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美好的时光

听书 - 丞相大人来逼婚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四月的天气温暖舒适,枯树已经冒出了新芽,草地也披上了绿色,踩上去软绵绵的。

在一片空旷的草地上,一群人正在观看射箭比赛。

草地上分别竖着两个靶子,一个一袭白衣的年轻公子和一个一袭黑衣的壮汉各自站在自己的靶前几十米的地方,弯弓搭箭瞄向靶心。看着两人蓄势待发的情形,观看的人都甚是紧张。

“苏壮,你说谁会赢?”一个穿着一身红色汉服的女子跟旁边一身水清色绸缎的年轻人问道。

“肯定我大哥会赢,要知道他可是从来没输过!”苏壮信心满满的说道,在他眼里,大哥无所不能,只是为人太低调,以至于别人都看不到他的真正实力。只有他这个做弟弟的略微了解一点大哥,但是大哥的实力究竟有多强,他还真不知道,只知道凡事只要大哥一出手,那是必胜无疑。

“苏凡,还要比吗?要知道我可是有名的神箭手,从来都是百发百中,没输过的。”黑衣壮汉是当朝有名的镇远大将军赵虎,此次他是路过这里看望恩师,没想到恩师居然让他和白衣公子苏凡比试一番,不为别的,只是想试试苏凡这么多年的学艺如何。

生性桀骜不驯的苏凡看向赵虎说道:“既然比赛已经开始,我怎能临阵脱逃,那样好像不是男子汉应有的行为。”

“说的好。”赵虎是个粗犷豪爽的人,听到苏凡的话语,甚是欣赏,不由得开心赞道,并说话的瞬间将箭射了出去。

苏凡见赵虎的箭已离弦,马上也将自己的箭射了出去。

离弦的箭飞的很快,虽然苏凡的发箭时间比较晚,但是箭速却比赵虎的要快。两只箭几乎同时插入了靶中的红心位置,令人奇叹的是苏凡的箭居然穿过了靶心继续向前飞行,到了前方二十米的时候,深深的插入一棵大树。

“好深厚的功力!”赵虎抢先一步跑到大树边拔下箭,双手捧到恩师苏振山面前说道。

“不错。”满面红光的苏振山坐在椅子上,捋着山羊胡子点了点头。

“老兄,这凡儿平常闷闷的,没想到这么厉害。”一个胖胖的老头坐在苏振山旁边的椅子上高声的赞叹道,满脸的喜悦之色。

“飞弟,小孩子不值得夸也。”苏振山表面上平定的说道,心里却是很开心的。

比赛已经结束,此时草地上好热闹,大家围着苏凡说道:“苏凡,你好厉害,没想到你身手这么好。”

“雕虫小技,不足为道。”苏凡擦拭着手上的弓箭,淡淡的回应着,丝毫没有觉得自己有多了不起。

“凡哥,你知道吗?我很为你紧张的,刚才我还以为你会输呢?”一个一身橘色衣服的女子看着苏凡紧张的说道。

“是被镇远大将军的名号吓住了吧?”苏凡把弓箭放在一边,看着女子微笑着说道。

“是的,镇远大将军很有名的。”橘色女子看着赵虎威风凛凛的样子,满脸的敬佩之色。

“月儿,许给我这个平民子弟是不是后悔了?”苏凡看着女子紧张的问道,对于这个比他小两岁的漂亮女孩,他还是很喜欢的。

“凡哥,嫁给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心愿,我怎么会后悔!再说你可比他帅多了!”毕月感觉到自己有点失态,马上柔情满满的看向苏凡改口说道。

听着毕月的夸奖,苏凡露出了满面的笑容,羞涩的说道:“我马上会娶你进门的。”

“凡哥,那你快点,我已经二十岁,都等不及了。”毕月催促道,完全是迫不及待的样子。

“老兄,这凡儿和月儿今年即将完婚,你让凡儿和镇远大将军比试,不会是想让凡儿参军吧?”胖老头紧张的问道,要知道这苏凡可是他未来的女婿,可不能让女儿一嫁入苏家就独守空房。

“飞弟,你觉得年轻人不该有所作为吗?”苏振山看向两个儿子,好希望他们能有出息。

“老兄既然已有打算,我不好掺和,只是月儿咋办?”毕飞和苏振山乃是八拜之交,一向从来不分彼此。此时为了女儿的婚事,他丝毫也没有在乎女方该有的身架,直接了当的说出了心中的顾虑。

“凡儿已经二十二岁,月儿也已二十岁,你看让他们下月完婚怎么样?”苏振山端起一杯茶,用茶盖撇了撇碗里的茶叶,喝了一口,以征询的眼光看向毕飞。

“会不会太急?”毕飞觉得婚姻毕竟是终身大事,不可太草率。

“你还有什么宾客要请吗?”苏振山放下手中的茶碗说道。

“老兄,这么多年我很想念我的亲人的,想趁着月儿大婚的时候,请他们一起来聚聚。”毕飞伤感的说道,如今他领着毕月生活在京城已经二十年,好久没有和家乡的亲戚来往了。

“我能理解,孩子们都已长大,我们又一天天的老去,想念亲人是很正常的,这样我们婚期稍微延后半年,给你时间去准备,咋样?”苏振山还是很替毕飞着想的,他觉得半年的时间足够准备好一切的。

“老兄,没问题。我现在就开始通知亲戚,半年以后我们就选定良辰吉日为他们完婚。”毕飞高兴的说道,毕竟对于苏凡他和女儿都是很钟意的。

“父亲,我们想出去逛逛可以吗?”苏壮跟苏振山央求道。

“去吧,今天天气这么好,你们想去哪就去哪。”苏振山平时很惯着儿子们的,几乎对他们是有求必应。

春末的郊外,一切都透着大自然的气息,让几个年轻人很是开心快乐。

“大哥,你看那边有几个人在骑马,我们过去看看。”苏壮是个耐不住寂寞的人,哪里有热闹就往哪里赶。

“你们去吧,我在这给你们看车。”苏凡是个很闷的人,性格完全跟苏壮相反,喜欢安静的环境。

“凡哥,我很快会回来的。”毕月也很想一起去看一下骑马,就跟苏凡招呼道。

“那你们注意安全。”苏凡看他们走后找了一棵大树爬到上面,倚在树杈上休息。

“小姐,你到底会不会赶车,我好怕啊!”闭着眼睛的苏凡忽然听到树下传出女子惊慌的叫声,睁开眼睛看向地下。

“我…我…”一个穿着靓丽的黄衣女孩惊慌失措的答不出话来,但是仍然拼命的拽着马僵绳不肯松手。

“小姐,我就说不要出来,你偏不听,现在肯定会被老爷骂的。”坐在车里的女孩埋怨道,可能是受到了惊吓,说话的声音都变了。

“我…”黄衣女孩此刻并不担心被骂,只是害怕马失去了控制,会给车上的女孩带来危险。

苏凡一眼看出黄衣女孩根本就不会赶车,刚想翻下身去搭救,却见黄衣女孩驾着受惊了的马直接撞向了自己的马车。

“啊?终于停下了,吓死我了。”苏凡的马车阻挡住了黄衣女孩的马车,让黄衣女孩的马车终于停了下来。

马车里走出一个丫环打扮似的女孩,看着黄衣女孩惊慌的说道:“小姐,你撞了别人的马车,这可怎么办?”

黄衣女孩见苏凡的马车没有主人在,故意扯着嗓子喊道:“谁的马车停在这里,居然撞了我的马车?”

“你讲不讲理,我的车停在这里没动,是你的车自己撞上来的,怎么会是我的马车挡了你的道!”苏凡一个漂亮的翻身从树上落了下来。

“哇,好帅啊!”丫环看着一袭白衣的苏凡痴痴的说道,被苏凡漂亮的落地姿势所迷住。

黄衣女孩见苏凡超凡的气质,还有俊朗的外形,不由得脸色一红,少女的羞涩让她感觉甚是丢脸,明知是自己的错,但仍是刁蛮的说道:“你的破马车我觉得应该拿到修理厂去修一下了,以免老在这里撞坏别人的马车。”

“是应该去修,不过不是我去修,应该是你去修。”苏凡看着黄衣女孩绝美的容颜,还有华丽的穿着,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孩。他认为做人不可以太张狂,于是就以凌厉的眼神看向黄衣女孩。

“你的马车又不是我撞坏的,凭什么我去修。”黄衣女孩看到苏凡的眼神并不害怕,反而抬起脚刁蛮的照着苏凡的马车踹了一下,她这种粗鲁的举止跟漂亮的容颜很是不配。

苏凡见了甚是生气,觉得这种女孩根本就不可理喻,想上去把马车赶向一边。就在他转身走到车前,拿起鞭子想赶马走的时候,马车的蓬子哗的一下塌掉了。

“啊?”黄衣女孩和丫环看着苏凡的马车不由得惊呼道。

“还说不是你的错,我的马车这是怎么回事。”苏凡停下手里的动作,来到黄衣女孩面前,指着马车生气的说道。

“我怎么知道是怎么回事,我想对你这种人来说更需要的是钱!”黄衣女孩二话不说,从怀里掏出一大堆的银票,随手扯了一沓硬塞在苏凡的手里。

搞不懂女孩的苏凡捏着手中的银票一下愣在那里,生性不善于言辞的他,看着黄衣女孩领着丫环上了马车,并扬鞭离去的背影,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

“小姐,你这样做好吗?”丫环坐在马车里,掀起车帘回头看到傻愣着站在原地不动的苏凡,觉得小姐好过份。

“别管他了,我们还是先出去玩要紧。”黄衣女孩坐在马车上,抬手扬起鞭子抽向马儿,打算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

“大哥,马车怎么坏了?”苏壮和毕月他们回来后看到坏掉的马车问道。

“被人撞了。”苏凡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早已收起手中的银票,开始动手修理马车。

“是谁给撞的这么厉害,宽宽的大道他不走,为何要撞向我们的马车?”苏壮生气的大叫道,觉得这人要么是故意的,要么就是眼瞎了。

“你们先在这休息一会,我很快会修好的。”苏凡是个凡事都有提前准备的人,此时的他好庆幸出来之前,在马车上放了一个小小的修理箱。

看着苏凡利落的动作,穿红衣汉服的女孩佩服的说道:“月儿,凡哥真的是个好男人,可真是什么都会。”

“燕儿,你的意中人也不错,苏壮可是当下少有的公子。”毕月看向红衣女子赵燕说道,希望她不要光看向别人的夫婿,要紧紧抓住自己手中的机遇。

“月儿,你说的没错。苏壮虽然没有凡哥那么出色,但是也是人中豪杰。”赵燕看向苏壮夸奖道。

苏凡很快修好了马车,跟毕月她们说道:“上车吧,今天是我的错,没有守护好马车,让你们两位小姐跟着受苦了。”

“大哥,我们是又饿又累,可不可以去城里下馆子。”苏壮提议道,他很享受现在的美好时光。

“可以,我请客。”苏凡豪气的说道,他觉得难得带毕月出来,今天带她疯狂一番有何不可。

京城里的车来车往,人很多。毕月和赵燕看着繁华的景象很是高兴,不停的指着问这问那。苏壮为了讨得赵燕的欢心,总是不停的耐心的解释着。

恭盛酒楼面前的伙计一看到苏凡立即喊道:“这位爷,里边请。”

苏凡站在酒楼前,看着酒楼特大的招匾,跟毕月她们说道:“在这吃可以吗?”

“凡哥,我们听你的,你选哪里,我们就上哪里好了。”毕月讨好似的说道。

赵燕是赵虎的妹妹,跟赵虎一样生性豪爽,痛快的附和道:“你是大哥,一切由你做主。”。

见两位小姐没有异议,苏凡就将马车停了下来,让苏壮先带她们进去,自己随后就到。

“苏凡,你怎么在这里?能遇上你真好。”一个穿着一身绿色绸缎的年轻男子看着苏凡惊喜的呼喊道。

“杨涛,好久不见了,你还好吗?”苏凡把马车交给了店里伙计,转身走到杨涛面前说道。

杨涛和苏凡是好朋友,对于苏凡的个性,他早已是了如指掌。现在看着苏凡冷若冰霜的脸,并不以为然,转身跟着苏凡进了酒楼。

“苏凡,有钱吗?借我一点,我要请一个小姐吃饭。”杨涛跟在苏凡身边说道。

“请小姐吃饭,不会是烟花女子吧?不借。”苏凡是个很正直的人,眼里容不得半粒沙子,绝不会助纣为虐的。

杨涛看着苏凡坚硬的态度说道:“不是烟花女子,绝对的是大家闺秀,长得非常的漂亮,我要是能娶了她,你就是给我神仙也不换。”

“有你说的这么好吗?”苏凡看着杨涛花痴的样子,觉得这杨涛是花痴病又犯了,见一个爱一个的毛病是改不了了。

“你看看,就是酒楼上座的那位小姐。”杨涛指着酒楼二楼上的黄衣女孩跟苏凡解释道。

“就是她?”苏凡的眼瞪的好大,惊得牙都要掉下来,没想到在这里又遇上了。

“你认识?”杨涛看着苏凡惊讶的眼神问道。

“何止是认识,如果是请她吃饭,我一分钱没有。”苏凡看向黄衣女孩厌恶的说道,不再理会杨涛,自顾自的走向酒楼雅间找毕月她们。

“凡哥,苏壮没有和你在一起吗?”赵燕看着苏凡一人进来,关心的问道。

“他不是和你们一起进来的吗?”苏凡觉得好奇怪,苏壮一向喜欢表现,怎么会把两个女子单独扔在酒楼里。

“凡哥,要不你去找找他吧。”赵燕紧张的说道,短短几天的时间,她已对苏壮产生好感,爱慕之心尽露无疑。

看着赵燕紧张的神色,苏凡也很想去找苏壮,但是又觉得在这鱼龙混杂的地方,还是保护好两位女子为妙,于是故作轻松的说道:“我了解苏壮是个做事有分寸的人,相信他很快会回来的。”

听到苏凡的解释,赵燕只有无奈的不停的看向门口,好希望苏壮能快点回来。

此时的苏壮正被当朝的瓦丞相堵在了酒楼雅间之内,紧张的不知所措。

“苏壮,欠我的钱什么时候还啊?”瓦丞相一脸和蔼的看着苏壮说道。

“丞相大人,再给我宽限一段时间,我很快就会还你。”苏壮见当朝丞相表面和颜悦色的面孔,心里是并不感激,反而暗暗的将他骂了千万遍。

“苏壮,我已经宽限你半年了,要知道老夫也是有家人要养活的,你不还钱给我,我怎么养活他们。”瓦丞相故意在苏壮面前卖起了惨。

看着瓦丞相装得悲惨样,苏壮真是恨不得抽自己嘴巴子,怪自己第一次做生意赔钱,竟然有眼不识泰山,借钱借到了丞相家里。以至于这半年被丞相追着要钱,搞得自己整天做噩梦。

“丞相大人,求求你再宽限我一段时间好吗?”苏壮低声下气的哀求道,这辈子他还没有求过人。

“我是一个宽宏大量的人,现在摆在你面前有两条路可以走,一个是要么还钱,另一个就是要么娶我的女儿!”丞相大人一改刚才的悲惨样,趾高气扬的宣布道。

“娶你的女儿?可是我已经有婚约了。”苏壮事实上一直没有定亲,为了应付丞相大人,脸不红面不改色的撒谎道。

“有婚约简单,回去退了再另娶不就行了吗?”丞相大人霸道的说道。

“丞相,做人怎么可以言而无信,我不能娶你的女儿。”苏壮强烈的拒绝道,他觉得丞相大人这么可恨,丞相的女儿肯定也好不了哪去。

看着苏壮坚决的态度,丞相拍着苏壮的肩膀说道:“娶了我的女儿,欠款一笔勾销,以后我所有的财产都是你的。”

“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你女儿肯定是有毛病,要不怎么会下嫁给我。”苏壮自言自语的说道,关键时刻他还是挺精明的。

“不要说我女儿有毛病!她是被火烧了才会毁容的,要知道她小时候很甜美可爱的。”丞相一说起女儿,满脸的痛苦神情。

“毁容了?”苏壮惊呼道,一想到大火烧过的脸庞可怕的样子,苏壮硬是头皮发麻,感觉世界末日到了。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