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酒吧,权至龙独自驾车奔驰在路上。喜欢就上

  夜色璀璨,街景繁华,轮胎摩擦着地皮,发出“擦擦”地声响。耳边,还依稀回荡着惨烈的哭嚎,求叫......

  惩治了作恶者,并没有想象得那么痛快,只有无尽地怅然,让他失神地望着窗外,询问自己,他有没有做错......

  此时此刻,两个女孩正在遭受非人的折磨!

  如花的年纪......

  可,这是她们自找的。

  她们活该!

  哪怕他稍稍受到些良心上的谴责,但相比秀媛受到的伤害,他觉得自己不过分,就算下了地狱,他也愿意承受那样的代价!

  他不后悔。

  只是心里不大好受,不知道为什么......

  停好车,权至龙把外套脱下,搁在车里,向公司走去......

  “哥!”胜励自车里探出头来,“你去哪儿了?”

  权至龙扭头看向他,顿了下,回道:“我出去了一趟。”

  “哦,我以为你回家了呢!有没有空,一起出去喝一杯?”

  “不了,我还有工作。”

  “那我先走啦~!”

  胜励跟他挥挥手,升上车窗驱车驶离了公司。

  权至龙目送他离开,想了想,拿出手机拨通号码:“叫人把酒吧的监控处理一下......嗯,辛苦了。”

  他一边讲着电话一边去餐厅为自己倒了杯咖啡,接着乘坐电梯来到三楼的工作室。

  东永裴见到他,诧异道:“你去哪儿了?电话也不接!”

  “有事?”

  “没,胜励召集大家去喝酒,但是到处找不到你。”

  “哦,我刚刚在餐厅。”权至龙把手中的咖啡杯搁在桌上,自然而然道:“有点饿了,去吃点东西。”说完,便打开电脑继续工作。

  看他专心致志地样子,东永裴笑道:“明天再做也来得及,早点回家休息吧!”

  权至龙头也不抬地说:“秀媛晚上有个应酬,等她结束后,我去接她一起回家。”

  “哦,这样啊~!”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池秀媛给权至龙发来信息,让他去接她。此时已近深夜,权至龙跟同事们打了招呼才拎着车钥匙离开公司......

  ◆◆◆

  “工作一天累不累?”池秀媛上了车,笑咪咪地凝望男人。

  权至龙一扯嘴角,“习惯了!”

  “我今天很乖,没有喝酒哦,你要奖励我什么?”

  “你要什么?”

  池秀媛想了想,指向路边摊,“炒年糕吧!”

  “你不是刚吃过吗?”

  “那样的场合根本吃不饱的!”池秀媛挽住他的手臂,撒娇道:“我想吃炒年糕嘛~”

  “好,等我停车!”

  权至龙在几个摊位前下了车,瞭望一下,走向那个人最多的地方。前面有几人在排队,他就乖乖站在后面等,直到有人注意他,他便扬起嘴角冲她们含笑点头。

  “哇,gd诶!”

  “真的是他......”

  在躁动的人群里,权至龙若无其事地瞅了眼自己的车子,这个举动成功把大家的视线引了过去,也从那半敞的车窗里认出了坐在里面的池秀媛,激动之余,她们纷纷拿出手机开始连拍......

  想当然,这一幕登上了娱乐版面。

  《甜蜜!龙池二人再现夜市大排档!》

  《好乖!权至龙为池秀媛排队购买炒年糕!》

  早上,池秀媛趴在被窝里刷了刷评论,有些狐疑道:“你是不是故意拿我做秀的?”

  权至龙揉揉惺忪的眼,含糊着说:“以我的名气至于用你做秀么?”

  “啧啧,你就膨胀吧!”池秀媛鄙夷地瞪他一眼,揶揄道:“那么多空闲的摊子你不去,非要站在人最多的地方,艾古,买个炒年糕也要弄得大张旗鼓!”

  “你这丫头真是没良心啊!”权至龙单手撑起脑袋,振振有词道:“人多说明他家的生意好,生意好就代表他家的东西更好吃!我是为了你的口福啊,真是的!”

  “好好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权至龙微微眯起眼,“我发现你今天很不对诶,开始质疑我,现在又敷衍我......怎么着,昨天晚上没满足你么?”

  “呀!你怎么又扯上那事儿了?”池秀媛把脸埋进被子里,不愿接受男人的审视。

  “又装鸵鸟?”权至龙去扯她的被子,可她不从,两人嬉闹一阵,最后权至龙说:“晚上再跟你算账!”

  池秀媛把脑袋钻出来,略显失落地问:“你要走了吗?”

  “嗯,公司还有一堆事呢。”权至龙坐起身,回手揉乱她的秀发,说道:“这几天我都很忙,你要按时吃饭,照顾好自己,知道吗?”

  池秀媛乖乖点头。

  两人吃过早餐,权至龙便先行出门了。

  池秀媛洗了澡,拾掇拾掇也准备去公司,这时,手机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是申静雅!

  申静雅?她怎么会来电?有事?

  池秀媛皱了皱眉,稍一犹豫,还是接了起来,可是没等说话,就被那撕心裂肺地吼叫震住了———“权至龙是个魔鬼!!!”

  “......”

  “权至龙,呜呜呜,权至龙他,他毁了我,呜呜呜......”

  尖利地哭嚎声把池秀媛吓了一跳,但她马上反应过来,不满地问回去:“你在说什么?至龙怎么了?”

  “权至龙!!”申静雅像是被人扼住了脖子,喘着粗气,恶狠狠地声音自牙缝里挤出来:“权至龙他,他强\暴了我!他不是人!!!他叫人抡\奸了我!!”

  “......”

  池秀媛无比震惊地听着这些,脑中突然一片空白......她在说,至龙吗?

  “安知言,安知言是被他绑架的!”

  听到这里,池秀媛终于回魂,神智也跟着回来了,她皱眉问:“那个短信是你发给我的?”

  申静雅顿了一下,快速承认:“对,是我!”然后急道:“我说得是事实!!安知言是那组照片的曝光者,安知言是被权至龙绑架的,现在生死未卜!!你到底明不明白我在说什么?!”

  “你闹够了没?!”池秀媛厉声斥回去:“一大早上你发什么疯?!”

  “我说得是真的,千真万确!!”申静雅哭着大叫,“你被那个男人骗了!他不是人!他......”

  池秀媛冷声打断她:“你说至龙□□你?什么时候的事?”

  “昨天,昨天晚上!在弘大酒吧,他,呜呜呜,他灌我酒,趁我昏迷的时候,呜呜呜......”

  “够了!”池秀媛忍无可忍地喝止她:“昨天至龙在公司,晚上跟我在一起,他哪有时间去强\暴你?灌你酒?!”

  申静雅想要辩驳,池秀媛怒道:“我对你一忍再忍!申静雅!你最好懂得适可而止!!”

  电话那头突然缄默下来,只有低低的,颤抖的喘息,透露出对方几近崩溃的情绪。

  “你会后悔的,池秀媛......如果你不信我,你一定会后悔的!!!”申静雅失控地咆哮起来,像是投下诅咒般,她咬牙切齿地发狠道:“我会让他身败名裂,我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随你!只要你有这个能力,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池秀媛无动于衷道:“我自己的男人,我十分清楚他的秉性!用不着你在这儿胡编乱造!”

  申静雅颤动地惨笑两声,“池秀媛,你瞎了,瞎得执迷不悟!”

  池秀媛毫不客气地怼回去:“瞎不瞎是我的事!申静雅,我不管你要做什么,遭遇了什么,但是,你要敢诬陷权至龙,我一定会追究你的责任———追究到底!!挂了!”

  一早上的好心情都被这通莫名其妙地电话给打乱了!

  池秀媛忿忿地把手机丢在沙发上,气得在屋里转了好几圈!

  申静雅!

  这个祸水!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她,她都隐忍不发,结果她竟......真是该死!!

  池秀媛勉强压住火气,没给男人打电话,她不想影响他的情绪。

  只是,此事不会轻易平息!

  当天中午,申静雅独自走进警局,实名举报权至龙伙同几人强\暴了自己!

  没过多久,《gd涉嫌姓侵》等标题就出现在各家娱乐版面上,犹如一枚巨型□□,轰炸了人们的眼球!

  权至龙姓侵?!

  权至龙会姓侵?!

  偶买噶,有没有搞错?!

  这可比以往的任何新闻都来得迅猛!

  不过人们在震惊的同时,也在质疑此事的真伪。毕竟以权至龙的名气和形象上来看,都不像是会做这种事的人。vip们更是第一时间跳出来维护偶像的名望。然而,谣言就像燎原之火般迅速蔓延开来......

  直到这时,人们才不得不相信,权至龙真的遭受了性侵指控!

  可想而知,这波惊涛骇浪会给娱乐圈造成多大的冲击!

  一时间,有人愤怒,有人辟谣,也有人乐于看这热闹......

  紧接着,案发当天与权至龙有过接触的公司同仁和几位成员纷纷站出来,举证为他洗脱罪名。就连蹲守在公司外的私生饭和媒体们也联名发声:附上的照片有二三十人的签名。

  随后,警方以最快的速度做出回应:

  排除嫌疑!

  只这一条,证实了权至龙的清白。

  众人终于松了口气,有些vip更是激动得痛哭不已。

  这两天,她们过得担惊受怕,心情跌到了谷底。幸而真相得以澄清,证实了她们没有看错人,她们的欧巴不会那样做......

  而那个s姓女就十分遭人恨了!

  想一想,这盆脏水泼下来,差点毁了权至龙的所有努力。假如这事是真的,恐怕他后半生的职业生涯也要就此断送......幸好,幸好是诬告!

  大家在庆幸的同时,也对诬告者产生了浓浓地恨意!

  但,事情还没完......

  《证据丢失!姓侵女坚持作案者就是权至龙!对其他同案者则是描述不清!》

  《最新消息,姓侵女爆料:龙池员工安知言失踪案系权至龙所为?!》

  网络上谩骂不断,因为诬告丢失的信义,使人们不再相信也不再同情她。

  事情持续发酵着,第三天晚上,池秀媛在ins上发表了一篇长文———

  首先,我要自我检讨!此事演变到今天这个地步,是由我的不慎和纵容所造成的。

  此女是我龙池的前设计师!

  她从一开始就对权至龙表示出了非同寻常的好感,而我却把她的行为当成了粉丝对偶像的爱慕,并没有加以提防。直至她的意图愈加明显,我才忍无可忍,将其辞退。

  结果,她就在船上上演了跳海自杀的一幕。

  我始终相信,至龙是善良的,尽管被她缠得很烦,但在危急时刻,他还是毫不犹豫地从十几米高的船舷上跳入深海拯救她,那死里逃生的一幕幕至今犹在眼前,每当想起我就会打冷战,可是,更让我心寒的是,至龙的付出没有换来她的丁点良知!

  现在,她的种种作为已经严重触碰到了我的底线,我必须站出来,且没必要再为她隐姓埋名!

  我想问问她:

  申静雅,这就是你报恩的方式么?

  当时,你在海里垂死挣扎,一次次将至龙按入海里———现在,你又要以同样的方式至他于死地么?

  你的良知在哪里?

  你居心何在?!

  我举天发誓,我和至龙没有亏欠你一分!

  可你连做人最基本的原则都丧失了!

  如果自食其果也不能让你悔悟的话,我能说,这样的遭遇是你罪有应得么?

  可以,骂我恶毒吧!

  没关系!因为我实在太气愤,更不能原谅你的污蔑与诋毁!

  你曾说我瞎?

  好,我现在告诉你,我最瞎的决定就是让你进入龙池!悔不当初!

  所以,如果你再继续纠缠下去的话,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申静雅,你好自为之!

  ◆◆◆

  浏览完全文,人们才恍然大悟,原来此女就是当初gd不顾性命拯救的落水者!

  这完全就是恩将仇报,现代版的农夫与蛇嘛!

  而池秀媛一改往日温婉的女神形象,明指对方遭受报应,自食其果,也得到了人们的一致认同,连vip都为她称赞叫好!

  几位成员也在下方留言力挺她,随后,权至龙通过公司表态:同情她的遭遇,但不能接受她的诽谤!

  接着,yg发起律师函,请求警方为申静雅做精神鉴定,必要的话,会追加对方的刑事责任!

  应大家要求,yg还公开了当天权至龙在公司里的监控画面。只见他全程待在工作室,途中只去过两次卫生间和一次食堂。离开公司后,他径直去接池秀媛,给她买年糕的画面也在网上流传过。

  这些铁证,为他洗脱了嫌疑,证实了申静雅的诬告!

  东永裴在采访中表示:“哪怕没有这些(证据),我也相信至龙的品行,他不会那样做!”

  胜励也说:“是啊,我当天找他喝酒,他都没去,一直在(公司里)工作。”

  权至龙两手端着手机,看着成员们的视频采访,嘴角衔着一抹若有似无地笑。

  “哥,我很帅吧?”胜利凑过来问。

  “嗯。”

  周围没有旁人,权至龙转向胜利看了看,眼里浮出一丝试探道:“其实你很清楚,我那天有离开公司。包括监控画面,也是剪辑过的。”

  胜励闻言一愣,瞅瞅他,面露无知地摇摇头,“有吗?我怎么忘了?”

  “滑头!”权至龙抬起手,在他后脑勺上按了一下。

  胜励嘿嘿笑,语气却是认真的,“你是我哥,我相信你不会那样做得。”

  “你相信?”权至龙挑起眉,语带玩味地说:“如果我真的做过呢?”

  胜励快速移开他的盯视,低下头,说了句:“那你也是我哥......”

  事到如今,所有人都相信权至龙是清白的。

  而相信申静雅的,恐怕只有韩泽英了!

  除了此事的亲历者,只有她清楚这当中发生过什么。现在安知言、申静雅相继遭难,也让她不得不想到自己的安危......

  是权至龙在报复么?

  他应该知道,她也是参与者吧?

  回想他那阴戾的语调,她有些惴惴不安。

  但也坚信,以自己的家世背景,权至龙绝对不敢轻易动她!

  存着这样的侥幸心理,她干脆放下事务,去国外旅行散心了。

  直到这天深夜,一条未知号码的信息,搅乱了她的平静———

  韩泽英颦眉看着短信里的内容,直觉告诉她,来者不善!

  对方没有回答,她也没敢追问,本能地感到恐惧。

  她说服自己,这可能是个恶作剧,结果刚刚躺下,就再次收到信息:

  作者有话要说:哈哈哈,请恭喜我抵达了100章~~!

  非常感谢大家等着我,陪着我走了这么久~~~真的超级超级爱你们~~!

  然后,剧情到了这里,也出现了新的局面,不会再只有平淡和甜蜜了,呵呵,应该会□□不断哒~!

  龙哥已经展开了“真面目”,而被蒙在鼓里的秀媛什么时候才能知道真相呢?恩恩,要保持期待哦~~!

  ps:本章关键词我都做了适当的修改,是故意写错的,就不要捉虫了~~!

  看文愉快哦~!

  感谢~

  权傲娇小姐_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723:58:45

  权傲娇小姐_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723:58:38

  权傲娇小姐_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723:58:34

  权傲娇小姐_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723:58:27

  权傲娇小姐_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723:58:24

  权傲娇小姐_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7-1723:58:18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