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母慈女孝

听书 - 吾妻非人哉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里·风谷村。

北山祭坛。

随着肉茧仿佛呼吸一样的膨胀收缩,王泉也在程卫华难受的表情下继续有节奏地砍着大祭司。

当然,大祭司的惨叫也同样很有节奏感。

砍了半天,甚至都把大祭司分成了六段。

可她还是死不掉。

王泉丢下砍刀抹了把额头汗珠,右手锤了锤左肩,抱怨道:“特么怎么就是砍不死呢?”

程卫华看着正愈合在一起的大祭司,脸色难看,“不死之身吧可能。”

他脸色难看有几个原因。

一个是因为这大祭司毕竟是他曾经爱过的女人。

其实现在也爱,但他更理智。

当然,还有被绿的难受。

话说这特么是被绿还是接盘?

程卫华头有点儿晕。

不过他总算是明白一件事,对方根本不爱他,只是把他当工具人。

他现在已经不奢望对方怎么样了,他只想阿玖没事。

就算阿玖不把他当爹看,但阿玖现在毕竟有他的血脉。

人家不把他当爹,但他确实把对方当女儿了。

不然也不可能把全部家当都给了王泉。

王泉把大祭司的脑袋当皮球一样踢远,然后看着她的身体朝脑袋那边爬过去。

打了个哈欠,他对着肉茧就是一刀。

但哪怕王泉有着鬼新娘小姐姐的加持,他一刀也没捅穿肉茧。

这一刀捅上去,就跟用手指头戳到皮革一样。

那边捡起脑袋放在脖子上大祭司见状轻笑:“年轻人,没用的,神是无敌的。”

王泉眉头微皱,沉默不语。

他不是害怕,主要是怕自己出力过大伤到阿玖。

现在他只是借用了一丁点儿力量而已。

主要这样不上头,脑子相对还算清醒。

如果借用力量多了吧,一个他是怕自己精神分裂,二是他怕鬼新娘小姐姐力量太强,万一真把阿玖弄死怎么办?

到时候未来老婆飞了可太难顶啦。

就这么纠结的功夫,肉茧震动越来越快,甚至肉茧周围平地刮起龙卷型大风把肉茧包围在其中。

基本已经到了王泉跟程卫华无法近身的地步了。

风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天上血花已经停止飘落,乌云遮蔽了原本灰色的天空,他们感觉大地都在震颤。

忽然,风停了。

一切陷入寂静,就仿佛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程卫华双腿微颤死死支撑。

大祭司已经跪倒在地。

就连王泉也只是勉力顶住。

他们感觉到一股无上威压降临。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动物遇到天敌一般只能颤抖着等死一般。

这是位阶上的纯粹碾压。

是人与神之间无法跨越的巨大鸿沟。

咔嚓——!

忽然一声脆响打破沉寂。

只见三米高的肉茧上破开一道裂缝。

然后如同黑色蜘蛛网一般,裂缝逐渐爬满整个肉茧。

悄无声息的,肉茧崩解了。

烟雾笼罩了原本肉茧所在的范围,王泉三人一时间也不知道里面到底出来了什么。

但那种压在心头下意识的恐惧与厌恶的沉甸感让他们明白,那不是他们能对付的东西。

终于,烟雾散尽。

站在那里的人是阿玖。

及肩白发如瀑,面色威严无情,眼眸纯金,朱唇泛红。

她原本双手的位置是一对巨大的四指利爪。

胳膊的位置长着一对合拢的翅膀。

这翅膀似蝙蝠双翼,但上面却长着羽毛。

可仔细看的话,这每一根羽毛都好似无数流着血泪的冤魂在哭喊扭动,让人忍不住头痛欲裂。

她背后两条两米多长似骨鞭一样的尾巴垂在地面,双脚同样化作巨大且锋利的爪子。

王泉额头一滴汗水缓缓淌下。

自从被鬼新娘小姐姐凭依以来,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压力。

不过有一说一,他流汗是因为刚才砍大祭司的时候累的,真不是因为有点儿害怕。

相反,他还觉得这姑娘的造型挺好看。

那尾巴是长在什么地方的?

当然,前提是......她是阿玖。

“呃......”

程卫华终于没顶住,他直视了对方。

虽然只是一瞬,但他已经七窍流血跪倒在地。

“闭上眼睛。”王泉表情严肃,“祂现在已经不是凡人可以直视的目标了。”

程卫华紧咬牙关,闭上了双目,“王......老弟,都交给......你了。”

说话间,他的手就在朝鸟爪的方向变化,且全身皮肤皲裂,从裂隙中慢慢长出血色羽毛。

大祭司狂喜,“神啊!请惩罚他们吧!惩罚这些外乡人!”

“阿玖”面无表情,一双金色眸子落在王泉脸上。

然后,她长达四米的双翼展开,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以打破音障的速度朝王泉冲去!

嘭——!

在她残影消失之后,巨大的爆破声才在三人耳边炸响!

“小姐姐!加大力度!”

王泉瞳孔猛缩,他下意识在脑海里呼唤起鬼新娘小姐姐来。

可还没等借用的力量增强,他就感觉到一股巨力撞在了自己胸口!

“呃......”

伴随着“砰”的一声巨响,王泉被撞飞出五米开外,差一点就掉下了祭坛!

这种感觉......就跟被泰坦尼克号正面撞上一样!

要不是最后关头小姐姐的力量增强了他的身体,他现在怕是直接被撞成一团肉泥了。

感受着怀中的温暖,王泉抬起手,一团黑红色血雾在手掌上凝聚。

然后......他收回了血雾,摊开手,像个“木”字一样摊倒在地。

他甚至收回了借用的力量,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只想笑。

因为他看到了。

在他怀里的怪物少女用脑袋蹭了蹭他胸口,然后抬起头,金色眸子里炽烈的感情甚至能让他感觉到灼烧。

“哥,我好想你......”

抬了抬手,王泉环抱住少女,放声大笑。

笑了半天,他的手忽然往下,摸到了两条尾巴跟阿玖身体的连接处......

“嗯,果然跟我想的一样。”

王泉心满意足了。

阿玖变得尖尖的耳朵越来越红。

但她还是站起身然后拉起了王泉。

之后,她转过身,跟王泉一起看着不远处的大祭司。

“不!不可能的!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违抗神的意志?!”

看着母亲那张扭曲又不敢置信且癫狂的脸,阿玖缓缓走到她的面前,低下头看着跪着的她。

看着这个从小虐待自己了接近两千年的母亲,无数次轮回的死亡场景以及出生看到的那张脸在脑中回响。

想了想在意识空间中那位姐姐的话,阿玖微微歪头,学着她的样子,面无表情道:

“为什么呢~~我也想知道呢~~~”

左爪扼住大祭司的咽喉将她提起,阿玖眸中金色浓炽,“准备好迎来解脱了吗,母后。”

“等等!”

大祭司抓着她的爪子疯狂挣扎,“等等啊阿玖!我是你母后啊!我真的不想死!对不起!是母后对不起你!可是没有我的话也就没有你!你不能杀我!求求你!我还没像普通人一样生活过!不要杀我!”

看着犹如丧家之犬一般涕泗横流拼命求饶的女人,阿玖回头看向王泉。

王泉竖起大拇指,给了她一个阳光的笑脸,“阿玖,上吧,是时候打破宿命了。”

阿玖点点头,看向自己手中那个拼命求饶的可怜女人。

她抬起右爪,金色竖瞳平静如水:

“哥说,可以上了。”

在大祭司盯着她右爪的惊恐目光中,阿玖扼住她咽喉的左手忽然吹起一道旋风。

这旋风把大祭司全身血肉乃至骨头都吹成了飞灰。

“永别了,母后。还有......我的过去。”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