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名誉长老 第1章 废物体质的老爹

听书 - 我打的就是主角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爹爹!您要去哪里,带上婉儿好吗?”

小女孩留着齐肩短发,穿着乡村间几乎不可见的绫罗绸缎,精致的像陶瓷娃娃,大眼神炯炯有神宛如宝石,望着身前邋遢的汉子,开口询问,脸上期待的神色不加掩饰,天真无邪。

邋遢汉子摸了摸婉儿的头,像往常一样答道:“不可以,爹爹要去的地方太乱了。”

“我叫胡威,这个世界的名字,出生于地主家,却活的像个乞丐。

年纪轻轻不学无术,除了喝酒就是睡觉,不修边幅,二十多岁的人了,却像个中年人,要问我为什么这样?

因为我曾经是仙!曾经!

那段时间,因为获得一个特殊的修仙系统,凭借着系统轻易修行到仙境,言出法随,举世无双,碾压强敌于弹指之间。

可是在自己巅峰之时,忽然出现了一个奇怪的青年,说了一些奇怪的话,自己就转生到这个世界了。

仙境跌落凡尘,系统也莫名消失,时代也从科技文明巅峰,变成了冷兵器时代。

而我居然是‘石体’,最平凡最普通最一无是处的体质,所知道能够提升实力的办法根本无法使用,就连体能也有先天限制,无法修炼也没有能力去获得神藏逆天改命。

深感一无是处的我,最终沦落到这般田地,除了借酒消愁,还能如何?”

胡威眼窝深陷,皮肤暗淡,神采无光,皱眉看着蓝天白云,愤怒道:“我特么也不想这样,就连这个自我介绍,也是冥冥中一个垃圾系统搞出来的。”

他每天出门,都会这样来一段自我介绍,而这个‘癖好’,是他所拥有的全新‘系统’,定时定点控制他身体而发出声音,所以他习惯了早起,然后去镇上喝酒,不愿家人听到这些。

这个系统和修仙系统,用途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堪称船新版本,烂出了天际。

“神仙叔叔,附近来了一个人,说要带走婉儿!”一旁传来少女的声音

“别和疯子说话,快走,这个地主家的傻儿子,想修仙想疯了,女儿都顾不上了。”另一位妇女的声音随之响起。

看着一旁极速离去的母女,胡威哭笑不得,对于有人要带走女儿这事,并没有在意,童言无忌。

他在意的,反而是被人当做疯子,遥想当年……

刚回想起过往,胡威便立即用尽全力捂住自己的嘴,可是声音依旧传了出来。

“想我堂堂仙境,居然落魄于此,虎落平阳,可悲可叹!”

没错,他又被强制说出自己内心的感慨,无法约束,无法遮掩,次数多了,也就习以为常,却还是下意识环顾四周,发现没人听见,干咳一声,走向离家最近的小镇。

来到小镇,他轻车熟路,走进一家很隐蔽的酒馆。

店主见到他,便默契地从一旁壁柜上拿起一瓶酒,打开瓶盖,放在柜台上,可见胡威已经是酒店常客。

咯吱……

酒馆门再次打开,两个中年男子大步走了进来,其中一位尖嘴猴腮的中年男子,将佩剑拍在柜台上,道:“给老子把这里最好的酒送上来,再来两个小菜。”

青年店主看了一眼来者,从一旁拿出两瓶酒,微笑解释道:“小店只有酒,没有菜。”

另外一位很胖的中年男子皱眉道:“开酒馆居然不做下酒菜,什么破地方。”

尖嘴猴腮的黄强笑道:“也不能这么说,你看这瓶子倒是非常不错,在这个世界应该挺值钱的。”

瓶子是琉璃做的,花纹独特,风格与外面土罐子酒瓶截然不同。

胡威看了一眼二人,皆是身着宽松长袍,携带佩剑,留着山羊胡,像极了两个神棍,不过那句‘这个世界’,引起了他的注意。

黄强倒了一杯酒,喝了一口后说道:“朱道友,此次事成你我五五开。”

朱宏道:“黄道友说笑了,以我的法力,自然是我七你三。”

黄强不屑道:“想当年我全盛时期,弹指间强敌灰飞烟灭……”

不知不觉,二人已经开启吹牛逼模式,将自己的往事,亦真亦假说的头头是道。

胡威有些眼热,头一次出门遇到修士,本想问问对方修行法门,谁知道二人居然自吹自擂,让他一下子又想起了自己前世风光。

胡威正襟危坐,道:“我女儿是‘道载’,我面见过仙王,我曾经是仙,听你们吹牛逼让我很头疼,能不能安静一下?”

说完以后,胡威眉头紧皱,他知道系统强制让他出丑,说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话,他只能故作淡定,不想太过难堪。

可自己的女儿是‘道载’?还有仙王是什么鬼,他都弄不明白。

以往出现这种情况,最多也就是把自己曾经的辉煌说出来,可是这次却加了一点‘料’进去,让他防不胜防,尴尬之余又不好弱了自己的气势,只能稳坐一旁等待两位修士的嘲讽。

黄、朱二人皆是一愣,纷纷看向胡威,随后哈哈大笑起来,黄强嘲讽道:“道载?仙王?你特么唬谁呢?信不信本仙家送你去见阎王爷?”

朱宏摆了摆手,道:“与凡人争论,你已经落了下乘,七三开。”

谈到利益划分,黄强自然是不干了,将胡威的话抛到九霄云外,开始与朱宏理论,全然忘记了胡威的话。

扑通!

黄、朱二人忽然倒下,打起呼噜,不省人事。

胡威知道店主给他们最烈的酒,这个结果不出所料,不过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他着实震惊。

青年店主忽然冲出柜台,抓住胡威的手,兴奋地问道:“你女儿在哪里?快说!道载!这个世界居然有道载?看来我有望恢复巅峰,再回众神界!”

胡威挣扎着想抽回手,却因为酒气掏空了身体,浑身乏力,自然是敌不过青年,脸色憋的通红也无法扒开店主如同虎钳的双手,甚至感觉自己的手都快被对方捏碎了。

“兄弟!有话好好说,这是闹哪样,两个大男人握着手!”胡威倒吸一口凉气,咬牙出言相劝,手上的痛感实实在在,让他难以忍受。

青年这才冷静下来,松开手道:“只要你把女儿给我,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青年说完,走向一旁柜台,翻出一把匕首,道:“只要你把女儿给我,这把神器就送给你如何?这可是神器!”

胡威有些不屑,神器而已,自己没有法力根本无法使用,比起自己女儿的特殊,简直可以不用考虑,但见店主能随手掏出所谓神器,煞有介事,让胡威有些狐疑,这个人难道和自己有着同样的遭遇?

但涉及自己的女儿,胡威心中还是非常不爽,拒绝到:“我女儿不会给任何人,你死了这条心吧!”

青年尴尬的笑了笑,将匕首放在一旁,仔细想了想后,最终提议道:“这样吧,只要你把女儿给我,待我以后恢复巅峰,让你获得永恒!”

听了青年的话,胡威这个时候也明白过来了,他和青年可谓是同病相怜,都是由强大到弱小,如今蜗居在这个世界中,不能修炼。

如果是以前,他或许会拉着青年的手哭诉凡人的种种,二人或许会惺惺相惜,情投意合……成为一对特殊的朋友。

只可惜涉及女儿,以及对‘道载’的理解,胡威根本不会同意这个提议。

“不可能!”

青年听到胡威拒绝,精神瞬间出现了较大地波动,整个人哭笑不得,竟然语无伦次哀嚎道:“想我堂堂双王,居然最终要靠一个特殊体质来恢复实力,还被一介凡人拒绝了,可悲可叹啊!”

胡威一惊,难道系统所说的仙王,就是眼前青年?值得系统用‘面见’推崇地境界,而且青年说的不是仙王,是双王,也就是说这个领域可能连系统都不曾涉及,他知道这个境界还在自己前世之上。

仔细想想,之前来这里,该青年一直都显得出尘,不沾人间烟火,不苟言笑的神态,确实不像一个酒店店主,虽然做着卖酒的活。

青年开始抱着头哭嚎,纵使是曾为那所谓的双王,一样有脆弱一面,让胡威都有些动摇,修炼究竟是为了什么。

“哈哈!什么狗屁双王,还不是被人玩弄,最终只能苟活一世,何苦来哉。”

青年开始胡乱发脾气,抓起椅子直接扔到了酒柜上,顿时酒馆内啪啪作响,酒香四溢。

见到准备溜走的胡威,青年跑过去抓住他质问道:“我是双王你知不知道?你这是什么表情?老子可是双王啊,你居然敢看不起我?看你的样子还想打我不成?来啊!打我啊?”

胡威本想开溜,谁知道自己才挪动脚步,就被青年抓住了,还一脸滑稽的说自己是双王,他表情能好才怪。

眼见青年指着自己的脸让他打,胡威满头黑线,这辈子还没见过这种奇葩的要求。

于是胡威下意识抬起手,一拳打在青年的下颚处,不料青年直接倒地不起,似乎是昏迷过去。

青年精神接近崩溃,又受到这一拳,顺势昏迷过去,也是变相保护了精神世界,可见他所承受的痛苦。

胡威哭笑不得的同时,灵光一闪,既然青年是双王,拥有功法什么的应该不难吧?

搜了搜酒馆内,除了地上的那把神器匕首,再无其他特殊品。

怕青年突然转醒,胡威不敢久留,拿着匕首便夺门而出。

出了酒馆,胡威深吸一口气,骂道:“傻鸟系统,尽添乱。”

不过想到自己的女儿可能是‘道载’,胡威内心就火热起来,也许这就是自己系统真正地作用也说不定。

虽然时而犯蠢,控制自己说一些怪话,但如果能将身边隐藏宝藏发觉出来,也不失为一个超强系统。

这样想着的胡威,本已经暗淡的眼神,忽然闪烁出一道利芒。

曾经站在世界之巅,又怎么会甘于平凡。

想到这里的他,加快了脚步,冰封的心也渐渐火热起来。

同时他也想到,既然女儿有如此特殊体质,真被人盯上或许真有可能……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