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还债 第一百六十八章 我有一个梦想

听书 - 宅唐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我有一个梦想”,李承阳觉得自己现在肯定再发光。

“我希望在这大唐,人人都书可以读”。

“我希望这个世界上不再是谁的拳头大,谁说的就是真理”。

“我希望我大唐的百姓,遇到事情首先想到的就是求助官府的帮助”。

“我希望我大唐永远都不再受到来自外部的威胁”。

“我希望这世上所有人都生来平等,没有人一出生就是贵族,也没有人刚一落生就会被打上下等人的标记”。

“我希望这世界上永远以我大唐为尊,凡我大唐子民,到了哪里都要受到最顶级的尊敬”。

“好了,我的愿望暂时就这些了”,说到这里,李承阳住了嘴,死死地盯住李纲,看看他会有什么反应。

“理想很好”,李纲盘坐起来:“但是实在是太难实现了,单单是第一条,你就不可能实现”。

“但是没有理想,那和外面拉磨的炉子有什么区别”,李承阳回到。

“所以你就这么想要钱?有了钱你就能让这天下变成你想要的样子”,李纲的语气颇为不屑,他不信这天下谁都能读上书。

钱不是万能的,没有钱确实万万不能的,李承阳对这话理解颇深。

“说说你为什么会有这种理想吧,不可能平白的你就出现了这种想法,总要有个原因”,李纲接着说道。

“原因,若是非要说是原因,那就是还债吧”,李承阳仰头看着天花板,嘴里喃喃自语。

李纲提笔把还债这两个字写下,拿起纸来冲着李承阳展示了一下:

“是这两个字没错吧,但是据我的了解,你不欠任何人什么,哪里来的债?”。

不欠任何人?李承阳噗嗤一笑。

哪里不欠任何人,他欠的人多了。

冯立和他那五百守军,现在还时不时的去李承阳梦里露个脸。

颉利走后,那数万被裹挟的流民,还有突厥一路从灵州到长安造成的杀戮,哪样不是欠的债。

全大唐的人都是他的债主,如何不能还债?

“不用管这些,反正小子就是欠了很大一笔债,可能直到死都还不清楚,之后做的,也就只可能还上个皮毛而已”,李承阳冲着李纲笑了笑。

原因当然不能告诉李纲,不然他的底细不就暴漏了。

难不成告诉他,我知道颉利回来,只要我早几天反应过来,提前把罗艺拿下,颉利根本接近不了长安周边,最多就是和以往一样,简单的劫掠一番就会退走?

或者告诉他,本来颉利的前锋就不打算渡过渭水,是他这个太子出现在了便桥,才让突厥人起了试探的心思,所以那五百守军加上五十护卫全都是冤死的?

这些事情一辈子都只能憋在心里,无论如何也不能说出去。

李纲理解的点点头,太子说欠就欠吧。

“所以你才想要这么多钱?”。

“对,我想做的事情不仅仅是有钱就可以完成的,但是钱是里面最重要的一项”。

“那你知不知道,就算有了钱,也不会有那么多书,就算所有的书局不眠不休的抄录,达到你想要的成果也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李纲随手抽出来一本论语扔到李承阳面前:

“这本书,可能你这里有很多,但是你是太子,所以你才有了这么多的资源,但是你可曾亲自见过书是怎么出来的,那都是人们一笔一笔的抄录下来的,一本书,抄错了就废了,你想我大唐的千万子民都有书读,无异于痴人说梦”。

李承阳看着那本书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突然对着李纲伸出了手。

“借李师印章一观”,李纲他们这种大儒,那身上肯定带着自己的印章。

李纲从袖口中摸索了一下,拿出了一个小布兜,从里面掏出来自己的人名章递给李承阳。

刚递过去他就后悔了,只见李承阳一把就把他的印章按在了一旁的砚台上。

“你为何要如此做,这可是名家手笔,这世间可就这么一个,暴殄天物,暴殄天物啊”,李纲一个抢救不及时,他的名家出手的印章就落入了墨汁里。

“李师稍安勿躁,马上您就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了”,李承阳拿起印章来看了看,恩,不错,不愧是出自高人之手,刻得清清楚楚,墨汁分布的极为均匀。

把印章往纸上一按,李纲的大名就被清楚的印在了纸上。

李纲愣愣的看着李承阳的动作,随后又把目光移到了纸上,久久说不出话来。

没多久,李纲就开始一把一把的抓自己的胡子。

知道李纲开始砸自己的脑袋,李承阳才出手把老人家拦住了。

“就这么简单?”,李纲的胡子乱糟糟的抖动着。

李承阳点点头:“就这么简单”。

雕版印书法而已,李承阳自然不陌生,活字印刷术初中的时候寄学过,里都快把这东西写烂了。

李承阳一直好奇,印章这东西不知道多少年以前就有了,怎么这印刷术到现在还没被人提出来?

明明一模一样的道理,知道把自己的名字刻在石头上,省了签名的麻烦,就想不出来把书刻在石头上,省了抄书的麻烦吗?

李纲不断拿着自己的印章不断的印来印去,不多时纸面上已经密密麻麻都是他的名字。

“神物,神物啊,如此一来,这大唐的书籍将不再是个问题”,李纲激动的不能自己,抱着自己的印章激动的直夸神物现世。

李承阳看着李纲,虽说这雕版印刷是好东西,但是也不至于这么高兴吧,这大儒的心思他还真理解不了。

“不,不对”突然李纲把手里的印章狠狠的拍在桌子上。

“还有什么不对的,您这不是都亲眼见到了,只要把您这印章放大几倍,在往上面刻上书里面的字,那这印书不就快多了”,李承阳问道,明明都亲眼看到了,还有什么不对的,别是老爷子把自己高兴傻了。

李纲拿起一张纸,冲着李承阳道:“纸不够了”。

老人家的口气满是绝望。

“没问题,我会”,李承阳毫不在意的点点头,造纸吗,简单,用点麻就行,现在大唐早就有了,不过是因为抄书的原因,导致纸张的销量上不去,大不了自己来做,用点麻啊什么的就行。

李纲点点头,他也想起来了,现在只是因为读书人少,所以纸张也造的少,并不是产量不足。

“你还会什么,一并都说了吧,不然老头子怕以后承受不住”,冷静下来的李纲又恢复了那副仙风道骨的样子。

李承阳嘿嘿笑了两声:“会的很多,一时半会的想不起来,您老还是等着以后慢慢看吧”。

李纲捋了捋胡子:“好,那老夫等着,既然你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那我问你,你准备好了吗”。

“准备,准备什么,钱的事情过了今年就能解决,其余事情连开头都没有,现在谈准备是不是有些早了”,李承阳满脸问号。

“准备好和大唐所有人为敌啊?”,李纲表情平静,但是说出来的话却一点不平静。

“和所有人为敌?您为什么要这么说?”。

“世家,勋贵,乃至陛下,都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你打算怎么办?”。

李承阳低头想了想,摇了摇头,他还真没想过这些事,一切都还没开头呢,想那么多干什么。

“一定要做?”,李纲继续问道。

李承阳肯定的点点头,就算不是还债,他也不能白穿越这一遭;

“要不然我就先自己开个书院,人人都有书读不可能,但是能让一部分人读上书还是可以的”。

李纲想了想,点点头:“可以,这个愿望还有些希望”。

书院很久之前就开始出现了,现在他李纲的许多好友都开着书院,专门教书育人,李承阳要是开个书院,还是说的过去的。

“那就先试试吧,只要你能扛得住压力,老夫以后也想在你那书院里做个教书先生”。

李纲把话说完就起身离开了,留着李承阳在原地默默想着事情。

开个书院,做个校长,把自己的学问传开,这是李承阳一直想做的,就凭他自己的力量,实在做不成什么大事。

而且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他自己实在是和这个大唐格格不入,恐怕在别人眼里,他就是个怪胎吧,小小年纪,什么都会,什么都比别人强,现在还好,他并没有什么大的名声。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他肯定会做更多的事情,展露出更多的不凡之处,成为更多人眼里的怪胎。

并不是什么好事,比别人强一点没什么,别人还会佩服你几句,心眼小的可能还会诋毁上几句。

但是强太多那就不一定了,谁知道以后人们会怎么看他,把他送上刑场祭了天都有可能。

但是把自己的知识交给更多的人,那就不会有这样的问题了。

大家都是这么的清新独立,都是如此的超凡脱俗,那人们就很容易接受了。

所以无论是为了自己的心里过得去,还是为了自己的安全,亦或者单纯的不想让自己的后人继续面临着外地的威胁,李承阳这个书院是必须要开的。

至于世家不同意?那就斗呗,比上那么一比,实在不行那就快刀斩乱麻。

大不了把中原的战火再次燃起,李世民谨慎不愿意面对一个再次乱起来的中原,但是李承阳不介意。

长痛不如短痛,只要能把世家这个毒瘤灭了,什么代价都是值得的。

不过那是最坏的情况了,一旦战火再起,不知道还会出现多少杀戮,轻易的开启战争不明智。

现在还是先把钱挣了吧,有了钱,干什么底气都足。

把自己和李纲糟蹋的纸都丢掉,开始提笔写信,洛阳众一个也别闲着,都去给我买煤矿去。

只要治冰司所在的地方,煤块一个也不能丢。

把信写好,上好封泥,揣进怀里。

接下来的计划就要靠他了,可要好好保护好了。

天色快黑了,还剩点时间,再去厨房里弄点精盐出来,多弄一点是一点,那可都是钱呐。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