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李明源和湘梦共骑

听书 - 亡族公主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鬼魅盯着李明源看了好久,像是要把李明源看穿一般说道“儿子,谋反之事,不能操之过急,要杀一个皇帝容易,要让天下人信服可不易,放心从今天开始,我只会帮你做好事,不会给你填麻烦。”

李明源撇了撇嘴,心想,帮我做好事?魔鬼还会做好事吗?可他也没有办法反驳,只能虚情假意地应付着。

“明源在此谢过干爹,今天明源已经差无心去置办一所宅院,以方便干爹在京城久居,毕竟魔鬼深林离此处太过遥远,在京城居住也好,方便儿子孝敬干爹不是吗?”李明源毕恭毕敬地向鬼魅说道。

鬼魅一愣,不解地问道“这是我儿真心话?”

李明源急忙行礼问道“儿子真心所期盼干爹的到来,孩儿如今四面楚歌,皇上他不信任孩儿,孩儿的亲人已然不在了,连个商量的人也没有,干爹留在京中,也好为孩儿出谋划策不是吗?”

鬼魅没有再说什么,摆了摆手,李明源和湘梦退出了房间。

俩人刚要下楼,无痕忽然叫住了湘梦,“湘梦姑娘且慢,我师傅有话跟你说…。”

“叫我?”湘梦指了指自己,又看了看李明源。

李明源说道“别怕,我在下面等你…”。

湘梦再次回到房间,见了鬼魅问道“前辈你叫我?是有什么事情要吩咐晚辈的吗?”

“湘梦姑娘来漫周国是否为了找人?”鬼魅高深莫测地问道。

湘梦一愣,心想肯定是无心说的,自己来京城找人。所以也没有必要否认,于是说道“无心都告诉你了?我进京城是找我的好朋友菲儿的,莫非前辈有她的消息?”

鬼魅喝了一口茶,哈哈大笑,“到底是找朋友还是找仇人?只有湘梦姑娘自己知道吧!”

湘梦一惊,故作镇定地说道“前辈在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

“灭族之恨,湘梦姑娘就不想知道真相吗?就不想知道凶手是谁吗?”鬼魅一副什么都知道的样子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湘梦一惊,急忙向鬼魅问道。

“我是谁?鬼魅啊!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我还知道姑娘如今有一个好友,顶替了姑娘无忧公主的身份,被掳走了,湘梦姑娘内疚,在找寻她…”鬼魅不急不慢地回答道。

“前辈知道她在哪里?还有前辈知道我的灭族仇人是谁?”湘梦急忙追问道。

“知道,但天机不可泄露”鬼魅卖着关子说道。

“前辈,神通广大,求前辈赐教,湘梦愿意替前辈做任何事,只要前辈告知湘梦仇人是谁?…”湘梦急忙跪在地上,向鬼魅磕头恳求道。

“三年,湘梦姑娘只要跟在李明源身边三年,姑娘想知道的所有事情都将水落石出,而且姑娘马上便可以找到你的朋友,因为大婚以后,皇上便会让李明源前去找无忧公主,而这个假的无忧公主便是姑娘的朋友,不是吗?”鬼魅高深莫测地说道。

“你莫不是胡说八道的吧!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你不说,我自己也会去查…”湘梦不想被鬼魅牵着走,更不相信鬼魅所说。

“姑娘若不信,可以随便去查,不过今日我与姑娘打一个赌,若我说的成真了,姑娘便答应我,留在李明源身边三年如何?三年以后我告诉姑娘真相?但在真相大白以前,姑娘最好不要对任何人说起你无忧公主的身份,因为你的仇人能灭了你全族,自然也不会放过姑娘是吧?”鬼魅看着湘梦说道。

“我,我凭什么赌?我,我不赌…”湘梦依旧坚持道。

“姑娘不敢赌?还是姑娘认定漫周国皇上是你的仇人,你打算找机会杀了他?”鬼魅笑嘻嘻问道。

“难道不是吗?”湘梦急忙追问道,她确实是这么想的。

“姑娘若真想知道真相,便和老夫打一个赌,若老夫赢了,你就答应老夫,留在李明源将军身边三年,三年以后老夫告诉你真相。你看如何?”鬼魅再次问道。

“赌什么?说来听听”湘梦急忙问道。

“就赌雪瑶郡主会在和李明源大婚时,摇扇子,踩门槛,和不等新郞便睡觉好不好?”鬼魅笑嘻嘻问道。

“这你肯定输,我这个没结过婚的都知道,结婚大忌,皇家那么多喜娘岂会不知道?这你输定了”湘梦急忙说道。

“那倒未必,姑娘可敢赌吗?”鬼魅一副必赢的姿态问道。

“赌就赌,我就不相信雪瑶郡主会干这么傻的事…”湘梦说完便向外走去。

古代结婚有几大禁忌,第一新娘礼服不得有口袋,以免新娘出嫁带走娘家的财运。

第二便是忌煽扇子,因为“扇”和“散”同音,在古代这是非常不吉利的。

第三便是跨门槛,要抬脚跨过门槛,而不是踏门槛而过,这是非常不吉利的。

第四就是结婚当天忌躺在床上。躺着代表病着的意思,所以古代人再累也不会躺在床上的,这是大忌…

当然还有很多很多禁忌,……

湘梦自然觉得鬼魅说的绝不可能成真,因为雪瑶郡主身边肯定有不少人提醒着。

湘梦走下楼,李明源正在焦急等待着,只是有无痕挡在楼下,李明源上不去罢了。

“湘梦,你没事吧!那个恶魔,不,我干爹他没有为难你吧!”李明源急忙迎上去关切地问道。

“没事,前辈只是交代我,让我多帮帮你罢了。”湘梦避重就轻地说道,在事情没有水落石出之前,她是不会实话实说的。

李明源一脸狐疑,心想就那个恶魔,他怎么可能那么好心?

“好了,好了,现在也不是聊天的时候不是吗?我们还是快点回府上吧!”湘梦怕李明源再问下去,急忙拉着李明源向外走去。

俩人到了客栈门口,解开马的缰绳,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湘梦的那一匹马忽然像是受惊了一般,挣脱了湘梦的手,向远处狂奔而去。

“我的马…”湘梦大叫着打算追去。

李明源跨上了马,喊道“湘梦姑娘,上马…”将湘梦拉上了自己的马,向湘梦的那匹马追了去。

可是那匹马跑的太快,俩人行在街上,人又多,俩人最终没有追上,俩人只得共骑一匹马回到了镇远侯府。

现已近黄昏,残阳依山,夹杂着片片鳞波的湖面,柳叶在凄凉的背景下显得孤单,湖里的锦鲤却游来游去不知道忧愁,岸上的少女有些无聊地喂食着湖里的鱼。

“郡主,郡主,你怎么还跟没事人一样啊!气死我了,气死我了…”雪瑶郡主身边的贴身婢女婉婷气呼呼地说道。

雪瑶郡主皱了皱眉头问道“婉婷,怎么了?我不是吩咐你,帮我去买胭脂了吗?买回来了吗?”

“郡主,别顾胭脂了,今天在街上我见到大将军了,…”雪瑶郡主的婢女婉婷急忙气呼呼地说着,只是她还没有说完。

雪瑶郡主便打断了她问道“真的吗?你见到明源哥哥了,他怎么样?还好吗?他有没有看到你?有没有向你打听我?”

“郡主说起这个,我就气,今天在京城街道上,大将军他,他居然在大街上公然和那个叫湘梦的江湖女子共骑一匹马,公然搂搂抱抱,俩人说说笑笑从西向东,又从东向西,好像是向全惠康州城的人宣布他俩是一对似的,好亲密的样子…”雪瑶郡主的婢女婉婷愤愤不平地说道。

“什么?是她?难不成前俩天我去明源哥哥府上去找他,她告诉我大婚十日,男女双方不能见面,是骗我的?是给她自己制造机会不成?太过分了,她敢耍弄本郡主,我这就找皇帝哥哥给我做主,砍了她的脑袋…”雪瑶郡主生气地大声吼叫着。

漫周国皇上周祈真,正在古木檀香的书房批阅奏折,这俩天的折子特多,乌奇国,英比其国,还有西翼国频频扰境,可是战马象征一个国家国力,没有好的战马,即使再好的将领也不能在没有好马的战力上讨到好处。如今无忧公主所在何方?一直是一个迷。让漫周国皇上周祈真忧愁万分。

“皇帝哥哥,你要替雪瑶做主啊!有人欺负我,呜呜……”郡主雪瑶哭哭啼啼地跑到了皇上周祈真书房大哭大闹。

漫周国皇上周祈真扶了扶有些痛的头问道“雪瑶这怎么了?谁敢欺负朕的宝贝妹妹啊!…。”

“皇帝哥哥,那个湘梦她欺负我,还骗我说要大婚的双方男女,十日内不能见面,说什么见面不吉利…呜呜…结果却是为了勾引明源哥哥…”雪瑶郡主哭着向皇上周祈真说道。

“湘梦?就是那天和李明源一起救你回来的那个女子?”皇上周祈真回忆着问道。

“是,就是她,她就是一个骗子,一个贱人…他勾引我明源哥哥,呜呜…。”雪瑶郡主大骂着湘梦,向皇上周祈真哭诉道。

“好了,好了,你是郡主,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像什么样子?哪里有一点点郡主的样子啊!再说了好歹人家也曾经救过你,你怎么如此说人家,还有俩天就该嫁人了,你这个样子去了李明源的将军府,还不丢了我们皇家的人吗?”皇上周祈真皱了皱眉头说道。

“皇帝哥哥,你不知道,她,她竟然今天在大街上公然与我明源哥哥在大街上搂搂抱抱,还共骑一匹马,你说她在明面上都这样,他们在明源哥哥的府上,还不知道干了什么勾当呢!呜呜…”雪瑶郡主继续哭诉着。

皇上周祈真皱了皱眉头安慰道“好了,好了,你看朕这里还有一堆奏折没有批,朕答应你,大婚以后,朕让李明源送她离开就是了,毕竟她跟她哥哥只是暂住在镇南侯府,到时候打发她走就是了…”。

“真的?那太好了…”雪瑶郡主高高兴兴地走出了书房,只是她万万没想到,湘梦她不但没有被送走,还名正言顺地留在了李明源府上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