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唯一的文官

听书 - 最强游戏攻略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明君很不爽,超级、非常之不爽,被属下强吻是主要原因,另一个原因是自己居然会介意这一幕被长谷部看到。长久以来长谷部都待在陆判身边担任书记官,是那群刀剑男士中唯一的文官,大家都以为好战的付丧神不会喜欢文职,谁知他一待就是百年,就算官小无实权也无怨无悔,从来没有谁听长谷部抱怨过。长谷部对他的情意明君不是不知道,每天早会上那种过分热切的眼神一看几百年,谁都看得出来长谷部喜欢他,只是碍于明君不发话长谷部也不说,因此谁也没办法问出些什么,就算有人有心想帮忙也无从帮起,长谷部就这样含情脉脉地看了他几百年,认真、负责、谨慎完成他和陆判交代的每一项任务。

但是今天被那清澈的眼神一望,他突然很介意自己被法式善扑吻这件事,明明两人只是上司和下属的关系,不知道为什么明君就是很不想让长谷部看见。惊觉自己居然会像个出轨被当场抓包的男人,明君不禁气闷。

隔天明君黑着脸去上班,远远就看见法式善脸上贴着三块ok绷,那么大力都没拍死他,明君在肚子里腹诽。早会过后陆判来找他,欲言又止。

“上星期天界使者关平大人说天界文官人手短缺,问我去天界服务的意愿。”

“嗯?”明君喝着茶斜眼睨他。

“我想看看不一样的世界,就答应了,昨天阿言他们就是去酒吧帮我饯行的。”

沉默了半晌明君点点头,“既然答应了就去吧,天界现在关二爷当政会是你的好去处。”

“谢谢明君。”陆判朝他鞠躬,“感谢明君千百年来的栽培。”

明君面无表情挥挥手让他下去,内心其实有点生气。陆判是他从人界捞回来的第一个判官,跟他最久最懂他,很多事情明君非常放心让他去处理,也给他非常大的权力。陆判是没有滥用权力,明君也原以为他会跟随自己到天荒地老,没想到他还是离开了,终究…到最后谁都会离开他,只有明界化身的自己明君无法离开。但他很快又想开,陆判被他绑在明界上千年,日复一日做一样的工作他都快腻歪了陆判又怎么可能不会腻?难道看惯生死的明君还会有看不开离别的时候?

嘴角一勾,明君有些自嘲。

陆判离职后第一判官的职位竞争激烈,明君近臣代表了很大的权力人人都想争抢,放出消息后当天下午很多人来找过他想争取,包括长谷部。但长谷部却不是要求第一判官的位置,而是希望他答应不管是谁最后胜出,他都可以继续担任第一判官书记官。

“你就那么喜欢那位置?”明君有些讶异,书记官只是个小官,薪资不高也没有实权。

“是…我很喜欢…”长谷部点头。

“不考虑争取一下?以你的资历来说有资格争取的。”

闻言长谷部抬头看他,“与很多人相较起来,我资历还很低…”

山姥切一贯沉默不回话,自顾自捡起散落一地的柴薪堆回去,他已经习惯挨打的日子,回话只会助长这些人的焰气让他们打得更欢更大力,此时沉默是最好的应对方式。

“那鬼样子看了就讨厌!”厨房管事从鼻孔里呼出一口气,瞪着完全不理他得山姥切。

“先前洗衣房的人不是来问我们借过人吗?若不想见到他,把他送过去如何?还可以让洗衣房的人承个人情?”旁边一起工作的长工建议,其实他们同为奴工谁又比谁高到哪里去?对这样总是默不吭声被虐待的山姥切多少也有点同情。

“好吧,山姥切!从今天起你就去洗衣房!”管事大手一挥,山姥切只淡淡看了管事一眼便转身离去。

“看他那样子我就来气!”管事重重哼了一声。他真的很讨厌这位原国广家二少爷,秉承了贵族双亲优良血统的他一头金发闪耀,容貌亦非常出众,即使落难也不掩其天生尊贵的气质,这让市井出身的管事心理有点自卑也非常不悦。

“送走他就好了嘛,管事您何必和他计较?”长工陪笑着,同时暗暗希望山姥切在洗衣房可以过得好一些。

晌午时分洗衣房向来忙到不可开交,他们府里的贵人们衣着讲究,里三层外三层女性还多加几件纱裙和臂纱,每天要洗的衣服总是堆积如山,要不是猫手不可借他们连猫手都会借来用。在人手严重不足的情况下,洗衣房可说是整间府邸最忙最累的地方。

因此洗衣房管事完全不管山姥切是谁派来的、先前背景如何,随便挥挥手就让他过去帮忙浆洗衣服,这几天皇城天天有宴会又值秋猎,府邸里小姐少爷们一天得换好几套衣服,洗衣房的人完全忙不过来,现有人手可以来帮忙管事才不会无缘无故得罪他。忙到最高点的时候连管事都要下来帮忙,忙啊忙啊…管事挥汗,把山姥切指派给一个洗衣林大娘去带。

“那一桶拿去,那边有个水池…”

“欸!纱裙不可以这样搓!啊啊!那是二小姐的纱裙!”

“谁把女人抹V掺在里面啦?唉,行了,你个大男人不要洗女人抹V!”

“搓小力点…天啊!浅色跟深色的衣服不可以混在一起洗!呜啊─!那是大少爷最宝贝的白罩衫!”

今日洗衣水池这一角热闹异常不断传来林大娘的惊呼和惨叫,山姥切洗衣经验值为零,他真心以为洗衣服就是把所有衣服全部扔进水里搓一搓,完事。

结果他根本来帮倒忙的…

不行,把人打伤了没人手…林大娘深呼吸了好几次憋下想拿洗衣棍打人的欲望,大手一指干脆让他去晒衣服,再让山姥切洗衣服她会先被气出心脏病。

山姥切无可无不可,耸耸肩,捧起大娘们洗好还没晒的衣服走到晒衣场,一件一件抖开衣服开始晒衣。洗衣他或许做不来,晒衣服倒是做得不错,起码有身高优势他不需要像女孩那样把衣服抛上晒衣杆,做起活来快很多。眼见效率变好,管事便也高看他一眼,洗衣房里大娘居多他是唯一的男性。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