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二十七岁,擅长相亲

听书 - 吾妻非人哉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你知道吗,第一次见一个人,体温在三十九度三,就叫做一见钟情。”

洛阳,王府井下面一楼的星巴克里,王泉正跟一姑娘相对而坐。

他斜望着落地窗外天边的火烧云,略带惆怅:“那叫烧坏脑子了,要不要我帮你叫救护车?没事儿,救护车的钱我出。”

“......”

姑娘拢了拢秀发,“有时候我还挺羡慕鱼儿的,没有温度也没有心跳,只有七秒钟记忆。她们可以无忧无虑的活着,哪怕流下眼泪也会被大海遮掩。”

“首先,鱼也是有体温的。其次,鱼是有心脏也有心跳的。最后,鱼是有记忆的,所谓‘鱼只有七秒记忆’这件事,只不过是个谣言。”

王泉无奈一笑,“回头我给你发个科普链接。”

姑娘有点儿生气,她略一皱眉,说道:“你以为我是在意你的车跟房?我不是那么物质的人,女孩儿一个人也可以活的潇洒。”

说着,好似炫耀一般,她瞥了王泉一眼,“你看过韶华老师写的文章吗?李歆玉你听说过吗?人家三十八岁了一样活的潇洒,老公对她不好,她就果断踹了老公。她......”

王泉接道:“白天养养花种种草,晚上就为自己准备一顿美味丰盛的晚餐,保持一个好心情入睡,第二天上午去健身房为了自己的健康锻炼。

哪怕没有爱情,她也能一个人活的潇洒。”

顿了顿,王泉继续道:“不过恐怕不会有人告诉你,李歆玉二十五岁结婚,老公比她大四十岁,她还是小三上位。而且她不工作也有钱的原因很简单,因为老公是个富豪,离婚之后她分了老公一半儿财产。”

他两手一摊,“你看,那篇文章说的也是实话,只不过他不会告诉你故事的前半段。”

姑娘哑然。

半晌,她不服气道:“你怎么知道韶华老师写的文章?再说韶华老师明明说李歆玉是新时代的独立女性......你肯定是编的!”

王泉长叹一声,无奈笑道:“因为那篇文章就是我写的。”

姑娘:“......”

............

姑娘走了。

王泉这次相亲再度宣告失败。

不过他不后悔。

因为这姑娘明显看不清自己位置。

从一上车开始就挑三拣四,一会儿是“你车开的不行,我同事开的比你稳多了”,一会儿是“你车窗玻璃的颜色太淡,我喜欢颜色深一点的”。

姑娘,是你父母找我想让我见你一面,不是我求你。

拜托你先搞明白状况行不行?

抿了口咖啡,摩卡甜的发腻的味道让他眉头微皱。

下次还是点星冰乐好了。

侧过头看着天边的火烧云,他心情好了不少。

算了,就当是出来散心。

诺基亚经典铃声响起,他掏出手机,看了眼来电人,旋即接通:

“放。”

“你相亲完了没?”那边传来略带沙哑的好听女人声音。

王泉“啧”了一声,“你怎么知道完了?”

“就你这钢铁的样子,不完才怪呢。”

“啧,我现在在星巴克。”

“好嘞!我马上到!”

十五分钟后,一阵腌入味的香风刮来。

一个姑娘坐到了王泉对面。

这人一头齐腰黑发,脸上化了不甚明显的淡妆,上身白T恤,下身牛仔裤搭着一双椰子350满天星。

除此之外没其他首饰。

姑娘一坐下来就是满脸坏笑,“嘿嘿,怎么失败的?说来乐呵乐呵呗~”

王泉把刚才的事情大致说了说。

“噗哈哈哈哈~~~我就知道是这样~”姑娘笑的前仰后合,胸都笑大了一圈儿,“之前那姑娘怎么说来着?你想加人家微信,结果人家说不用微信,没想到第二天因为工作正好跟咱公司对接,结果还主动加你微信。当时你那表情可真有意思。

“还有之后咱公司那个朱诺,你送人家上下班,后来表白的时候人家说有男朋友了,结果你觉得丢脸直接辞职跑路,噗~~~

“还有那个小刘看上你了,暗示你说晚上不回去了,结果你带人家跑网吧玩儿了一晚游戏。

“还有还有!小孙说保温杯的水都放了一天怎么还那么烫,结果你说保温杯真牛逼,链接多少~~~”

等笑够了,这姑娘才恢复正经,“说起来你也挺搞的,明明有车有房没贷款,结果都二十七了还没对象,相亲也十多次了吧?话说你上次谈恋爱是什么时候?高中?”

“啧,我还父母双亡呢。”王泉黑着张脸,“你不也一样,名字叫叶笙歌,结果也没见你夜夜笙歌,二十四了还没对象,明明长得挺不错。咱俩大哥不说二哥。”

他又不是没情商,那些姑娘就是他不喜欢人家,所以间接拒绝罢了。

“我那是工作忙。”叶笙歌混不在意,“再容我狡辩一下,除了上班儿之外我可还在老君观兼职当道士呢,没还俗之前可不能结婚。”

说着她抬眼看了看王泉,“要不我给你看看相?”

“行呗,反正你要算的不合我心意,我就报警举报你搞封建迷信。”王泉翘起二郎腿,一边扭头看窗外来来回回走着的姑娘一边唠家常,“话说你还在那新媒体公司写女拳文呢?”

他跟这姑娘之前是同事也是朋友,那公司就是写那种挑动情绪公众号,然后接广告捞钱的公司。

王泉以前就是扛把子,他亲眼见证了一个同行接一个广告从两千块涨到了八十万。

不过写那东西恰烂钱对不起自己良心,再加上有了些其他机遇,他就果断跑路了,都不带一点儿犹豫。

他性格就这样,冷静,善于借势,并且适应力超强。

也许这就是在社会摸爬滚打六七年打下的基础?

“没,自从你这个顶梁柱辞职跑路之后业绩是一天比一天差,一年前公司就倒闭了。我现在给一红娘平台上班呢。”叶笙歌随意应了一句,然后手指敲敲桌子,“别不耐烦,脸扭过来。”

“我现在都怀疑我找不到对象是不是当初写女拳文的报应。”王泉于是正脸儿看她,“我这不是怕你心动嘛,到时候你们道观老道士来找我麻烦的时候我怕揍他被碰瓷儿。”

叶笙歌沉默了。

有一说一,这家伙确实挺帅。

一米八左右的个子,不胖也不瘦。

山似玉。

玉似君。

见她望来,王泉温温一笑,让兼职小道姑一时间都有点儿被迷花了眼。

“咋了?要臣服在哥的休闲裤下了?要不哥把胸肌借你靠靠?你身材这么好我也不算吃亏。”

“呸!”叶笙歌啐了一声,“难怪你找不到对象,就是可惜长了张嘴。”

说罢,她开始认真替他看相。

这看着看着.....她一双弯弯柳叶眉就微微蹙了起来。

王泉直乐呵,“你可别说我印堂发黑啊,这年头骗子都没这么玩儿的。”

叶笙歌却没接他的腔,只是喃喃道:

“奇怪......你这一生命犯桃花煞,一生红颜无数,奈何,一男多女恰如逆水操舟。若你无法规划好此事,则注定死无葬身之地......”

简单来说,就是诚哥再世。

但这家伙分明单身多年,这是为何?

王泉右手揣兜里摸了摸烟盒,但最终还是没掏出来。

他慨然长叹:“真的吗?我不信。

“我身患绝症,叫做穷,一世注定无法大富大贵,顶多就是有一套一百三十平的房子,还有辆宝马三系。

“并且四年前就有个算命的说我命犯天煞孤星,注定孤独一生,所以我快二十八了还没有女朋友。

“而且我打游戏还菜,一直黄金白银徘徊。

“虽然平时吃穿无虞,但也数年未曾给自己添置新衣。每到夜深人静,内心的苦楚与凄凉纷纷涌上心头。

“那算命的果然没说错。”

“小了,格局小了。”叶笙歌往沙发上一靠,表情不悦,“不知那位此刻在何方?小道倒要上门讨教一二。”

她就连自称都变了。

王泉轻笑:“你不会想去见他的。”

叶笙歌拍的两座高山噗噗闷响,傲然道:“小道一生走南闯北,绝不会算错,那人八成只是个江湖骗子罢了。”

走南闯北?是走遍各大漫展吧......王泉不动声色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

道姑疑惑:“所以?”

“所以我当时一通110举报他搞迷信替人算命敛财,现在他应该正在里面捡肥皂呢吧。”

叶笙歌果断道:“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我平生最恨的就是这些搞封建迷信的家伙!”

“少废话,你找我肯定有事儿,直说吧。”王泉抬手看了眼时间,“不说我可走了啊。”

这姑娘什么都挺好。

人特别特别漂亮,身材也好,腿长腰细大大大的。

就是可惜长了张嘴,这性格怎么就支棱不起来呢?

搞的王泉跟她太熟了之后反而没那方面的想法。

叶笙歌果断丢掉节操,“别呀!那我可直说了啊,我就是想让你在我们相亲平台办个会员。”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