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男主是个坏掉的系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薛季和林晓晨都觉得有点震惊,虽然林晓晨并没有见过这个司雅慧儿,但是她听过薛季说,就是这个人将自己推进了水里害得自己失忆,所以她对这个名字很敏感。

“什么?再说一遍!”薛季的声音中隐忍着一丝的不耐,小安子没有办法,打了一个冷战之后便大胆的又说了一遍。

怎么会呢?怎么会让她死了?他不是已经派了大夫要好好的诊治她吗?而且听说已经有了好转的现象,怎么会突然……难道是有人蓄意谋害吗?

“柯,你先去吧。”薛季心疼又无奈的看了一下林晓晨,他不想在这个时候离开,可是这件事情如果办不好的话,可能会影响整个局面。

而林晓晨自然知道薛季的眼神中想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她不是那种无礼取闹之人,更不会在明知道薛季有别的事情还赖着不让他走。

“等我回来,在这之前哪都不许去,嗯?”薛季握着果果的脑袋,狠狠的亲了一下,接着便下了一道霸道的命令,不允许她在自己回来之前消失在这间房子里,让他找不到。

“你快去吧。”

淡淡的话语不带有一丝的情感,好像只是简单的将这几个字拼到了一起,然后随口的说出来。

薛季的心里莫名的觉得有一点慌乱,但是他以为那只是自己多想,因为此刻的林晓晨看上去十分的乖巧,除了那句话。

“乖乖的”

薛季不知道,他做的这个决定将让他后悔多长时间,无数个日夜里面,他都恨不得死去的不是司雅慧儿,是自己。

“怎么回事?”薛季边走便问着小安子。

“回大人,刚刚十七来说,司雅慧儿在一个时辰前被人发现,也就失去了呼吸,她是被人毒死的。”

十七是薛季的一个暗卫,他们那些人没有名字,有的只是编号。

十七也就是今天晚上刚刚来过,在薛季几人喝酒的时候。

十七是几个暗卫中轻功最好的,所以这等跑腿的事大多都由他来做。以往几个月都没有事来找薛季汇报,而这几日几乎每天都要来汇报一次当日情况,而今晚更是连跑两趟,十七纵有轻功在身也觉得有点吃不消了。

被人毒死了?那么多大夫是干什么用的?不管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薛季都要去看一下,敢在他的眼皮底下动手,是活的太久了吗!

“主子!”

原来十七并没有先行离开,而是等着薛季一起,他还有一些细节要跟薛季说,而这些小安子恐怕也说不明白。

“走吧”

两个人就这样在夜色中消失了,留下小安子一个人望着他们离去的方向,傻傻的站着,他这算是被他们抛弃了吗?

不管了,反正现在薛季也不在这里了,也没有他什么事,还是回去睡觉吧。

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小安子满足地走回了自己的屋子。天大地大,睡觉最大这几天都没有好好休息,小安子黑眼圈也是重重的,现在又这么晚了,还是要赶紧回去睡觉,明天还得早起呢。

小安子现在迷迷糊糊的,完全没有注意到门口站了一个人。而他也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一时的失误会给薛季带来多大的麻烦。

林晓晨亲眼看着小安子打着哈欠回到屋里,冲着薛季离开的方向轻轻地笑了一下,“再见,我的夫君。”

眼角滑落的泪水随着冷风飘散不见,徒留一抹泪痕在脸上增添了几分光亮。

转眼关上了门,很快又走了出来。特意避开了门口昏昏欲睡的碧儿,想直接回到正寝,后又有点不放心,干脆一掌拍过去,将碧儿拍晕。

这几天林晓晨对这个一直很忠心心细的碧儿有了很大的好感,但是几天她要做的事太重要了,不能让任何一个人知道。

抓紧时间回到房间收拾一下自己的衣物,简单拿了些银两首饰,接着走出了无名宫。

没有丝毫的犹豫,甚至有几分迫不及待,林晓晨心情很是激动,但又有点不舍。

很快就来到了御花园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不知道那个通往宫外的狗洞还在不在?

当初林晓晨还是皇后的时候就发现了这个狗洞,然后就让人把这里填上了,现在想想自己真的是多事,不然的话现在不就能出去了嘛。

果然,那里乌黑一块很明显是让人给堵上了,这可怎么办?

林晓晨站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今天是个很好的机会,平时薛季一直在她身边,肯定不会有机会自己出去的,而且今天她听薛季的意思,一定不会放自己走的。

天就快亮了,再不走真的来不及了。

就在这个时候,林晓晨突然发现偷听上有人,不,准确地说是树上有人。

“谁?谁在哪里!”

虽是自己熟悉的皇宫,可这个时候独自一人还是有点惊心动魄,听着树上的叶子忽而莎莎作响,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那人也没有刻意隐瞒,只稍微停顿了下便现了真身。

“萧临泽?”

此人正是落归国的护国大将军萧临泽。只是他不是应该在落归国吗?怎么在这里?还在皇宫里面的树上坐着?

“你怎么在这里?”

“你要出宫?”

两个人同时开口问向对方。

“嗯”

“对”

“你先说。”林晓晨说。

“说什么?”萧临泽不知道要怎么说,也不知道林晓晨要知道些什么。

“你为什么在这儿?”

萧临泽不想回答,转身想走。

林晓晨哪里肯,直接拦在他的面前,要走可以,把她带出宫。

“哎,你要去哪儿?不回答我可以,带我出宫!”

林晓晨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理直气壮地对萧临泽说。

萧临泽停下来双手插着,一脸好笑地看着林晓晨。

“怎么?跟薛季吵架了?”

林晓晨第一次觉得萧临泽这么讨厌,知道了能不能不说出来,看破不说破不懂吗?

先给了萧临泽一个大白眼,接着没好气地说,“是啊!能不能劳烦这位将军带我出宫!小女定当感激不尽。”

这话酥的林晓晨自己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浑身抖了抖看向萧临泽。

“不行。”萧临泽想都没想地就拒绝了,这要是自己带了她出了宫,薛季不得杀了自己?再说这么晚林晓晨一个人,看样子也不像是再回来的意思,万一出点意外,他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

“哼!那你说你来干嘛!”

没想到这个萧临泽这么不留情面,直接赤裸裸地拒绝,都不会委婉点。

既然她也出不去,那不如弄清楚萧临泽来这里的目的,好歹也知道点情况,不然这一晚上白忙活了岂不丢脸。

萧临泽不想理她,可实在是低估了林晓晨的粘人功力,硬是不能直接用轻功飞走,不然的话就得带着林晓晨一起。

没办法,只好对林晓晨交代实情。

“其实我回国不久就来了,一直住在宫外。”

“放不下晓晓是不是?你心里明明就是有晓晓的,为什么——”

林晓晨情绪很激动,在对上萧临泽冰冷的双眸时,才发现自己多嘴了。

“是,我是放不下她,可是我已经娶妻,她也已经——我不求每天跟她长相厮守,只要每天能看见她就好。”

“所以我才在这里,今天出了点情况,所以被你遇见了。”

萧临泽说完还很嫌弃地看了下林晓晨,似乎看到她是件很不幸的事。

“喂!信不信我告诉晓晓你每天都在偷窥她!”

林晓晨听完后直接利用这件事威胁萧临泽,想要让他带自己出去。

可萧临泽哪里是那么好吓唬的,随你怎么去说,反正也抓不到他。

林晓晨似乎看出了萧临泽的得意之处,接着说到,“如果告诉晓晓的话,那某人以后可就不能经常看到人家了,毕竟萧子仪也不是心大的,以我对萧子仪的了解,他一定会对某人严加防范,不给他机会见到自己的爱妻。”

林晓晨说到最后两个字的时候明显有几分得意,萧临泽果然脸色微变,但很快就被冷漠替代。

“随你怎么说,怕他不成?”他来这里就没想过怕这个字,落归国现在也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所以他才跟皇上说自己要来这里。

可是李泽俞还有一个私心,要他好好照顾林晓晨。

刚说完那句话,萧临泽就有点后悔,可是他真的不能带林晓晨出去,外面很危险,她一个姑娘家家的,有一点意外他就不用活了。

“呵!有种,那你就等着,做好再也见不到晓晓的准备吧!”

哼!她就不信了,没了他萧临泽的帮忙,她林晓晨就出不去!不就是一个狗洞嘛!她自己也能给弄开。

天马上就要大亮,碧儿在无名宫到处找林晓晨,刚刚她突然醒来,接着就感受到脖子好痛,心里一慌就去找林晓晨,果然到处都没有,派人去皇上和林晓玥那里,结果回来都说没有林晓晨。

碧儿这下可是慌了神,这可怎么办?一夜之间竟然让夫人失踪了!

可巧,这时小安子来了,碧儿急忙跟他说了这件事。

“什么?夫人失踪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