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师生的关系微妙了

听书 - 战国改革家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赵雍非常高兴自己的假相哥哥就这么为国急匆匆的四处奔忙,再见到赵兴之后,紧紧的拉住他的手:“得到了老师的钱币支持,胡服骑射的改革,已经有了长足的发展,现在我们已经训练整编出了4万,离着我们的目标已经不太远了。”

赵兴就打击他:“你现在的4万骑兵,只能说是步兵骑上了马匹,离着我那些由胡人组成的胡服骑射军队,相差还是甚远,不过这已经足够了。”然后就显摆的在自己的袖子里拿出了周天子的圣旨:“我这次实现了我此行的目的,获得了周天子允许我们讨伐中山灭其国。如此一来,我们就名正言顺,如此一来,齐国就将闭嘴。”

肥义欣喜:“天下不能成的事情,在兴君手中,总是无往而不利,真能人啊。”

“不但如此,我们还可以利用周天子的圣旨,拉上韩国和许国,还有鲁国,结成盟军,这才是我最终的目的。”

乐池不由得感慨:“兴君这走一观三,我都不如啊。”想一想自己将成为四国联军的统帅,乐池就已经兴奋无比了。

赵雍也兴奋道:“如果这一次我们能够彻底的灭了中山国,我就完成了我列祖列宗没有完成的宏愿,我就可以向列祖列宗交代了。”然后得意的踱步:“魏国已经和我们解除了敌对的关系,我们再把他拉进来就更完美了。”他是太想做诸国的盟主了,所以才有了这么一句不着调的话。

结果大殿里的所有人都闭口不回答,因为所有人都知道,魏国曾经灭亡过中山国,中山国曾经成为魏国的一个飞地,如果让他加入进来,别的国家最终只分取一部分战利品就皆大欢喜了,但魏国要是翻出历史以来这个借口,那麻烦就大了。

请神容易送神难,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赵雍这时候也想到了这一点,就尴尬的哈哈一笑:“如果以我们现在的实力,还不能灭了一个小小的中山国,我是没有脸面去见列祖列宗,魏国,就算了。”

于是大家就轻松的笑了。

赵兴再次站出来:“由于我们的军队改革,灭掉中山国再也不是那种征召天下百姓,自备粮食武器的战争模式。所以,这一次战争,将由国家负担整个战争的费用,我们准备好了吗?”

户部尚书就站出来,对着假相,其实是真正的掌权者禀报:“实行了释放奴隶的制度,让我们农民的生产热情空前的高涨,而我们实行代郡的政策,用钱粮来代替百姓们的征召,不但得到了百姓的欢迎,让我们得到了丰足的钱粮来招募职业士兵。”

兵部尚书站出来汇报:“那些朝募来的士兵,他们不但得到了系统完备的训练,而且还高涨了气势,据那些将军们评估,现在的4万骑兵将士的战斗力,足以抵得上原先20万民兵的水平。”

宦者令道:“这一出一进之间,其实施行募兵制度,反倒让国家的收入增加了,在理财这一方面,我不得不佩服兴君的智慧。”

“如果再加上老师的3万队伍,我们合计7万大军,就足可以与当初三四十万的民兵相提并论,而且还不耽搁国内的农业生产。战争无论什么季节都可以发动,灭中山应该是易如反掌。”赵雍信心满满的总结。

膨胀了,自满了,这样的情绪要不得啊,因为,赵兴突然不想这么快覆灭中山了,因为,林胡那里出了岔子。

有时候,赵兴感觉相当疲惫,疲惫的都不想动一下手指。

现在已经是赵雍四年了,自己来到战国已经足足四年了,赵雍已经十九了,做哥哥的该为他考虑大婚的事情了。但,他没有时间考虑这个最能拉近两人关系的伴郎身份。四年,代郡,魏国,娄烦,林胡,还加上一个四通关之间满世界的奔忙,已经让他有点精疲力尽的感觉,毕竟,穿越者也是人,不是神。

再两个人都时候,赵兴遗憾的询问赵雍:“你的大婚,我只能遥祝却不能亲临,你不怪我吧。”赵兴歉意的问赵雍。

赵雍鼻子一酸:“本来我不喜欢,要是哥哥再不来,我还有什么乐趣?”

轻轻的拍打下赵雍:“记住,你不是我在山林里,带着你亡命的小赵雍了。你是国君了,你的一切都不再是为了你自己了,你所做作为,都是为了赵国,为了你属下接近五百万的百姓了。”然后如当初一样揉搓赵雍的脑袋:“不要哭鼻子了,你早就应该是一个大人了,应该有自己的主见,如果你真的对这个婚姻不满意,你已经有能力拒绝了。”然后深有感触的长叹一声:“一段不美满的婚姻,不如没有,人生最大的痛苦,就是痛苦自己。”然后继续揉着他的脑袋,“无论你选择什么,后果多么严重,哥哥我都站在你的身边,和你一起扛过去,即便是下地狱,咱们也一起走。”

赵雍吸着鼻子,红着眼睛,笑着对赵兴:“一个臣子,总是揉国君的脑袋很恰当吗?一个哥哥总想拉着弟弟下地狱,这很恰当吗?我不是15岁的少年,我马上20了,”

赵兴就毫不客气的拍了他一下脑袋:“这不是没外人吗,没外人揉你的脑袋是我的习惯,而且我还感觉到非常有成就感。假如说鲁国的史官在这里记载,一个能揉着未来统一天下帝王的脑袋的人,那是多么的荣耀?”

“有人跟我说,你要取我而代之。”赵雍揉着自己的鼻子嘟囔。

赵兴的心就一突,但手没有一点停顿:“如果你相信了,趁着我现在人单势孤,还在邯郸城,你就直接杀了我,但我希望你能好好的照顾你的侄女。”

“我不相信。”

“既然你不相信,那就继续让我肆意而为。”

“你是唐候,按照最早的周天子的分封级别,你实际的爵位要比我高。”

赵雍说的是成王封唐的典故,这一次周天子封赵兴,也看到了赵兴表现出来的对周天子的尊重和维护,实际也同时在向其他诸侯国宣布,自己有了一个真正的打手。

“你我兄弟之间,我更愿意做你的老师。”赵兴淡淡的道。

但这句话说出来,赵兴的心是纠结的。

野心随时是根据情形的改变而发生的,自己自从有代郡的根基,和娄烦有着良好的交情,如果灭了中山,赵兴是不会全部交给赵雍的。而赵雍当年横扫漠南,消灭林胡让赵国占据了天下形胜的局面,也将由自己完成。

而同时,自己这个搅屎棍党考据出来的隐形人,得到了周天子真正的封爵,不再隐形。到时候,从中山到代郡到娄烦到林胡,如果再拿下真正的封地河西,自己的势力已经包围了大半个赵国,已经有了足够争霸天下的资本,到时候怎么面对这个小兄弟?这已经成为赵兴心里最大的纠结。

屁股决定脑袋,但屁股的决定真的理智吗?屁股有思想吗?

赵雍习惯性的揽住赵兴的手臂,就像自己常做的那个亲密动作是一样的:“哥哥,你做的,已经比做我的老师对赵国更多。其实,只要能完成我们的目标,最终那9个锅是归你还是归我,有什么区别吗?我做了天下,你就是我的相帮,你做了天下,我就是你的走卒。”然后悠然神往:“其实我更愿意,带着一只强悍的骑兵队伍,纵横天下,征服诸侯,而不愿意坐在那个位置上,听着下面的群臣唧唧歪歪,做我不愿意做的事,其中就包括这段婚姻。”

对于赵雍这种说法,赵兴根本不吃惊,因为在历史上,这个家伙就这么做的,为了能够带兵打仗,就轻松而固执的,让自己10岁的儿子做了国君,并且亲自冒险,伪装成使者,去秦国亲自考察,准备亲自指挥大军,灭了的秦国。

虽然可能是后世的那个穿越者突然暴毙,让赵雍突然间就乱了方寸,重回一个平凡人,造成了一段历史上的悲剧,这是一种遗憾。

不但是赵雍的遗憾,更可以看出,当初那个穿越者做了他的老师,思维的不着调。

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尘土:“有你这句话我就知足了,从你的这种态度,我已经明白,你就记着那句话。”

赵雍也站起来拍拍屁股,轻松的道:“兄弟齐心,其利断金,欧耶。”

赵兴就一个踉跄。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