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虎口脱了个险 第一章 菜僧普义

听书 - 缘在异世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石龛苔藓积,香径白云深。

双树含秋色,孤峰起夕阴。”

安东县,某朝的武备征战之地;安东,听地名也就知道此地的地理地貌,已经是平原尽头,山深林密,交通不便,易守难攻,也才需要驻扎大军,震摄东域的蛮夷。

孤云峰,就多少有点夸张的意味了,并没有直插入云,一览众山的孤傲,反而是群山之前,最靠近县城的一座小山峰,得益于东边海洋气候的影响,峰上杂树葱郁,怪石磷磷。

已是傍晚时分,正在下班途中的斜阳懒懒的照耀着这一方天地,东天已然是一片黛青,西天犹有一抹幽蓝,几片云朵离得高了,呈现着粉色的淡红。

孤云峰的半山腰处,青绿的树叶在夕阳下更显苍翠,在树叶间挑出一条黑色的斗檐,并不显目,稍不留神就会忽略。而细看下去,那条黑色的斗檐后是一道黑瓦的屋脊,屋脊到是颇有几分大气与气势,四角飞檐上挑,可屋脊下那灰黄的土砖屋墙,灰中带黑的破败木门,及门上梁下悬挂的那块黑得灰不溜秋,努力装做庄严肃穆的牌匾,及牌匾上那几以不可辨识的四个方方正正的四个大字“宝林禅寺”,都在诉说着建筑物的狼狈与不堪。

原住民都知道,此处原本并没有什么寺院,只是记不起在哪年,有一个云游而至的中年僧人相中了这块地方,号称此地有灵气、山后有佛光,当为大兴之地,多方奔走与化缘,历时五年终于建成了这么个狼狈的寺院,并亲自取名为“宝林禅寺”。并期待着有朝一日可以比肩“少林禅院”。

只可惜理想总是那么丰满,现实却是如此骨感,地辟林深,附近又没有什么名胜古迹,山青水秀得有限,占卜打卦还经常出点错,所以收受香火情况也可想而知,只是中年僧人已然变成了老僧,弟子收了五名,在此自耕修行。老僧自称怀恩大法师,说是中原名刹“少林寺”的核心弟子,因怀了普渡众生之志云游四方,某日梦见佛祖东向而座,左掌平摊,右手竖独指向天,顺指望去,一朵孤云停在佛祖上方,亭亭有如华盖。所以他便一路东来寻觅,到了这里远远看见群山佛光隐现,再一打听,居然有个孤云峰。那一刻便如醍醐灌了个顶,茅塞顿了个开,我的上帝,圣母玛利亚在上,这里肯定是佛祖托梦的兴法之地。

只可惜这么好的故事,怀恩大法师讲述得太平淡无奇,有失名寺核心弟子的水准,常常令听故事的老汉与妇人难掩倦色、哈欠连天。毕竟现在文化娱乐水平有点高,电视剧看得有点多的人很难被这种桥段打动了。老僧也想要刻碑铭记这一盛事,可是一口的白话描述,加上石匠大人高达三百元的漫天要价,让怀恩大法师痛心疾首之下,拖着石匠大人的手给人看起了手相,言说石匠大人掌中五岳不均,东高西低,中岳独耸,主命中孤独,无子之相。一番话还没说到让石匠大人行善积德,学习前贤为佛门捐财捐物,消灾解难呢;让前来送饭听了个清清楚楚的石匠娘子脸上青红交替,怀胎七月产子的石匠娘子早就听多了风言风语,这次气得忘记了菩萨怪罪,拿起扫帚足足将怀恩大法师撵到了半山腰。刻碑的事把个石匠大人开罪了,那就不了了之吧。

说远了,宝林禅林的“大殿”外是一块碎石铺就的小平台,缝隙里勉强用水泥涂抹了一下,凹凸不平的平台上放着一个不大的生铁香炉。香炉内盛了半炉沙土,沙土上零星散布着点点香灰的痕迹,插着不多不少的三根细细的线香已经燃了近半,犹自在袅袅的冒着青烟,微微的山风一吹,便真真的烟消云散尽。

平台两边就是灰黄的泥土地,四处散落的凤尾状灰黑叶片及地上一个个规则的圆洞出卖了自己的身份,这是菜地,采收过冬季白萝卜后还没整理的菜地。“谷雨前后,种瓜点豆”,南方春天的太阳虽然不比夏天,可此时也有点咄咄逼人的架势,也就是夕阳西沉时,天光正好还不晒人才是干农活的好时候。这不,菜地里正有个年青的光头和尚挥舞着锄头在埋头苦干,身边是一小块翻过的菜地。南方雨水充沛,虽然经过了几天的太阳曝晒,晒干的也只是泥土表面的水份,一旦翻转过来,原来灰黄得带点颓废意味的泥土便被湿润得接近黑色的泥土掩盖。时不时有红色、绿色的蚯蚓被翻出来,又急急弹动着、扭动着圆滚滚的身子往散碎的泥土里钻,又或者是不知名的甲虫被带了出来,急吼吼的飞速往别处跑开。

青年和尚一袭灰色的单层僧衣,虽然在这犹带点凉意的春季显得有点单薄,可是后背上也已经露出了点点豆大的汗斑,看来是忙活了一阵子了。和尚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长相五官极是普通,唯一能给人深刻印象的就是黑、瘦,以及一脸的憨厚,让人提不起防备的那种。

他本是山下人家的孩子,初中毕业时父母搭邻家的三轮摩托车去赶集,一车翻下了山沟,双双身亡。本就是平平的农民之家,无证驾驶、无证经营的邻家司机也在车祸中遇了难,虽然法院判决有赔偿款,可失去主要劳动力的邻居家怎么拿得起。身为家中还没长成的独子,父母双亡后生计就成了问题,虽然也有叔伯亲戚,但家境都不是很宽裕,特别是婶娘伯母们一想到收养后还要供念书,还要考虑婚配这一堆头痛的事,就怎么着也不肯收留了。恰好老僧在合适的时间出现在了合适的地点,说着合适的语言:“小伙子天阁饱满,地阁方圆,只可惜眼长眉短,夭寿之相啊。只是中岳挺拔,鹰鼻如钩,这便从夭寿之相转成了克亲之相……”,直说得小屁孩是逮谁克谁,最后自然是怀恩大法师本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大慈悲心,渡他上山落草为僧皆大欢喜了事。当然,若非有老僧收留,想他虽则不致饿死,可也早不知该是浪迹何处去了。老僧收留他后,给他赐了法名“普义”,再行剃度,便算是皈依佛门,那年他十四岁。因他年龄尚小,修行之余,老僧怀恩便叫他在寺外菜园内帮手。一恍四年过去了,普义也长成了个大小伙子,长相极是普通,扔入人群中再难觅得一个他的那种普通,并无过人之处,只是长年的菜园劳作,闲暇之余练练老僧教导的“少林罗汉拳”,所以身板到是较同龄人要结实些。

“普义、普义……师父叫你去一下!”一把急促而又沙哑的破锣嗓音自破败的大门里传了出来。

“好的,就来。”青年和尚一边急冲冲的应道,一边顺手把手中的锄头大力的挖入泥土中,然后急步向大殿旁的东厢房走去。这个可开不得玩笑,去得慢了,少则一通喝斥,轻则一顿戒尺,触了霉头还要佛祖面前罚跪饿饭。寺中每天可是只有早晚两顿饭,哪一顿饭没吃到,那一天都不那么好受。

到得东厢房门前,普义小心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特别是搓了搓手,重重的跺了跺脚,把泥土抖落干净。这才抬起手来轻轻的扣了扣和大殿同样破旧的木门。

只听得里悉悉索索的一阵纸响,好一会儿才听见一把老迈的嗓子仿佛快速吞下什么东西后带点噎噎的声音响起“进……进来。”

普义轻轻的推开只是掩着的门,已是黄昏时节,东向房屋光线更差,所以室内开了一盏灯,桔黄的白炽灯光正从房梁下洒向整个室内,并不太亮。室内竟然装饰了木地板,正宗的实木地板,但并未打磨光滑,这自然是普义等一班师兄弟就近取材的杰作。室内并不整洁,中央摆放的是一个粗木案几,西向是一排柜子,东向一个离地不高的实木卧塌,素蓝色的铺盖胡乱卷曲堆放在塌上,铺盖下还有着怀胎五月式的突兀隆起。塌与案几的中间,一位老僧正努力威严的盘坐在淡黄色的布蒲团上,只可惜尖脸猴腮及虽然长着长长的寿眉却向下搭拉的眼睛,特别是嘴唇上明显的油光都无力授予他那份威严与超然世外的气度。身前案几上放着一个洗得发白的蓝花瓷杯里还有着半杯子,细细看去,杯子里还有些黄黄的碎末正在水里沉浮不定。

脱鞋进来的青年和尚知道来得不是那么巧,可能撞破师父正在独自享用糕点,心里有点微微的发紧。却装作浑然不知的模样,迅速启动低眉顺目模式,两眼焦点迅速投向自己的鼻尖,双手合十躬身揖礼“师父,不知唤普义过来有什么吩咐”。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