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一胎三宝:毒医娘亲不好惹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唔,好痛,手抬不起来了。”

身后传来女人的一声痛呼,嗓音娇柔软糯,听在耳朵里,痒痒的。

他依旧背对着陆卿凌,似乎不为所动的样子,陆卿凌努力的抬起自己的肩膀,想要穿上衣服,却怎么也穿不进去。

只听得那呼吸声越发的急促。

“啊!”

又是一声压抑的痛呼,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给绊倒了,楚行烈心中一急,慌忙转身接住,当那双明显粗粝的双手接触道女人柔软细嫩的肌肤时。

他便如同触电般,浑身僵硬,灼热在瞬间将他侵蚀。

“哎呀,真是的,怎么连衣服都穿不好了呢。”

陆卿凌趴在他怀里,苦恼的很。

“陆卿凌!”头顶上传来那人咬牙切齿的声音,陆卿凌越发的委屈了。

盈盈双眸泛着水光,抬眸可怜的看着楚行烈哀求:“阿烈,你帮帮我好不好?”

“……”

没有哪个男人能抵挡得住陆卿凌这般柔软的哀求,媚眼如丝,又带着委屈可怜,泛着水光,勾魂摄魄。

“听着,本王知道你能自己穿好,你不必用这种法子来试探本王的底线!”

楚行烈掐着她的下巴,双眸与之对视。

“陆卿凌,你若惹火了本王,这火,可得你亲自灭,明白吗?”

他已经忍耐到了极限了,以前从未觉得女人如何美味,如今陆卿凌在他面前,他便如同即将渴死的鱼般,而她则是上天赏赐给他的甘霖。

一滩水在他面前柔软的不可思议,男人的脑子里就中免不了要去想别的事情。

这一想,便如同星火燎原,越发的不可收拾了。

可陆卿凌就听不懂,懵懂的眨了眨眸子,如同迷路的羔羊般。

微微歪头问:“我不明白。”

“你!”

楚行烈从未被一个女人气的想要挥刀自宫的冲动。

他的脖子已经红了,身子也越来越热了,隔着布料陆卿凌都能感受到他身体里散发出来的炽热。

他身上那味道,是她觉得最好闻的。

“哼,既如此,那便让你尝尝火的滋味儿!”

陆卿凌暗道一声手,脚尖一勾,衣服落于掌心之中,却在瞬间被男人抢了过去。

他抓着她的后脑,让她离不开自己。

冷笑道:“这会儿反应过来了?晚了!”

这死女人,在惹了他之后竟然还想跑?别说门儿都没有了,便是老鼠洞,他也给她焊死了!

“唔!”

当唇上传来一阵细微的疼痛时,此刻陆卿凌才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做自作孽不可活。

像楚行烈这种看上去禁欲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男人,一旦爆发,将会是很可怕的存在,她惹不起,自然还是躲得起的。

一掌劈在他的胸膛,从他手里抢过自己的衣服,旋转间,衣服已经穿在了身上,所有的地方都遮的一丝不漏。

她气愤的咬了咬牙:“你当真是属狗的,不过是捉弄你一番罢了,居然咬我!”

陆卿凌吃痛,摸了摸自己的嘴唇,估计都留了牙印了,一时半会儿也消不去,这让她还怎么出去见人!

男人极为好心情的扬了扬春,摸了摸她的唇,轻笑道:“既如此,那往后便不要再随意招惹本王了,否则,便不是方才那般轻松了。”

陆卿凌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怒骂:“疯狗!”

男人扬眉:“那本王也是只咬你而已。”

陆卿凌推开门,不想和这厮待在一起,着实是气人了些,况且,这都白天了,要是将军府里的人见不着她,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事情来。

“我还有事,昨夜多谢晋王殿下出手相助,我就先走了,告辞。”

“……”好个无情的女人!

这么快就想把他打发走了。

“等等。”

“你身上的伤……”他眉头又皱了起来,耳朵还泛着可疑的红。

喉结处有一颗小小的黑痣,随着他说话,便一起上下起伏。

也不知怎的,陆卿凌的视线就猛地盯着他的喉结看,一时间竟然有些移不开目光了。

强行移开视线,她摸了摸自己的肩膀,目光看向他,说:“我也不知道,这还是第一回。”

“以往受伤,都从未出现过这种状况。”

她也很疑惑,不过她想,这应该和她手上的镯子有关,不然的话,连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向自己解释眼前这一切。

陆卿凌又问:“殿下以前可曾听说过玄学?”

“玄学?”

“嗯。”她点了点头,目前原主的记忆里,并未出现过任何有关于镯子异样的事件。

至于那道金光……就更无从说起了。

“你是说,将军府的金色光柱,和你身上自愈的伤口么?”

“嗯。”

“那光柱自然不是像陆萋萋所言那般荒谬。”

陆卿凌也很想弄明白这一切,只是现在什么头绪都没有,想要知道的话,估计得去问殷雪了。

不过殷雪死了那么多年,就更无从下手了。

“卿卿放心,你身上所有的秘密,除了本王,不会再有第三个人知道。”

他知道陆卿凌从来不会轻易的去相信一个人,如今能和他说这些,就证明陆卿凌已经把他当做自己最信任的人了。

“多谢殿下。”

她冷淡的仿佛刚刚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楚行烈并不在意,她天性如此,总不能让她强行去改变自己的性子。

“你可知昨夜伤你之人是谁?”

陆卿凌功夫高强,能伤她的,必定也是顶尖的高手。

陆卿凌仔细的想了想,道:“我想,应该是那魔宗宗主,沈莲。”

“他居然也来了!”

果然是他。

沈莲!

那沈莲在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千面魔王,每一次示人,都是一副不同的面孔,所以江湖人中并没有任何一个人见过他真正的样子。

也有传闻说,因长相丑陋,这沈莲素爱剥人脸,用来装在自己的脸上,以此示人。

但传闻始终只能是传闻,从未得到过证实,所以也并不知真假。

不过沈莲却并不是一开始就是魔宗宗主,原先的魔宗宗主是被沈莲用极其残忍的法子杀害之后,夺位而上的。

至于来历如何,并不知晓,只知他是不可多得的炼药天才,一手毒药出神入化,又极其擅长排兵布阵。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