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引蛇出洞

听书 - 树海林深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降澈?”我摆摆手,“那已经是过去式了,据我所知,杜轻晨现在跟降灵走得比较近。”

“降灵?”水墨问道,“降灵不是你一直惦记着的妞吗?”

我“啧”了一声,“少他娘的胡说!”

“不是吗?原来是绯闻啊。那他们是怎么走到一块的?”

我把小粉跟降灵在陀岭峰山顶的事讲给了水墨听,水墨听闻道,“这杜太阳的胃口不小啊,还想来个姐妹通吃!好歹给你留一个啊!”

我斜了他一眼,“别说没用的!所以现在是不是找降灵更靠谱?”

水墨摇摇头,“这你就不懂女人了,降灵因为杜太阳把我们上仙都给套路了,她现在忙着藏她的小太阳都来不及呢,找她有什么用?这女人一谈起恋爱,都是六亲不认的。”

“那怎么办?杜轻晨现在又多了一个人帮,我们岂不是更难了?有机会让降灵再倒戈吗?”

如果是对上了降澈,我是绝对不会手软的,但降灵那丫头……言教行不行?

“别指望了。”水墨道,“在处理两性关系的问题上,你还太嫩。降灵现在处于热恋期,降澈则是处于空窗期,如果要合作的话,当然是选择后者。而且,她跟杜太阳夫妻那么多年,多少能问出点什么有价值的情报。再加上他们现在这别扭的三角关系,一定要好好利用他们之间的矛盾,找降澈准没错!”

“现在怕是后者也不好合作了,上次降澈在我手上吃的亏不小,估计以后都不想再见到我了。”

“这事我听上仙说过,她不想见你没事,她想见上仙就行。”

“什么意思?”

水墨道,“还能什么意思啊,劳驾上仙亲自出马去找她呗。”

“不行!”我反对道,“你这什么馊主意啊?你忘了她上次对上仙下手多狠了?让上仙做诱饵,亏你想的出来!”

水墨一瞪眼,“怎么能说是诱饵呢!别搞的跟我不在乎上仙似的!你又不是不知道,降澈那会儿都被你残害成什么样了!即便现在上仙站在她面前,她还能怎么着?别说是上仙了,这会儿就算是个打猎的,都不用费一个枪子儿,就能把她抓回去泡酒!”

“那我跟上仙一起去找她,就算她有心害上仙,看见了我,也没那个胆了。还有,别说什么残害那么难听,我只是稍微教训了她一下。”

“你跟着干嘛去?她看见你还可能出现吗?”

“那就算了!我们再想其他办法。”

水墨皱着眉,“不是小白,你怎么这么死心眼儿呢?说白了,上仙不过就是一个传信的,他只是去把我们的口头邀请函带给降澈,最好是能给她领到这来,大家坐在一起看看有没有合作的可能,那两国交兵,还不斩来使呢!”

“什么传信的,什么来使?在她眼里都是食物!我还是那句话,不让我跟去,这事就免谈!”

一想到降澈咬着小粉脖子时的样子,就头皮发麻。直到现在我都在后悔,当初就算没撕了她的嘴,也应该挖她一个眼珠子下来。

这时,小粉的菜做好了,叫我们去吃饭。

我跟水墨迫不及待的跑了过去。两菜一汤,很有卖相。

“嗬上仙,深藏不露啊!那我就不客气了啊,先尝为快。”水墨一筷子下去脸色就变了,但也就两秒钟的功夫,就又恢复到了正常,接着一直点头,半晌,坚定的吐出两个字,“好吃!”

我好奇的也尝了一口……然后……就知道了为什么都说,这个世界上“人无完人”,没有人是“无所不能”的……

小粉坐在对面吃着鱼罐头,观察着我们的表情。

我跟水墨一直在发挥演技。

期间小粉还想尝尝自己的手艺,被我及时拦下了,“这么好吃的菜,你再伸筷子我们就不够吃了,你吃你的鱼罐头。”

我是不知道为什么一盘青菜能炒出萝卜的味道,我还偏偏最讨厌吃萝卜,还有番茄炒蛋里为什么会有枸杞,而且还是辣的?这碗冬瓜排骨汤里的大蒜和煮鸡蛋也是个谜……

我捞出煮鸡蛋,想着“漱漱口”,在桌上一敲,没熟……蛋清蛋黄流了一手。

水墨愣了下,忙说,“呦!还,还是温泉鸡蛋呢!上仙时髦啊!小白,快吸,吸!”

水墨不能吃辣,刚入口一块西红柿就满头的汗。我们通过眼神交流后,很默契的分工配合,我负责“红黄”,他负责“萝卜”和汤。

小粉看到空盘口后,不动声色的笑了下,难掩得意。

饭后我一个人在厨房洗碗。

小粉走了过来,“我同意水墨的提议。”

“什么提议?”我片刻后反应过来,问道,“那孙子刚刚跑去跟你说什么了?”

小粉摇头,“你们之前的谈话我听到了。”

“那你也应该听到这个提议最后被pass了。”我抖了抖手上的水,“你别听水墨说的,那小子不靠谱。”

小粉递了条毛巾给我,“如果我也同意你跟我一起去呢?”

我看了看小粉,心说真的假的?不是一直都喜欢单独行动吗?这次居然同意带上我?

我问道,“你知道降澈在哪?”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在那个山洞里。”

我想了想,问道,“就是你二十多年前,背着降灵给她疗愈的那个山洞?”

小粉点头。

“那我们带条绳子去!”

“带绳子?”小粉略微疑惑,片刻后无奈道,“只要你不出现,就不会用到绳子。”

我叫道,“你刚才还说要我一起去的!”

“是一起去,之后你在车上等我。”

“不行!”我说道,“你把我留在车里,那我去不去还有什么区别?再说了,这都过了半个多月了,万一降澈已经恢复过来,再想杀你怎么办?”

“她的目标不是我,只是想引你出来。况且,以她当时的伤势,没有个一年半载走路都困难,你觉得她还能把我怎么样?”

“我,我之前真有那么凶残?”

小粉轻轻舒口气,“凶残还不足以形容。”

我回忆了一下当天,“也还好吧。”

第二天一早我们就动身了,出门前,我看了眼沙发上的水墨,问他要不要一起去。

结果他把被子一蒙头,“她多大的面子啊,还要我们三朵金花同时绽放的排场?小白你都多余去,回楼上再睡会吧!”

我们刚要出门,水墨在被里叫道,“啊对了小白,那个是阿甫热勒让我转交给你的,差点忘了。”他伸出一只脚指了指茶几。

“银行卡?”我拿起来一看卡号,这不是我的小金库吗?

“阿甫热勒说是之前白爷给她的,但她觉得她现在拿着不合适,让我转交给你。”水墨道。

那老头竟然拿着一张三毛六的卡去骗人姑娘,还真有一套!我随手把卡装进兜里。

路上我问道,“小粉,你现在灵力恢复到什么程度了?”

“你还在担心降澈?”

“防人之心不可无啊!哎你说她这么多年会不会还收了些什么小跟班啊?要我看我还是跟你去吧,大不了我躲远点不让她发现。”

小粉道,“降澈生性孤傲不喜欢热闹,身边不会有你说的那些人。”

“那你觉得她会跟你走吗?”

“不知道。”

到了树林后,我又苦口婆心一大堆,想再争取一下跟小粉一起去。最后小粉只说了五个字,“在车上等我。”

“真不要我跟你一起去?”我不甘心道。

小粉摇摇头下车了。

我在车坐了不到两分钟就坐不住了,左想右想还是觉得让他自己去不妥,刚想下车,发现车门被锁住了……

“你爷爷的!”我叫道,“你就这么防着我?万一我要放水怎么办啊!”我拍着玻璃,“信不信我卸了你G宝宝的膀子!”

话音刚落,体内忽然开始集聚气势,我吓了一跳,忙说,“白三白三,停停停……我说着玩的!”

抓心挠肝几个小时后,树林里终于有了动静,我一下紧张起来,连忙看了去。一会功夫,小粉走出来了,车门也开了。

“你爷爷的,还把我锁起来了!”我走上前,快速扫视,把小粉从上到下检查了一遍,没有受伤。我问道,“怎么?她不在那里?”

小粉没说话,沉着脸。

我说道,“没找到也没事啊,早说了水墨不靠谱,我们……”

话音未落,树丛里一阵窸窣。片刻,从树林里缓缓走出一个人——长发素衣,脸色惨白,五官倒是很好看。

她平淡的看了我一眼后,又把眼睛垂了下去,这人应该就是降澈了。如小粉所说,没什么精神,很虚弱的样子。

降澈跟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且不说长的跟降灵一点都不像,本以为她会是个跋扈冷艳的外观,不曾想,看上去却是一副清纯倔强的模样。

三人一路无话,小粉从见过降澈后,就一直心事重重的。降澈则是安静的坐在后座看着窗外,眼里没有一丝波澜。

回家后,水墨满脸堆笑的迎接我们,他看到降澈后也是一愣,估计降澈的形象跟他想象的也有很大出入。

我坐在沙发上,向后一靠。

听水墨说道,“这位就是降澈小姐吧?来这边坐这边坐。”水墨踢了我一脚让我挪地方。

我起身坐到沙发对面的脚踏上。

小粉拿了一瓶矿泉水走过来,我抬头看了他一眼,他把水递给了我,随后又拿了一瓶过来,放在降澈面前的茶几上。

水墨坐到降澈旁边,笑的极灿烂,还殷勤的帮降澈拧开瓶盖,“首先,非常感谢降澈小姐愿意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我们……”

“你为什么一心想杀我?”我打断水墨,问出了一直想问的话。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