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李明源湘梦为无心讨药

听书 - 亡族公主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无心的内心如同身在沼泽里无法自拔,他们这群生活在魔鬼深林的杀手,不需要朋友,不需要亲情,只能听命行事,如木偶一般,永远也爬不出沼泽,因为越挣扎,便会陷的越深,这就是他们悲哀的人生。

无心拿起师傅给他的那瓶药,慢慢擦拭着自己身上所能擦拭到的地方,心中苦笑,自己是不是也应该感激师傅呢?起码他每次责罚过他们以后,都会怜悯他们,给他们一瓶伤药,让他们身上的伤恢复如初,看不出一点伤害不是吗?无心苦笑了一下。

一阵脚步声传来,无心迅速套上衣服,飞快躲在门后,以便给敌人致命一击。

李明源刚进门,一把剑便架在了他的脖颈上,“无心是我…”李明源淡淡地说了一句。

无心慌忙收回剑,向李明源行礼说道“无心该死,不知少主驾到,多有冒犯,请少主恕罪…。”

“无心,你坐下”李明源找了一把椅子,指了一下,对无心说道。

无心不解其意,呆愣了一下,说道“少主何意?少主坐,无心站着即可。”

李明源将无心按在椅子上,说道“湘梦让我来给你上药,她说你师傅又责罚你了,说你前两天的伤,还没有好,今天又添了新伤,怕你感染。…”

“是她…”无心的心触动了一下,急忙说道“少主万万不可,无心,无心没事,我,我的血液有毒,少主是知道的,上次在魔鬼深林,因为少主沾染上了我身上的血液,差点害了少主性命…”。

“无妨,今天我是有备而来。”无心只见李明源将一个油布袋套在自己手上,说道“你是自己脱衣,还是本将军替你脱?”

“我,我自己来”无心将刚刚还没有穿戴整齐上衣向下脱下一点,李明源看到了和上次在魔鬼深林比武那次,将无心从刑房带出来时一样的遍体鳞伤。只是这次的无心,还能站起来罢了。

刺穿肩甲骨的伤口还在向外滴着血,李明源忍不住问道“你如此冷酷无情的师傅,你就没有想过离开他或杀了他吗?”

无心忽然惊恐地站了起来说道“少主请不要再说如此大逆不道之言,无心听,亦有罪。”

李明源摇了摇头,示意无心坐下,说道“你不用害怕,这里是镇南侯府,我父亲的府邸,我的家,你师傅在这里没有眼线,放心吧!”

无心忽然激动了起来吼道“你懂什么?我师傅他是神,是佛,是妖,是魔鬼,是索命阎罗,他是空气,他无孔不入,你可知道昨晚,我已经杀了湘梦,可她却被师傅所救,如今活蹦乱跳地在你的府上…。”

李明源受惊,将一瓶药,跌落在地上,摔的粉碎,急问“这是真的吗?”

李明源问完,才惊觉自己打碎了无心的伤药,急忙说道“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有意的,湘梦刚刚也出去帮你买了一瓶,要不就用这一瓶吧!”

“不用了,任何一瓶药,也不能和师傅的药,相提并论,那是独一无二,好的最快的药,既然没有了,那便是无心无福消受。”无心说完穿起了衣服。他没有责怪李明源的意思,但李明源却深深的自责起来了。

“对了,少主,师傅他说,过俩天少主的大婚,他老人家要来祝贺,让少主给他安排一间厢房。”无心对李明源复诉着鬼魅的话。

“他来干什么?不是告诉他,不要逼我吗?他不会是想来我府上杀当今皇上吧!”李明源担忧地问着无心。

无心安慰道“应该不会,如果师傅他现在要动手取当今皇上的命的话,也没有必要逼着少主娶雪瑶郡主了,娶雪瑶无非是威胁当今皇上,还有这俩天,冷面不在京城,看来师傅吩咐他去干什么事了。也许大婚当天便会见分晓了。”

“这样,你一会去外面买一间宅子,要宽敞明亮的那一种,买好以后,我亲自去接干爹入住,绝不能让他住在府上,他住在府上,与你与我都没有好处,不是吗?”。李明源向无心吩咐着。

“少主,别乱说,无心欢迎师傅到来”无心战战兢兢地说道。

“行了,你去办吧!是我的意思,与你无关”李明源也不与无心争论,向无心摆了摆手。无心领命出去了。

李明源一脸愁容,出了无心的住所,见了湘梦。

“李明源将军这是怎么了?无心他伤的重吗?”李明源忽然一下子将湘梦搂在怀里说道“我可怎么办?俩天后,我和雪瑶郡主大婚,刚刚无心说,鬼魅来京城了,他说要来参加我的婚礼,那时候各地方官员都会来,说不定皇上也会来,这要出什么乱子可怎么办?”

湘梦受惊之余,急忙推开李明源,说道“将军请自重,将军既然如此担忧,为什么不提前去探探口风?也好提前做好防范。”

“主要还有更糟糕的事,无心说昨晚他已经给你下毒了,可他的师傅鬼魅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得进来,给你解了毒,这说明他入我的府邸,如入无人之境,你说这可怕吗?他简直就是魔鬼…”李明源无人可诉说,只能跟湘梦诉说。

“这么说,我还要谢谢那个老魔鬼了?还有那个该死的无心,他真的打算杀了我?亏我还可怜他,让你去帮他上药,他太过分了…”湘梦有些愤愤不平地说道。

“这也不能全怪那个无心,他也是听命行事,你想,如果他师傅不让他杀你,他会忽然杀你吗?这肯定是他师傅的命令,只是鬼魅他为什么又要救你?那就有些让人匪夷所思了。”李明源分析着。

“他为什么要杀我?我也没碍着他什么事啊!”湘梦皱了皱眉头说道。

“也许他只是为了拿你实验无心呢?算了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刚刚我把无心的药打碎了,无心说外面的药没有用,你说我怎么那么笨,他遍体鳞伤,却无药可用”李明源无比内疚地说道。

湘梦想了一会说道“李明源将军为什么不为无心去向你干爹讨药,顺便探探他的口气,也好提前做好防备不是吗?”湘梦说完在李明源的耳边说了几句悄悄话,李明源点了点头。

繁荣昌盛的京城,车水马龙,川流不息,人声鼎沸,李明源和湘梦穿过几条街,一起去了一家客栈。

“无痕,你出来…”李明源大声喊着。

“你这个人就是死脑筋,他死了不是更好,我巴不得无心那个恶魔早点见了阎王才好…”湘梦一路叨叨着。

“你懂什么?他是干爹送给本将军的人,要出点什么事,那还得了,那干爹岂不怪罪我,拿他的人,不当一回事吗?…”李明源生气地呵斥着湘梦。

就在这时,客栈楼上的一间厢房门打开了,无痕恭恭敬敬地说道“少主来了,师傅有情少主上来。”

李明源像是像是受了莫大惊吓一般说道“湘梦姑娘,我们快走,干爹在这里,我们快走。”

俩人匆忙往门口赶去,无痕一个飞身,挡在了李明源和湘梦的前面,再次不带一丝波澜说道“师傅请少主上楼。”

李明源像是被逼无奈一般上了楼。见过鬼魅急忙行礼问道“干爹什么时候来京城了?怎么没有让无心通知我,前来拜会呢?”

鬼魅嘿嘿一笑说道“儿子,这不是在躲避着干爹我吗?刚刚无痕说老夫在楼上,你跑什么?你这来找无痕干嘛?”

湘梦抢先一步说道“鬼魅前辈,小女子在这里先谢过前辈的救命之恩了,昨天那个无心差点杀死我,听说是你救了我,小女子心生感激,那无心定是不听你的话,害我性命,你才责罚他。今天湘梦见无心在擦药,我便生气夺了过来,给他摔了个粉碎,让他疼死才好呢!这不李明源他非要来无痕这里给他讨药膏,你说他是不是太傻。”

“还不是你,要不是你,我至于来这里吗?我是怕他死了,干爹怪我,说我故意折磨他的。”李明源生气地和湘梦吵了起来。

“你就是死脑筋,你干爹既然责罚他,肯定希望他越痛越好,你干爹肯定不会在意他的死活,他算个什么东西,怎么能入的鬼魅前辈的心呢,是不是啊鬼魅前辈,小女子分析的可对?”湘梦一副很了解鬼魅的样子说道。

“干爹,你看她,算了,算了,我也不管了,干爹你说用不用给那个无心用药?要不需要,那就让他多疼几天,最近天气不太好,时有阴雨,要是感染了,咳!管他呢,一个奴才而已,贱命一条…”李明源一副漫不在乎的样子说道。

鬼魅盯着李明源和湘梦看了好一会,就在湘梦和李明源以为露馅了的时候,鬼魅丢了一瓶药给李明源说道“回去后给他擦一下伤口,他现在还不能死,他得留着命,护你登上皇位。”

“那过俩天就是李明源大婚了,前辈需不需要我帮忙在饭菜里下毒,送当今皇上去天堂?然后让李明源当皇上啊!毕竟前辈救我一命,我也得回报前辈不是,我这里刚好有一瓶毒药,前辈看看可行不?”湘梦一边将“黑虎蛇”的毒汁双手捧着给鬼魅看,一边询问道。

鬼魅接过毒汁一看说道““黑虎蛇”毒汁,看来湘梦姑娘倒是准备齐全”。

湘梦嘿嘿一笑说道“鬼魅前辈有所不知,这毒药我是为你那个好徒儿准备的,我想杀了他,谁让他处处与我为难,可谁知道你那徒弟就是一个怪胎,百毒不侵,气死我了…”。

鬼魅一听哈哈大笑说道“那姑娘你便好好收好了,以后或许再找一个人试试这个毒”。鬼魅说完将那瓶毒药又递给了湘梦。

湘梦急忙问道“前辈的意思,将军大婚时不让我用毒?那怎么杀当今皇上?”

李明源和湘梦气不也敢喘地静等着鬼魅的回答…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