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欲练神功,必先自宫

听书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万历十九年春,福州府城北。

南国春光灿烂的季节里,和风熏柳,花香醉人。

乡野的田地里,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泥土气息。

城北官道上,身穿校尉官服的王霄正骑乘着匹枣红马沿着官道缓缓前行。

“终于到了。”拿出水壶喝上一口,王霄抹了把脸“傻叉一样的系统,给老子安排这么个身份,腿都跑断了。”

万历年间有人说系统,那只有一个可能,这家伙是穿越来的。

王霄的确是穿越来了,被那个送他来这里之后就跟掉进茅坑里面淹死了一样,再也没有消息的许愿系统送来的。

一个多月前王霄在自己家里全神贯注的忙着吃鸡,突然一个自称许愿系统的家伙哗啦啦的给他灌输了一大堆的信息。然后没等他反应过来,就已经来到了这方世界。

许愿系统留下的信息表示,在众多平行世界里有无数人向苍天许愿祈求帮助。而它就是满足这些人愿望的存在。

系统表示王霄中了头奖,它选择了王霄作为满足这些愿望的具体执行人。

王霄第一次执行的任务,是福威镖局的少镖头林平之在西湖地牢里向苍天许愿,求苍天毁掉害了他全家的僻邪剑谱。

没错,就是那个练了‘欲练神功,必先自宫’的林大少。

林平之的人品还算是不错的,后期的黑化完全是因为家仇似海,而且还被岳大掌门给骗了。

他一心一意要为自己父母报仇雪恨,不但伤害了很多人,更是连他自己都折了进去。而这所有一切的源泉与祸根,都是源自于那本祖传的僻邪剑谱。

王霄这次的任务就是毁掉那个记载有僻邪剑谱原本的袈裟。

系统给王霄安排了个身份,沧州府游击将军吴天德。

对,就是那个被大师兄打劫加冒充的吴天德。

僻邪剑谱在林家老宅,而王霄出现的地方却是在遥远的沧州府。

他这一路上可真是吃尽了苦头,吃不好睡不好都是小事,迷路更是常有的事情。最让王霄受不了的是上厕所的时候没有手纸,简直就是把他折腾的欲仙欲死。

也就是他身上带着兵部任命为泉州府参将的委任令,而且身上还有好几百两的银子与金元宝。否则的话王霄这一路上早就扛不住了。

“这世界到处都是伪君子和真小人,而且还特么的各个武功高强。”王霄一番思索为自己定下目标“既然来了那就不能白来,怎么都要弄些好处才行。”

掉茅坑里的系统送王霄过来之后就再也没了消息,完成任务有没有奖励什么的啥也没说。

王霄又不是傻子,这年头没好处的事情谁也不干,他忙着养活自己就已经够累了好吧。

白白帮人实现了愿望,自己却是一无所获当然不行。既然系统什么都没说,那王霄就要自己想办法为自己找好处。

经过这一路上想来想去,他已经有了一套收割收获的详细安排。

挥舞马鞭,王霄策马向着福州府的方向前行。

王霄,男,单身,没钱,有系统。

------

“老头,你这竹叶青的味道不纯,掺水了吧?”

官道旁的酒肆内,王霄一脸不满的拍了桌子“竟然敢给本将军喝假酒,我看你是对朝廷不满!”

劳德诺的心里真是太阳狗了,这家伙摆明是在找茬,真是恨不得一巴掌拍碎他的脑袋。

不过好在身为一个卧底,劳德诺的情绪管理做的还不错。点头哈腰的连连道歉,还奉上了几两碎银子作为赔罪。

王霄身上穿着的是官服,而且品级很高。

无论是店家的身份,还是卧底的身份,劳德诺都不想也不能和王霄纠缠。他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江湖中人虽然行事肆无忌惮,可公认的规则就是不能招惹官府。

别看这些人武功高强,可他们都是有跟脚的。不是这个门派就是那个山庄。得罪了官府,被全天下通缉不说,传承多少年的门派老巢肯定是完蛋了。

王霄掂着手里的碎银子露出了笑容“你小子还挺上道。”

劳德诺憨笑连连,而不远处酒炉旁的青衣少女却是冷哼一声。

王霄目光看过去,小师妹转身给他一个背影。

进福州城的路上看到这家著名的酒肆,简单几句对话就确定了他们的身份。王霄就随意的戏弄一下劳德诺,顺道看看小师妹。

劳德诺是卧底,做卧底没什么,可你做了这多年的卧底,身边相交数十年的师兄弟说杀就杀,几十年生活在一起的交情都换不来一次手下留情,这家伙是个纯粹的真小人。

至于小师妹,脸上画了丑妆看不清楚,有些可惜。

王霄这边可惜的时候,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响。

大笑声中,四个壮汉簇拥着个面白如玉,帅到没朋友的小帅哥走了进来。

“这么巧。”王霄端起了酒碗。

那边少镖头的称呼一出,王霄就知道小帅哥就是大名鼎鼎的林平之。

比起身为孤儿却运气超好的大师兄来说,父母双全家庭幸福的林平之的一生就两个字来概括,杯具。

王霄起身仍了块碎银子在桌上,昂着头走出酒肆,上马向着福州城方向行去。

上马的时候看到北边官道上有两匹马疾驰而来,马背上是头缠白布,身穿青袍的汉子。

王霄没留下来阻止两边的冲突。

先不说他这身官服能不能架住场子,就算能抗住也没用。

青城山的人下定决心要抢走僻邪剑谱,就算没酒肆里的冲突也会有别的借口,或者干脆借口也不用直接就是干。

王霄已经有了自己的计划,不但可以轻松完成任务获得好处,还能解救林大少一家老小。

毕竟这次来这个世界的机会是林大少给的,王霄拉他一把不过是顺手人情的事情。

作为第一个新手世界,毁掉僻邪剑谱这个任务真的不难。

王霄进入福州城内,花费几十文钱问路就找到了向阳巷林家老宅。

林家老宅位于一条小巷尽头。黑门白墙,墙头盘着一株老藤,看着非常破败。哪怕是大白天的,这条巷子里也没有行人出没。

围墙不高,而且还有破损的地方。王霄很轻松就翻墙进去。

一路来到后宅的佛堂,抬头就能看到斑驳的达摩面壁的画像。这里是林远图晚年退役之后念佛清修的地方。

王霄知道袈裟就藏在这里,不过具体什么地方他就不知道了。

不过好在现在天色还早,他有的是时间慢慢寻找。

一番折腾,王霄终于是在爬到横梁上找到了写有僻邪剑谱的袈裟。

展开老旧的袈裟,入目第一句就是那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欲练神功,必先自宫。’

“这就可以了。”王霄握着袈裟,坚决不再向下看。

这可是僻邪剑谱,各类武功秘籍之中对男人杀伤力最大的一个。王霄可从来没有学习的兴趣。

“果然,得到袈裟不算是完成任务,一定要毁掉才行。”

王霄看着手中的火折子,片刻之后收了起来。拿到了这件至关重要的东西,接下来的事情就可以按照计划进行下去。

两天之后,当地酒楼的店小二拿着一封信来到福威镖局门外大喊“青城派余观主,这里有你的信,想要真正的僻邪剑谱就看信。”

一道身影落在店小二身边,抓着他的肩膀直接跃身而起。

等到大喊大叫的店小二回过神来,就看到自己的面前坐着一个身穿青色道袍的矮小道人,约莫五十来岁年纪,脸孔十分瘦削。

手里一松,信件已经没了踪迹。

余沧海打开信件,面色突变,呼吸急促。

仔仔细细的看完,目光落在惶恐不安的店小二身上“谁给你的信。”

店小二很害怕,真不该贪图二两银子赏钱还有五两的后续酬劳接这个活计“两天前有位将军给了小的二两银子,让我今天拿着信到福威镖局门外喊,说余观主拿到信会给我五两银子的赏钱。”

“那将军是何模样?”

仔细询问清楚之后,余沧海取出五两碎银子扔给了店小二。

没等店小二高兴道谢,一道剑光就抹过了他的喉咙。

安排这一切的是王霄,信里面大意就是真正的僻邪剑谱在我手里,林家人练的是假的。他们要是会真的,你还敢杀上门不成?如果想要真的僻邪剑谱,那就来泉州府。

而且王霄还从袈裟上抄了一段写在信里面作为佐证。是真是假,余沧海这个高手自然能分辨的出来。

一群弟子都看向余沧海“师傅,现在怎么办?”

余沧海没有丝毫犹豫“去泉州。”

“福威镖局的人不杀了?”

“不过是一群冢中枯骨,拿到真的秘籍再回来杀他全家!”

与此同时,拜访了福建总兵官并且送上礼物的王霄开始正式履职。

万历年间的军职还没到明末时期那样泛滥成灾,高阶军职很值钱,参将可是三品的高官。

一省军务之首为总兵官,副手是副总兵。再往下则是副将,副将之下就是参将。

与主要掌管作战正兵也就是野战兵的副将不同,参将是分守各地的高阶军官。分府驻守,在当地就是军方最高层。

“参见将军大人。”一大群泉州府的游击,都司,守备,千总把总们全都挤在正堂上向着高座首位的王霄行礼。

“诸位同僚不必客气。”王霄笑着说了一番场面话,然后挥手就让亲兵们端出来礼物。

亲兵们手中端着盘子,上面摆满了晃晃的银锭。

游击一千两,都司八百两,守备五百两,千总三百两,把总一百两,堂上的诸位人人有份。

这一手见面礼至少几千两银子出去,绝对是大气至极。

王霄自己当然没这么多钱,新一年度泉州府各处军务的开支银两刚发下来,他就毫不犹豫的拿出来收买人心。

至于之后的军务该如何维持下去,王霄表示我完成任务走人了,关我屁事。

“以后还望诸位同僚多多支持,本将感激不尽。”

土木堡之变后,明军就开始迅速堕落。和那些大头巾们一样,都是为了发财。

王霄出手如此大方,当即就牢牢掌控了军心。一个个全都拍着胸脯表示要为王霄效死力。

“很好。”王霄拍手“本将初来乍到,想要看看本府官兵战力如何。诸位回去把各处精兵都调集过来会操,优胜者本将重重有赏。”

等到一众军将们欢天喜地抱着银子回去调兵,王霄对眼前数十军士下达命令。

“你们按照各自的路线出发,一路宣传僻邪剑谱的真本就在泉州府。每到一城就把告示贴上,下月十五将会举行僻邪剑谱的拍卖大会!”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