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穿了?穿了

听书 - 宅唐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人们总是幻想着,有朝一日,自己可以回到过去,凭借自己的远超时代的见识与知识立足于古代某一个朝代,左右逢源,佳丽万千。

李承阳作为一个新世纪完美的宅男当然也不免落入了幻想中,其实说起来李承阳的经历也堪称传奇,孤儿院长大的他,依靠自己勤工俭学读完了大学,正要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天降奇迹。

他在毕业后走出校门把旧书等东西卖掉换钱,卖掉的一百多块钱,随手全买了彩票,人算不如天算,原本赤贫阶级的他,因为一时的冲动,一夜暴富,获得了自己几辈子也花不完的钱。

而后李承阳买了一套房子,开始了自己的宅男生涯,日日钻在屋子中看小说玩游戏。

这不,前两天李承阳又看到了一本新小说,爱不释手,夜夜苦读。

连续三天没合眼,终于把这本小说看完,随后往床上狠狠的栽下去,在一睁眼,自己全款买的一百多平米三居室房子没了,手中捧着的手机没了,自己的衣服也没了。一切都不一样,古色古香的房屋内安安静静,屋子不小,有几十平米的样子,出乎意料的干净。

左手边是一排书架,因为距离李承阳睡觉的地方不算远,李承阳一眼就看到了一卷《孙子兵法》摊开在矮几上。

窗明几净,硕大的书架占了整整一面墙,最起码不是个赤贫阶级,算是好消息了,古代有书可以读的人家都算不错的了,兵法?可能还是个将门,兵法类的书籍等闲不得看,均被皇室和将门捂得死死的,生怕那一天被某个天才夺去,生出不该有的心思,大旗一举,来和他们掌权人一较高下。

回想起他的“前世”,姑且叫是“前世”吧,谁知道他还能不能回去呢,小说里不也有很多能来回与古代和现代的例子吗。

穿都穿了,万一能回去岂不是万事大吉,回头又想想,自己的突然消失会给别人带来什么影响,或者说,还有谁会在意消失的他,想来想去,可能除了经常来楼下收他喝完的饮料瓶子的大爷,没人会在意自己的消失吧。

“真的是失败啊”长叹一声,初来乍到的,两眼一摸黑,急需了解自己到底来到了什么地方。

突然想到,以自己还算不错的家世来看,应该都会有个贴身婢女来服饰的吧。随机抬高嗓门喊道:“外面有人吗,进来一下。”

被自己的嗓音吓了一跳,明显清脆稚嫩的嗓音,与自己“前世”那个30岁的沧桑的声音对比来说,最起码差了一半,把手伸进衣服,轻轻揉了两下,“呼,还好,该有的都有,就是好像还未长成”。

李承阳抽出自己的手,小了将近一半的白白嫩嫩的小手,果不出所料,‘自己还是魂穿’。

屋子的侧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个明眸皓齿的小脑袋先探了进来,巴掌大的小脸还带着一点婴儿肥,大大的眼睛里流露出挡不住的机灵。标准的美人坯子。

“少爷今天这么早就起床了呀,叫笑儿有什么事”仍是只露着一个头,清脆的声音从哪个小脑袋的嘴里传来。

“额,笑儿,今年是什么年来着,本少爷我有点睡迷糊了”李承阳顺杆子往上爬,一声本少爷叫的丝毫不脸红,美人胚子叫笑儿,应该就是自己的侍女,声音好听,人也好看,就是有点小了,不过嘛,萝莉吗,就是要养。。。不对,还是先了解一下现在是什么时候才对。

小脑袋歪了歪,仿佛今天的少爷感觉和以前不一样了,少爷一直自称我的啊,怎么今天还“本少爷”起来了,‘算了,肯定是少爷读书读傻了,管家爷爷就说过,总不出门,会把人读傻了的,可自己怎么办啊,笑儿以后可是要嫁给少爷的,还要给少爷生儿育女’。笑儿的脸渐渐的红润起来,生儿育女的事情越是不想去想越是顽固的在脑海中翻来覆去不肯离开。

“嘤”。

李承阳一脸懵逼的看着笑儿听了自己说完后,脸色慢慢变的羞红,红扑扑的小脸蛋让人恨不得上去亲一口。随后还发出了如此虎狼之音,让李承阳身形一震。随后收敛心思道:“你在想什么呢,今年是什么年间,本少爷忘记了”。

笑儿伸出小手揉了揉脸蛋,低声说道:“少爷,今年是武德九年呀”。

“轰!”,“武德九年,李渊,李世民,玄武门,长孙,程咬金。。。。”数不清的回忆与记忆如同一股洪流,狠狠的撞击在李承阳的脑袋中。

“嘶”李承阳只来得及嘶了一声,随后一头栽在床榻上,人事不省。

“呀!少爷你怎么了少爷,你可别吓笑儿啊”笑儿看着李承阳一头栽倒,几步从里屋冲出来奔向李承阳,边跑边喊:“管家爷爷你快来啊,少爷晕过去了,呜呜呜,快来人啊,少爷晕过去了,谁快来看看啊”。

笑儿话音刚落,门外便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来人一脚踹开李承阳的屋门,一眼就看到笑儿正在在李承阳身上胡乱的摸索着,而李承阳正躺在床榻上,眼睛紧闭,面色苍白。

“来人”。来人正是李承阳的大管家李固,约莫五十岁的年纪,微陀的身体,在大唐五十岁已经算是正正经经的老人家了,能活到这个岁数的寥寥无几,然而此时这个本该弱冢中枯骨的老人家身上却散发着一股股铁血的气息。

随着李固的声音落下,屋门外突兀的出现一道人影,没人发现他是怎么出现的,这人一言不发,浑身上下被黑衣缠绕,只漏出一双眼睛,单膝跪地,双手抱拳,面向李固。

“立刻去请太医,晚一刻你就不用回来了”李固头也没回的说道。

“喏”只见那人一抱拳,又是突兀的消失,干净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

李固看向李承阳,见他呼吸平稳,面色渐渐的红润起来,松了一口气,随即看向笑儿问道:“笑儿,少爷这是怎么回事”。

笑儿看着这个突然散发着铁血气息的老管家一时没有回过神来,被李固的一声称呼叫醒过来。咽了一口吐沫回到:“少爷刚刚醒来问了我今年是什么朝代,我说是武德九年,少爷就惨叫一声晕了过去,管家爷爷,少爷是不是像你说的,读书读傻了?”。

李固也是不清楚怎么回事,但是看到李承阳正在慢慢好转的身体,身上的铁血气息慢慢变得柔和。笑儿长出一口气,刚刚爷爷真的吓坏她了,那种好像管家爷爷随时要杀了她的感觉刺激的她出了一身冷汗。

“别是真的读书把脑子读坏了吧”李固想着,以前听到那些读书人有过读书入了魔,自己也就随口一说,可别真的让他说对了,如果李承阳真的傻了,这个院子里的人,有一个算一个,一根头发都留不下来。

李固想了想自己可能的结局,咬了咬牙:“再来人”。

还是屋门外,还是那个位置,嗖的一声,一个和之前去找太医的人相同的打扮的人又出现在相同的位置,单膝跪地,双手抱拳,不过这次这人说话了:“管家,我与老幺最少要留一个在少爷身边保护”,声音清冷,仿佛不带有丝毫的人间烟火。听他的声音仿佛这类人不止两个。

李固闻声道:“你还信不过老夫吗,有我在,谁需要你们的保护”。

清冷的声音随即又响起:“信不过”。

李固闻言脸色一阵青一阵红:“李一,你们这群人怎么这么死板,我最烦的就是你们这幅样子,那个老太监都交给你们什么了,好好的人儿,一个个的跟个棺材板一样”。

李一依旧还是那副样子,不带有丝毫情感的回到:“除非死,否则我暗卫众人必然不会让少爷脱离我们的保护”。

“知道你们这群崽子负责任,老夫我认栽行了吧,你在这看着,我去看看老幺那里,我的手牌他没带着”李固说着,迈步朝门外走去,从袖子里掏出来一块牌子,金灿灿的牌子在李一面前晃了晃,拉着门口一匹马策马而去。

李一看了看管家离去的身影,随后站起来靠在门边,闭眼抱剑而立。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