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天缺之体

听书 - 圣骨传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灵虚山中峰,长年云雾缭绕,灵气充裕。重重笼罩之下,犹如浑然天成的结界,普通的灵兽,妖兽,飞禽都无法靠近。此峰素有天险之称。

峰顶之上,坐落着一座宏伟,威严,气场不可侵犯的建筑。

层层结界加持,固若金汤。此乃——灵虚宗。

灵虚宗外门,弟子之住所。

灯火摇曳的屋内,安静无声。其四角之处皆燃烧着一簇火焰。火焰之中的低等灵石在高温之下,散发出淡淡的浅绿色烟雾。雾气升腾,在上方凝聚不散。

地面之上,七星聚灵阵中,一道瘦小的,十四五岁的少年身影,正以倒立的姿态进行修炼。双目紧闭,本该稚嫩的脸上,一道道奇怪的光晕忽隐忽现。

手肘支撑着地面,双掌结出玄妙的结印。看上去很是古怪。功法运转,呼吸吐纳,空气中的灵子聚集,融入烟雾内,由双脚的涌泉,进入他体内。

不多时,在强大灵气不断冲击之下,少年的衣袍完全湿透。在这个过程中,他的体内不断传来劈啪的声响。仿佛吸入的灵气在他经脉中爆炸。

脸上青白交替,渐渐露出痛苦之色。灵气入体非但没有给他带来舒适之感,反而如同千根针穿透一般,剧痛之感难以承受,下一秒,灵气失控,衣袍瞬间爆裂。

清晰可见,灵气在他四肢百骸中流窜。连续冲击之下,使得他脆弱的经脉不断膨胀,身体被不断撕扯,血液也迅速沸腾翻滚。

“我就不信,这副身躯当真无法吸纳灵气。”

少年咬牙坚持,灵气的游走冲击,让他的背部出现一道道血痕。如此强行修炼之下,七星灯阵轰然爆裂。气劲涌动,他整个人瞬间被掀飞。

砰!

房门粉碎,带起一阵烟尘。少年身形重重的砸在地上,狼狈之极。

“咳咳…咳咳…看来是又失败了……”

踉跄着爬起来,一脸的灰尘,看上去有些滑稽。

无奈的苦笑,少年拍去身上的碎屑,喃喃道:“难道我林牧注定只能一生平凡如蝼蚁?三年的时间,居然连纳灵境界都达不到,也活该总是被人嘲笑。”

少年名为林牧,三年前进入灵虚宗。当初宗门考核之时,他本就无法过关。经脉极为脆弱,根本不适合修炼。至于为何又进入外门,原因在于四个字——天缺之体。

天缺之体究竟是什么意思,林牧并不知道。总之他就莫名其妙的成为外门弟子中,最为卑微的杂役。没有修为,没有实力,任谁都可以随便欺负。

这几年,不论林牧怎样努力,尝试所有方法,他的经脉始终无法得到改善,始终无法纳灵。到今天,就连一个纳灵境初期弟子,也能对他呼来唤去。

“林牧师弟,这么晚弄出如此大动静,不知道会影响其他师兄弟休息?以前怎么没发现,你的精力居然如此旺盛?看来还是杂务分配太少是吗?”

就在林牧沉吟,苦恼之时。一道淡淡的,毫不掩饰讽刺的声音传来。

两息之间,身形便已到林牧面前。轻蔑,带着居高临下的气场,盯着他。

抬头看向来人,林牧眼中并没有波动。缓缓拱手:“柳凌师兄,武岳师兄,宋齐师兄。这么晚了,为何还前来这外院?”

话锋一转,不卑不亢:“再者说,外院本就没有多少弟子,也相对简陋。怎么会影响到其他师兄师弟?更何况是你内院之人?”

眉头一皱,柳凌只感觉一股怒火升腾起来。说不出原因,林牧这样的姿态,似乎对什么都不在意,没有半点真正畏惧的意思,让他很不舒服。

“你这小子,怎么跟柳凌师兄说话呢?不过是个不能纳灵的废物,就算给你再多的修炼资源,你再怎么努力,都无法翻身。废物就是废物,就应该躺在泥沼里。”

武岳上前一步,指着林牧的鼻子,毫不留情的教训,讽刺的话极为刺耳。

紧接着,柳凌踏前一步,右手猛地伸出。二指扣住林牧的脖子,身形一动,将之逼入墙角。眼神冰冷,甚至露出阴狠之色:“他说的话,也是我想对你说的。”

“你以为自己是天缺之体,就有翻身的一天?传说中的天缺之体,一念众生如蝼蚁,一念腾飞破万界。但那是在觉醒之后。而你,用了三年时间,依旧是个废物。”

手腕一松,一股气劲涌动。林牧身形一颤,再次被震飞出去,撞击在地上。下一秒,肩膀上传来一阵剧痛,宋齐一脚踩在他的肩膀之上。

“林牧,如果你还是个男人,就应该有点自知之明。什么天缺之体,你还当真妄想有一天能觉醒?告诉你,那是传说中的存在,万分之一的机率。”

武岳同样上前,三人俯视着林牧:“不要觉得我们故意找茬,我们对你的厌恶不需要理由。你可知道,堂堂灵虚宗,有多少人挤破头都没能进来吗?”

“没错,你林牧,一个废物。凭什么占据一个名额?浪费三年的修炼资源?即便是外门弟子,即便是打杂扫地的存在,那也是无上荣耀。这份荣耀,你林牧不配。”

不论是灵虚宗还是其他宗门,绝不可能收留毫无灵力,根本无法纳灵之人。因为这是玷污了宗门的名声,是绝对不能允许的。

言下之意很简单,他们就是想让林牧自己滚出灵虚宗。因为宗门规矩,无论在任何情况之下,都不能残杀同门,一旦触犯,后果不堪设想。

鲜血从林牧嘴角滑落,半晌之后,他淡淡的说道:“有本事你们现在就杀了我,但我也可以告诉你们,只要我还有一口气,便永远不会放弃。”

“还有,请你们想清楚,杀了我,你们该怎么向大长老交代?”

“你……到现在还想用大长老来压我?三年前可能会护着你,但如今你还是个废物,就算是大长老,也保不住你!”

柳凌气得全身颤抖,这家伙是蟑螂吗?到了这般地步,居然还如此冷静?怒火升腾,纳灵境后期的灵压扩散而开。掌心之上涌动一股强横的气劲。

“好,既然你自己求死,那么我就成全你,也是替宗门清理了一颗没用的老鼠屎。”掌心一变,罡风呼啸,作势就要一掌劈向林牧的天灵。

终于到了这一步吗?三年的时间,唯一的机会,终究还是浪费了。

林牧心中充满苦涩,在这个力量为尊的世界,他这样的存在,终究只能任人宰割。就算给了他三年的挣扎时间,还是逃不过最后的宿命。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天空之上传来一阵嗡鸣。一道银色电弧瞬间闪过。

劈啪!劈啪!砰!

电弧环绕,直线向林牧他们这边射来。紧接着,一股强大无比的气场波动,瞬息间将柳凌等人震飞。后者还没有反应过来,林牧的身躯便被银光席卷,掠向半空。

“老夫要的人,也是你们随便可以染指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辈。”

声如洪钟,震耳欲聋。仿佛九天之上的雷鸣。但这声音之中,充斥着一股阴测测的气场。旋即整个灵虚宗的气息变得无比的压抑……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