那些话莫名奇妙地,夜殇根本就不明白,她到底是什么意思,索性将灵芊雨说的话,和她身上有血迹的事情,告诉了暗影,暗影这才正经的好好沉思。

“主上,会不会是,灵小姐有了内伤啊!”

暗影这样一说,夜殇也觉得很有道理,赶紧叫来了府里的大夫,询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那些大夫也没有想到,灵芊雨会是来了月事,一直把这个事情当作是内伤来处理,仔细的分析。

但是无论他们怎么想,都会想不出来到底是什么样的内伤,可以让一个人血流不止呢,这件事情并没有加以阻拦,传遍了整个国师府。

夜殇虽然身边不留有侍女服侍,但是国师府里还是有一些女子的,那些女子听说这件事情之后,立马就来拜见了夜殇。

“主上,府里几个服侍的女子说是知道灵小姐是怎么回事,前来拜见。”

夜殇正发愁找不到原因,立马叫她们进来。

“国师大人,奴婢几个在做事情的时候,听到府里有人议论灵小姐的事情,奴婢几个想,可能灵小姐是来了月事了,而且她的年纪,也快要来月事了。”

“再结合灵小姐所说的那些话,奴婢确认,就是那一个事情。”

这些女子的话,让夜殇的脸有些微红,他咳嗽了两声,挥手让她们下去领赏,等到那些女子走后,夜殇的脸色才逐渐的,更加红润了起来。

而夜殇走后,容念安听到了灵芊雨这里的动静,还以为是出了什么事情,赶紧就过来查看,结果发现,灵芊雨只是来了月事而已,心里又担心又高兴的。

担心的是灵芊雨肚子疼,毕竟这种事情还是要分人的体质,如果体质不好的话,肯定会疼的死去活来的,高兴的是,这象征着女儿已经长大了。

“我的小雨长大了,娘这就去给你准备用得着的东西。”

容念安满脸喜悦的抚摸着灵芊雨的脑袋,但是,她话里的那些心疼的情绪,却是被灵芊雨听的无一漏下

容念安看了灵芊雨几眼之后,就出去为她准备了那些东西,等到再回来的时候还为她带来了一碗姜汤,用来暖暖身子,这对于缓解肚子疼是有好处的。

“谢谢娘亲。”

灵芊雨喝了一口姜汤之后,微笑着看着容念安,这是除了她师父以外对她最好的人了。

等到姜汤喝完之后,容念安就出去了,单独留下了灵芊雨,自己裹在被子里蜷缩着身子。

夜殇在知道这个事情之后,将自己最珍贵的止疼药拿了出来,偷偷地潜入了容家,在接近灵芊雨之前点了她的睡穴,让她能够安静地休息,偷偷的将药喂给了灵芊雨。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