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 消失的子弹之谜

听书 - 名侦探世界的警探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骨头?

听到这个答案后佐藤美和子和高木一行人纷纷面面相觑起来。

而登米作为鉴识课的老资格首个反应了过来,“对啊!就是骨头!

如果是用骨头做的子弹,因为打击进入人体的那一刹那,就会因为巨大的动能冲击粉碎成粉末与死者受损的骨头混合在一起。

当时我们解刨只检查了尸体内部有没有异状物,但骨头却当做身体的一部分被我们下意识排除了。”

“我立刻去对死者体内的骨头成分进行DNA检测!”说完登米也不管几人了,径直拉开门跑了出去。

“凶器已经找到了,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眼看子弹消失之谜已经解开,佐藤美和子等人精神一振,等待着唐泽接下来的指令。

“调查西园寺木仓以前以及最近一段时间的采购清单,看是否有买过能够达到同样效果的机器!”

唐泽毫不犹豫道:“另外拜托千叶刑事你调查搜查令,这样的枪支改造手法虽然拆穿后看似简单,但不是一般人能够想到的。

我们的目标还是要放在西园寺木仓身上,等搜查令下来后就去木仓家与家中的机器进行对比。”

调查的速度是非常快速的,当面对一个国家机关全力的运转时,爆发的力量无疑是恐怖的。

申请的搜查令几乎是瞬间便通过了,之后关于西园寺木仓的调查也在庞大的人海战术下没有任何难度的被轻松翻了个底朝天。

因为还充当营业的工作间,所以西园寺木仓的家门没锁,两人敲门后便在对方“请进”声中走了进去。

“欢迎光临,有什么需要...”

但当看到唐泽与高木的身影,他的话语戛然而止,旋即有些无奈的看着两人不耐烦道:“两位刑事先生,还有什么事吗?”

说着他也不管两人的反应,径直回到机器旁边开始操作了起来,“明天我就要交单了,请不要妨碍我工作。”

“如果你配合我们工作的话,那我们自然也不会妨碍你们工作的。”

唐泽环顾了一圈四周的机器笑了笑道:“但显然,你似乎先妨碍了我们的工作,所以很抱歉,我们也要打扰一下了。”

说完唐泽朝门外挥了挥手,几个戴着白手套的刑事便走入了房间之中开始搜查起来,而不待西园寺木仓生气,高木已经将搜查令摊开放在了对方眼前。

“你…”西园寺木仓看到眼前的文件,气急的指着唐泽却说不出话来。

“没必要那么生气吧,我想你做了什么自己清楚。”

唐泽从西装内兜中掏出了一份采购清单,“最近你买了空气压缩机?但之前拜访的时候都没有看到类似的新机器啊。”

不知道放哪里了?”

唐泽看着对方逐渐慌乱的表情呵斥道:“还是说你拿那机器做了杀人凶器!?”

“我…做了…”

西园寺木仓声音嘶哑带着刻骨的仇恨:“明明说好绝不再涉足的,可女儿的死,点燃了我的复仇心…

说实话,因为女儿的死,前妻受到打击后也快不行了,原本我打算复仇后,也陪家人一起离去的…反正这个世界也没有任何留恋了…”

唐泽看得出来,眼前这个男人说的是实话,对方确实是心存死志了,那眼眸中透露的是麻木、痛苦,没有任何一丝对世界的留恋。

“那机器现在在哪?”听到搜索的人汇报在屋中并没有找到清单中新采购的机器后,高木看向木仓开口问道。

“被别人偷走了…”

西园寺木仓有气无力的摆了摆手道:“我知道你们或许不信,但事实就是如此,在我做好后,那机器就被盗了…”

“子弹呢?”唐泽问道:“子弹你是打算用动物的骨头加工制造的么?”

“是…”

西园寺木仓坐在地板上,无所谓的笑了笑道:“那头晚上我做好后,便准备第二天一早去报仇,可谁想到当他夜里便有刑事上门调查,说伊藤刑事部长被杀害…

这下连复仇也有人帮忙完成了,剩下的只等照顾完妻子,我就可以没有任何眷恋的陪妻子一起离开这个世界了。”

看着坐在地上,如同行尸走肉的西园寺木仓,唐泽来不及再宽慰对方,而是转身快步离开了房间。

“怎么办?西园寺木仓说打造的枪被偷了,我们也确实没有找到证据,而且伊藤诚被杀时候,他还有不在场证明...”

高木跟着唐泽走出房间头疼的问道:“线索又断了。”

“去泽越止家。”唐泽一边加快了脚步一边开口道:“如果没猜错的话,偷盗的人便是泽越止了。”

“泽越止?那个便当店的男孩?”高木警官惊疑不定道:“你是说泽越止是偷了木仓打造的枪的犯人?”

“没错,那孩子有很大的可能…”唐泽眯了眯眼睛看向旁边的便当店道。

首先泽越止爱慕西园寺世界,甚至不愿意相信她的死亡,每天还坚持送饭时多送一份。

其次泽越止每天都会给西园寺木仓送饭,木仓也不防备泽越止,看到西园寺木仓改造的机器也并非不可能。

一日三餐几乎都是泽越止送,想要找到几乎偷走机器的机会实在太多了。

而且对方还有一个很便利的犯案身份,那就是便当店的儿子!

便当店一般都是有外卖服务的,而且便当车不管出现在哪里都是最不会引人关注的车辆。

恐怕泽越止就是开着便当车进行犯案的,这样一来沉重机器的弊端也就解决了。

至于会不会是两人合谋犯案,这一点可能性也不大。

听完西园寺木仓的话后,唐泽知道对方恐怕是真打算自己一个人复仇的。

他一无所有,又心存死志,本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就算泽越止提出想要一起复仇,也会被他回绝的。

因为愿意合作复仇,就代表对方也同样对女儿同样有着很深的感情。

他断然不会让对方这样一个因为女儿死亡而痛苦的无辜者,和他一起跌落深渊的。

所以这次案件,恐怕都是泽越止一人所为!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