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黑暗中的独行者(下) 第一百三十二章:失控

听书 - 灵调局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百三十二章:失控

(微信公众号:老吴说谈,关注获得第一手重大的消息,和本书的一些分析资料。)

张野仰望着上面,不禁叹了一口气说道:

“终于能出去了吗?”

“这些日子呆在这里真是一路的不顺。”

唐宏倚着旁边的物体咳嗽了两声又说道:

“这次的难度不容小觑,千万要让会长他们加倍的小心啊。”

张野点了支烟,吐出了云雾在空中化成了一个又一个圈,直到云雾在空中烟消云散。

回应道:

“我不知道会长目前是一个什么样的恐怖实力,但我知道他是一个不服输的人。”

“相信在这一次的任务中也是一点压力也没有,不过这也只是我的一个猜测。”

张野接过烟盒递给了唐宏。

唐宏从中抽出了一支烟,吊在了嘴边,掏向口袋摸索着打火机。

摸索了好一会儿也没找到打火机,张野看着也是怪尴尬的,递给唐宏打火机。

唐宏这也是要面子的那种人,推辞的说道:

“暂时……不需要,或许一会儿就能……找到。”

又找了好一会儿,唐宏始终还是没能找到打火机,只能伸手去拿张野递给他的打火机。

拿前唐宏也不忘道谢。

“谢谢。”

张野笑了下,自然的挥了两下手说道:

“虽然算不上是什么铁兄弟,但好歹都是在一起执行任务的人了,就当交个朋友什么的吧。”

唐宏点燃了嘴中叼着的烟说道:

“也是。”

点完以后接着把打火机还给了张野。

唐宏用手拿着烟问道:

“哎,都认识了你这么久了,我还不知道你以前是哪个职位,有过什么样的经历。”

张野挠了两下头想了一会儿说道:

“记得不太多了,知道自己以前在一个叫驱魔协会分布的灵调局中工作过。”

“其次,我还是个军人,曾经当过兵,自从“末日”到来的时候便来了驱魔协会,算是一个老将了。”

“怪不得看你这副样子有着军人独特的阳刚之气和豪气。”

张野笑道:

“多谢夸奖。”

唐宏点了两下头,又问道:

“那你有没有在协会里有什么兄弟姐妹之类的,或者是姐姐弟弟这一些,到时候去协会也好有个陪伴的,熟悉熟悉。”

“这么多年了,在协会里姐弟倒是没有,我只记得以前有个兄弟。”

“好像姓王。”

张野抽了一口烟慢慢的回想着,他点了下自己的脑子,接着说道:

“对对对,我想起来了,好像是叫“王依”!”

唐宏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但是在这一次的等级考核中看到过这个名字。

是中级升高级的驱魔协会主办的等级考试。

就如同考试一般,不过这等级考试是自愿报名的。

每三年举办一次,机会难得。

考核通过会直接晋升一个等级,同时还会被派往更高级的地区进行工作。

在薪资这方面那更是不用说了。

机会难得的很!

张野说道:

“这个人是我在协会中接触最长时间的了,虽然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在认识之前曾是个低级驱魔师,现在怎么的也是个中级驱魔师了吧。”

“你这兄弟结的差距有一点大吧,他是低级,你是仙宗,这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啊。”

张野用手吊住烟把,向旁边谈了两下烟灰又说道:

“哎,这你就不知道了吧,王依不仅是我兄弟还是我徒弟,不过我叫他的东西也不怎么多。”

“考虑到他本身是一个法系驱魔师,具有极强的机动性和应对突发情况的及时性。”

“我教了他一技“鬼符”,是专门驱魔的,不管是异变生物还是恶魔基本都有一定的杀伤性在加上他的驱魔武器:驱魔符则能达到奇效,完全不用慌。”

唐宏点了下头,拿出自己的驱魔武器问道:

“你的驱魔武器是什么?”

张野笑了下说道:

“我这驱魔武器比较隐蔽,一般人还真看不到。”

他把手掌打开,见在那手掌的中间刻有一块儿金色的石头。

“力量石。”

“这块石头不一般,会把使用者的力量转换成能量,当然你也不换,想怎么用就怎么用!”

“你那武器又是个什么来头,我看着又能放雷,又能放其他的什么酷炫的东西,可比我这一块儿石头可好玩多了。”

唐宏摇了下头说道:

“现在说这伞,估计能说到晚上。”

在唐宏刚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一旁休息的萧红有了动静。

萧红马上坐了起来,满头大汗。

唐宏这时候也恢复的差不多了和张野一同走了过去。

旁边的小K也慢慢的醒了过来。

萧红摸着快要炸了的头脑说道:

“我的头……”

“他这是怎么了?”张野紧张的问道。

唐宏看着萧红的身体正在被一种黑色的纹案所吞噬着。

“看他的情况不容乐观啊,估计是在刚才的大战中元气膨胀所造成的。”

鲲鹏的灵魂不断的向外溢出,试图走出主人的体内。

“兄弟,我看咱们俩还是先退后吧,情况有点不对劲。”

唐宏和张野跳向了后面,萧红体内的鲲鹏从中跳了出来。

“如果召唤兽的元气过盛或者说是多的溢出,那么召唤兽有可能会直接进入到一种失控的局面。”

“而在这个失控的局面会直接无视主人的召唤。”

鲲鹏钻了出来,萧红再次晕倒了在原地。

“应该是刚才的战斗导致了这样一个结果。”

“我不知道你们到底经历了什么,到底是个什么程度居然会导致元气过盛,想要元气都还来不及,更别说什么多到这个样子……”

不管怎么说,现在的事情已经发生了。

唐宏手握着雨伞向前走了一步说道:

“没办法,只能开打了。”

“你是没睡醒吗?这鲲鹏不是我们两个人能够打的过来的,就算加上我的召唤兽,那也很难来决定这场战斗的成败。”

“不管怎么样,先保住自己的命才是。”

制药实验室内,出奇的安静。

老猫成功接好了第二间房的电源,旁边所有的设备被打在了初始的样子。

许毅走过来问道:

“连接上电源,之后呢?”

老猫指向了在一角落处安置的监控。

说道:

“这监控估计已经有些年数了,之前记录的东西应该在这里的监控都能看到。”

老猫走到一旁的监控专用设备,在正要打开监控录像的时候。

一个锤子又成功把老猫给敲醒了。

在这监控的设备上居然也加了一把锁?!

而且是十位到十五位的密码锁。

“这些人到底在搞些什么,公司都黄了还给设备上锁?这是什么人能干出来的事儿?”

这个密码锁是十到十五位的加密锁,那么这个有可能是一个十位的密码锁,也有可能是一个十一位的密码锁,以此类推……

如果在排除这几种方式的可能性,在加上密码的随机性。

这样的事儿对于老猫来说简直几乎是不可能的。

太不可能了。

想要破解这些繁琐的程序并不是像一些黑客电影里面,简单几下就能搞定的。

根本不可能!

“设计师在设计这个程序锁的时候到底在想些什么?”

老猫原地打转,硬是不知道怎么整。

许毅说道:

“既然打不开,那咱们就走吧,那些难缠的家伙马上就要来了,到时候想逃都逃不掉了。”

老猫急忙的说道:

“放心吧,我有解决办法。”

在这些网络程序当中就像一道道的墙壁一样,始终把你隔绝到了墙的后面。

这么一个需要传输大量的数据的监控设备机器从而达到一个传送成功的效果。

那么在这么多传输数据当中必然是需要一个通道来连接两个接口,达到互相传输的效果。

那么这个通道只会是一个,那就是“防火墙”。

老猫率先联想到了“防火墙”的这一个网络概念。

“肯定有一台机器是跟这台机器是互通的。”

他通过其中一个机器穿入到了实验室内的所有防火墙系统的入口和接口。

从中排除了一到四台机器,最后锁定了一个名为“M”的机器当中。

老猫找了一大顿硬是没有找到这台机器。

而大门那边,无数的手臂穿过第一个制药实验室来到了第二个房间。

许毅马上把门给关闭了,并死死的顶住了门。

吆喝道:

“完事没有,打过来了。”

老猫不停的寻找着那台被锁定的机器,最后在一个上锁的铁柜中找到了这台机器。

“这些人真会玩,怎么什么东西都喜欢上锁,难不成还真怕这些数据无缘无故的消失?!”

许毅打开了制药实验室的抽风口开关。

一阵飓风在第一个房间中吹着。

飓风管道直连最外面。

但是这一招也只能一时的镇压住而已。

许毅打开门走了出去,为了给老猫拖延足够多的时间只能正面硬刚。

许毅一人打退了大部分的攻击,而老猫那边也已经完成最后的一步。

许毅拿着猎魔刀杀退了所有恶魔打出的攻击。

重新来到这第二个房间。

老猫点中最后一个开关,监控的入口被正式打开。

重新回到原先那台监控机器当中。

为了看的更清楚一些,明白的更透彻一些。

老猫把监控影响和中间的投影仪连接了起来。

在连接的那一刻。

开始彻底变了样貌,天花板开始随意的变化着,而最终则是变换成了星辰。

那个青年再次出现,只是这次则变的有些不一样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