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桃花源诸天漂流记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陛下,我给你看这些,不是在威胁你,而是告诉你,我真的只是想为大明做些事情。另外,我向陛下保证,我在大明不会娶妻生子,十多年后,我就会离开。到时候,我所弄出来的一切,都是大明的。”

收起直升飞机,陈全对坐在一边不停的喝茶缓解情绪的朱佑樘说道。

“那你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

朱佑樘面色复杂的看向陈全,郑重的问道。那可以在短时间内杀光整个紫禁城中所有人的武器,让朱佑樘第一次发现,即使自己现在已贵为帝王,也是那么的没有安全感。

“呵呵,说起来陛下可能不信。我来大明,其实是为了习武。至于弄出松江府这一大摊子,其实是闲极无聊弄出来的。至于为什么会这么做?嗯,不知道,只是心里觉得应该这么做。所以,陛下,就算你让我掌握了全大明所有的兵马,我都不会造反的。”

听陈全这话,不管是朱佑樘,还是一旁因晕机吐的不成样的汪直,全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你那种武器能送我一件吗?”

沉思片刻,朱佑樘试探着问道。不过陈全不出所料的拒绝了。

“不行!不要说那东西,就是我这两把手枪都不会送给任何人。”

陈全的回答让朱佑樘失望的同时又大大的松了口气。

不送人也好!

“虽然那东西不能送给陛下,但这个陛下你得收下!”

说着,陈全逃出了一个地球仪,而且是标明了这个时代主要国家的地球仪。

一开始,朱佑樘还不明白陈全为什么送自己这个怪异的东西,但待他看到地球仪上那标注着大明的国土之后,顿时明白了过来。

颤抖双手知悉的看着地球仪,朱佑樘心中闪过无数的疑问,但他并没有直接问出,因为他知道这肯定涉及无以计数他不懂的知识,与其越问越不明白,干脆不问。

“陈兄,这个礼物,朕收下了。接下来,陈兄想要做什么,需要朕怎么配合?”

良久之后,朱佑樘突然问道。

“很简单,我想在这帮大明建立一支无敌的海上舰队,让大明正式走向大海。”

说着,陈全指着辽东半岛,对朱佑樘说道。

“可以!回京之后,朕就下旨将此处送你。”

看着辽东半岛,朱佑樘想起了之前在刘正风府邸的那一番谈论,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

“其实前期最好以稳定辽东局势为由,提升金州卫的地位和实力,另任命汪公公为金州卫总兵,全力负责筹建海军!如果直接说划给我,恐怕又要有一大堆人烦你了。”

太监做总兵?!

汪直震惊的看向陈全,这在大明似乎没有先例啊!

“可以!”

相比于汪直,朱佑樘要果决多了,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

“对了,你似乎在西北也有一些动作,不需要我帮忙吗?”

说完海军的事情,朱佑樘突然问道。

“那边啊!我之所以在西北之地建立商业网络,短期的目的其实是要在边疆之地建立完善的物流体系,改善当地的交通,降低朝廷边防成本,提升边疆战士们的生活水平。如果可以的话,朝廷可以在道路建设方面给予一些支持。先做些前期准备,一年后,再大规模的投入。”

陈全想了想说道。现在他还没准备好,在他的计划中,至少还要一年时间,才能做好万全的准备。

“做一个可行的计划交给我,让朝廷出面去做。陈兄给予一些支持和监督就行了。”

听陈全这么说,朱佑樘脑海中迅速转过很多念头,然后目光灼灼的说道。

“可以!”

看着朱佑樘眼中的光芒,陈全满意的答应了他的要求。

与陈全达成了协议,朱佑樘便返回了北京。不过汪直留了下来,毕竟他将是未来海军明面上的负责人,从现在开始就得动起来了。

陈全也不含糊,直接将其扔到了崇明岛上的造船厂之中,让他先熟悉造船。等到朝廷的旨意下了,这边的战船数量也够了之后,再让他率领战船北上。

至于陈全,他再次将自己绝大部分时间用在了修练上。这次从下了武当山开始到刘正风金盆洗手结束,陈全收获满满,几场战斗更是让他对自己目前的力量有了清晰的认知。

从现在开始,陈全需要做的便是吸纳几份顶级的秘籍的优点和理念,再次向更高层次进行冲击。

陈全这边倒是平静下来了,江湖中却更加热闹了起来。

陈全放出去的辟邪剑谱的往事经过发酵,在江湖上造成了很大的风波,即使说明了修练辟邪剑谱需要自宫,依然有人想要得到辟邪剑谱,这个人就是余沧海。

这家伙不知是自我感觉良好,觉得自己可以想出不用自宫也能修练辟邪剑法的办法,还是已经决定自宫练剑,竟然带人围攻了林震南。

虽然林震南实力依然不高,但是余沧海不走运的是,林震南现在押运的镖都是价值较大的镖。这样的镖,押运人数自然较多且都是精锐。于是乎,余沧海丢下了近三十具青城弟子的尸体,自己一人重伤而逃。

这家伙回到青城之后,便宣布青城与福威镖局不死不休。在这种情况下,林震南也不跟他客气,一纸诉状直接送到了四川按察使手上,直接通过官方渠道将青城派整的不要不要的。硬是逼的余沧海吐血三升之后,收回了之前的言论。

除了辟邪剑谱,岳不群也联络衡山,恒山,泰山三派,正式加入了陈全的西域商业计划。这样的情况让嵩山派既惊又怒,直接提前让乐厚,钟镇二人带着那面盟主令旗,泰山派的几个老家伙和剑宗的三个家伙,命令四派不得与陈全合作,并意图让岳不群让位。

正当一群人得意洋洋的以为自己可以得逞的时候,风清扬直接现身,同时一剑破了乐厚和钟镇的围攻,使得嵩山派偷鸡不成蚀把米,白白给华山送去了三个中坚力量。

不过左冷禅也不是总是吃亏,泰山派的几个老家伙联合邓九公废了天门一系,丝毫不顾及泰山派的利益,正式战到了左冷禅一边,并退出了陈全的商业计划。

陈全甚至都想用小锤子砸开那几个老家伙的脑袋看看,是不是都长结石了。

第三件大事是东方不败突然间大张旗鼓的剥离了日月神教一些劣迹斑斑的成员,并发放了三尸脑神丹的解药,放这些人离开。一番精简之下,留在黑木崖的日月神教成员竟然只剩下不到千人。

这样的行为顿时让整个江湖疑惑不已,不明白东方不败这是在干什么。

不过日月神教是干净了不少,但两千多恶棍失去了约束之后,在短时间内对整个江湖造成了不小的冲击,使得原本较为平静的正魔交锋突然激烈了很多。

虽然这些人已经被东方不败开革出去了,但正道各派基本上都将这笔账记在了日月神教和东方不败的头上。

第四件大事应在了令狐冲的头上。

虽然剧情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令狐冲的人生轨迹竟然依然沿着原剧情在走。在金盆洗手大会上,岳不群虽然护着令狐冲,但回到华山之后,他便将令狐冲给罚到思过崖思过。

刚开始还没什么,但剑宗三人回归华山派不到一个月,仪琳的老爹就趁着风清扬在华山派内帮岳不群调教剑宗三人的机会,带着桃谷六仙上了思过崖,将令狐冲给绑下了华山。

之后这个家伙便一发不可收拾,结交匪类,与任盈盈不清不楚。最后甚至于那些被东方不败赶出黑木崖的渣滓合力击杀了嵩山邓九公。

这下子捅了马蜂窝了!不仅嵩山派再上华山派,余沧海也再提旧仇,一时间弄的岳不群好不狼狈。

无奈之下,岳不群传令江湖,让令狐冲返回华山接受惩罚,但令狐冲却又因为被嵩山派另外两个太保打伤,桃谷六仙胡乱救治而身受重伤,根本无法返回。

任盈盈也不允许学会了独孤九剑的令狐冲脱离自己的掌控,她还想依靠令狐冲救出任我行,重夺日月神教教主之位呢!

于是乎,在平一指暂时稳定了令狐冲的伤势之后,任盈盈又与令狐冲上了少林,想要借易筋经解决令狐冲的内力冲突,可惜,这注定是肉包子打狗。不仅易筋经没要到,任盈盈还被强留在了少林。

之后不知怎么弄的,令狐冲还是在向问天的引导下,直向西湖而来。

此时,距离刘正风金盆洗手大会已过去了一年。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