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皇子出山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东荒道,南俊县,北平小村,是一个人口不足百人的小山村,这个小村深入大山五里地,四面环山,鲜有人知,只有一条小河,沟通着与外界的联系。

今年如同往年一般,冬季大雪封山,连这一条小河的流水,都流不出这处群山峻岭。

残阳如血,将这被白雪覆盖的小山村照成了血红色,在一片红霞之中,外出打猎的壮年人三三两两的回村。

而此时村里,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身穿一条小裤,赤裸着上身,在这冰天雪地之中躺在河面上。

此情此景不由得让人想到了卧冰求鲤的故事,但事实却是:

“二傻子,在身上又热啦?”一捕猎归来的成年小伙,左手提着一只雪兔,右手拿着一个捕猎的叉子,看见那冰封的河里躺着的少年,丝毫不见怪,随口打着招呼。

“对,燥热的难受,下来凉快凉快。看来李二哥今天又要饿肚子啦?”躺在冰封的小河之中,赤裸着上身的小伙子,咧着大嘴,对这人叫自己二傻子不以为意,依旧躺着随口应答。

看这河岸上李二哥回来的样子,今天的收获并不多,若是家中有个两三口人的话,这一点东西甚至都不足以填饱肚子。

“去,去,去,老子家里可有存粮,怎么会饿肚子?”在这贫瘠的小山村之中,入冬两个月之后,家中有存粮,可是一个极为让人骄傲的事。

所以这李二哥说这话时,甚至都骄傲的扬起了下巴,说完之后一阵风吹来,冻的他拢了拢厚实的衣服,然后毫不停留的向着破旧的小山村里面走去。

在这天寒地冻的鬼天气里,哪怕穿的再厚,在大山之中逛一圈,也会被冻成狗。

少年躺在这冰河之中,身体下已经有一摊被融化的冰水,此时半个身体已经浸泡在这水中。若是有人靠近抚摸那一滩水,必定可以发现,在这冰天雪地之中,少年身下的那一滩水,竟然已经被他的体温烧的烫手了。

“这鬼身体,这鬼功法,这是要老子的命呐!”当太阳完全下山,天完全黑下来之后,少年这才从河中爬了起来。

用那被自己的体温烧的温烫的水,洗了把脸,回到河岸上,拿起地上的衣服,也不穿在身上,就这么披在肩上,往小山村的方向走。

穿过好几户人家,到这个小山村最靠近大山的那一户小户人家门口,少年推开院门就走了进去。

此时,在那几个茅草屋中,正中的那一个茅草屋,正门处的一张桌子上已经坐了两个人,在那小四方桌上放着一碗菜,有一盏灯点着。

昏暗的灯光之中,两人似乎在交谈着些什么?年长一点的是这少年的父亲叫李贵,略显年轻的是少年的大哥叫李桐。

“大哥,爹!”少年就这么披着衣服走了进去,将衣服随手丢在椅子上,打了声招呼坐了下来。

“阿弟回来啦!”年轻的李桐羡慕的看了一眼这少年,随口打了声招呼。

就再次看向了李贵:“爹你倒是说说,怎么样?”

“真肯嫁到这穷乡僻壤的地方来?如果她真同意,那就定下来。明天开始我往山里走远一点,存些东西,过个几天就上门看看。”

李贵听到这消息,眉开眼笑,点头答应。

“什么往山里走一点,这鬼天气,在走远一点,你就回不来了。”一妇人端着一碗菜,人都还没有走进来,声音就呵斥了过来,这妇人是少年的母亲,名叫依雪。

她觉得这么多年都等过来了,不急在这一两个月的时间,等冬天过去了,天气好转一点了,风雪不那么大了,再来说这事不迟。

走进这房间一看,看到少年光着膀子,这么的坐在饭桌上。连忙快走几步,将手中的碗筷放在了饭桌之上:

“你这死孩子,这边天雪地的,也不穿点。”说着将被少年丢弃在椅子上的衣服丢到了少年的怀中。

“没事,明天纳,就带着二傻一起去,我若真被冻僵了,就让他背我回来。”李贵笑呵呵的开口,说话之间看向看向少年的目光,也带上了浓浓的羡慕。

只有像他这种常年在深山里面行走,日日被冻得像狗的人,才能深刻的明白,拥有一具不怕寒冷的身体,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好啊!”李二傻连忙欣然应答,是的,这少年竟然真的就叫做二傻,当然这也是一个乳名,至于为什么叫二傻,呵~穷乡僻壤,名贱好养活。

当然啦,待少年十六岁成年的时候,是还要再取一个正式的名字的。

“去,净说瞎话,别说不可以去,就算可以去。人背回来有个屁用,到时候你躺在床上,还不是要老娘伺候你。然后呢?我们一家人喝西北风去。”依雪用手拍了一下起哄的李二傻,嘴上不依不饶的,手上却麻利的将碗筷给摆好了,用筷子敲了敲碗边,示意开饭了。

“我们村子里哪一家,哪一户不是这样子过来的?”李贵也不再多说,嘟嘟囔囔的回了一句。

在这穷乡僻壤之中,哪家哪户为了取媳妇不是把命现在裤腰带上的。

李桐看着李二傻,想着他离成年也就只有四个月的时间了,几次张口想要说话,却最终都没有言语,之后饭桌上就静默了下来。

一顿饭吃完之后,依雪麻利地收拾好,众人也就散了,各回各的屋子。

李二傻回到自己的屋子,躺在冰冷的炕上,辗转反侧睡不着,倒不是因为天寒地冻冻的,而是因为想着李桐的事。

李桐今年已经二十三了,按道理来说早就应该要完婚了的,但是就是因为穷,一直拖到了现在。

如今好不容易有人不嫌穷看上他了,而且两人也情投意合,可不能因为钱财的事情拖后腿。

当然了,在这东荒道,在这一片荒凉之中,也谈不上钱不钱的,按照以往的风俗,有一头野猪,也就足够了。若是可以有一头熊瞎子作为聘礼,可真就是风光大嫁了。

当然了,这条件看上去简单,但是想要获得却并不是那么容易。一头野猪而已,深入大山之后,蹲上那么一两天总能遇到。

但是能不能捕到尚且俩说,捕到了之后把它带回来,就不是一个寻常的人可以做得到的。

想到这里李二傻不由得又想起了自己原来的那个世界,在那个科技发达的世界,别说是一头野猪。就是十条野猪,要从大山之中带出来也是简单的。

是的,这李二傻他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不,应该说,这二傻的灵魂,他就不是这个世界的……

反正也是睡不着,李二傻索性起身,推开院门往山上走去,此时夜已深,月光朦胧,配上这遍野的白雪,倒也能看到一个大概。

一路攀爬,一路疾行,在这白雪覆盖的山上,李二傻如履平地,走的飞快。翻过两座较小的山头之后,李二傻爬上了这一片大山之中最高的那一座山峰。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